正念講真相清除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煉的路上已經走過二十三年歷程,我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對我的無私幫助。

絕處逢生

一九八零年,工廠的一次事故,使我人生受到了沉重的打擊,身體大面積受傷,氣管因受損,每遇氣候乍暖還寒,或幹活稍累,或感冒發燒,都會導致吐血,身體皮膚大面積受傷,寒暑易節,皮膚就疼痛瘙癢難忍。我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幾近一個廢人,家裏甚麼活也不能幹了,也不能上班了。

那時還年輕,為了治病,我到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治療不見成效,尋訪中醫偏方也無濟於事,去農村找巫醫神漢也沒起色,還學了七種氣功,錢花掉了不少,也沒解決問題,一家大醫院給我的結論是:傷痛實在無法醫治,內傷需動大手術,去掉二根肋骨,花費要十多萬元,而且成功率只有一半……

面對我的傷痛和治療的無望,加之妻子和孩子兩個藥罐子,家中常年中藥味瀰漫,連親朋好友都不願到我家去,尤其是我已成了這樣,全家人總是提心吊膽過日子,家裏已經沒有了一點歡樂,常年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生活看不到一絲希望。

一九九六年,我遇到了法輪大法,我終於看見了人生的曙光。學功一個月,我身體神奇的恢復了健康!我把家裏的藥全不要了,我每天大清早提著錄音機到公園去煉功,晚上學員到我家來學法。到公園煉功前,我們把地打掃的乾乾淨淨,公園工作人員也十分感動,我們還謝絕了公園為我們減免門票的好意。

我修煉法輪功後,主動把原來私自拿回家的電子產品和工具歸還車間,一次到信用社取款,把營業員多付的一萬八千元當場主動退還人家。身體好了,我主動去上班,也沒多拿一分錢。節假日我們到農村去洪法,早晚在街上掛展板洪法,開展大型煉功活動。

從九六年到九九年,是我充滿了歡樂和幸福的日子。這段日子,我見證了許多大法神奇,心中充滿自豪與喜悅。

堅守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其形勢猶如黑雲壓城。一天,單位打電話說:市主管單位領導,明天要找我,談我煉法輪功的情況。我想,正好堂堂正正給他們講一講大法的事,讓他們對大法有一個正確了解。

第二天下午,我走進廠長辦公室,廠長向我介紹了中年男子(局長)和一個年輕男子(秘書),又向他們介紹我說:「這是我們單位的小H,是個很好的人,因工受傷,煉了法輪功,身體好了,煉功後,沒吃一分錢的藥。這幾年為單位節省一大筆醫療費;還主動來上班,也沒多要一分錢。我們廠醫療費年年超支好幾百萬,都像他就好了。」

廠長又叫我向領導談一下煉法輪功的情況。局長對我說:「你還煉嗎?」我說:「局長,我為甚麼不煉呢,法輪功好啊!我受傷後,個人遭罪,給單位增加醫療費,還不能上班,給單位找麻煩、還連累我一家人。煉功後,我身體好了,還為單位節省醫療費,不給單位添麻煩,主動來上班,為單位無償作貢獻,再加上我家人也不為我擔驚受怕了,對我個人對單位對我家人都好,為甚麼不煉呢,換您是我,您也會煉。」他頓了一下,說:「法輪功是××組織啊。」我說:「七二零以前,您如果聽到有人講做人要做到真善忍,您若有良知,您也一定會說:『真善忍好啊!』您聽到我講煉功後的身心變化,您也會認為大法神奇。一個事物,不是由某個人說好就好、說壞就壞的,人判斷事物要憑自己的良知善念,而不是某個人的意志和權力。十年文革不是一個很好的教訓嗎?再說;法輪功怎麼××啊,真善忍叫人做好人是非法,那我們做壞人就合法了?……」

局長望望我,又望望身邊秘書,沒吱聲,我講了我身邊大法弟子的身心變化。有婆媳不和的,學功後和睦相處了;有多年疾病纏身的,學功後身體快速恢復健康的;有社會上的小混混,學功後改邪歸正的;也有手握財權不謀私利、廉潔奉公的;還有學功前拈輕怕重,學功後任勞任怨;等等等等。

我又說:「在座的領導,難道你們不希望你們的職工個個誠實、廉潔、勤奮、健康嗎?這些好人多了,單位不就紅火了嘛,你們工作不好做了嗎?這多好啊!」局長:「唉,聽了你講的這一切,我都感受到了法輪功的美好,我都想學了。」說完他們三人都大笑起來。他站起來和我握手說;「我明白了!謝謝你!」

此事過去不久,市廣播電視台一行七、八人,扛著錄像機找到我單位,要給我錄像,製作批判法輪功的節目。我說:「我煉法輪功受益了,為甚麼要批判?」他們拿出一張稿子對我說:「我們已經事先寫好了,你直接念就行了。」

我說:「原來,你們就是這麼揭批法輪功的,這不是在造假嗎?廣播電台每天出的節目都是你們這麼弄虛作假搞出來的嗎?」他們看我不配合,就說:「你實在不說,我們只給你錄個像。」我說:「那也不行!」我把頭朝下擱兩臂上,伏在桌子上,他們便打電話給部門領導,領導打電話施壓,也沒用,折騰了兩、三個小時,也沒結果,他們只好扛著錄像機沒趣的走了。

進勞教所的第一天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三次進京護法,後被綁架回當地,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零年元月強行把我送到勞教所,車剛到所部門口,我這時忽然吐血了,警察也慌了,急忙把我弄到所部醫院,疲憊的我躺在床頭,微閉雙眼,半睡半醒。不一會,突然有人大聲吆喝:「××,你在幹甚麼?」一看七、八個警察站在我床邊,一個警察模樣的人很氣惱的說:「××,你膽子還不小,敢在這裏煉功?」

我說:「我還沒開始煉呢!」「你沒煉功,你閉著眼睛在幹甚麼?」我說:「我煉功有甚麼不好嗎?你不也煉功嗎?」警察都很吃驚望著他。「我煉功?」 「你每天回家往床頭一靠,雙目一閉,不就是在煉功了,你怎麼沒煉功呢?」一句話把警察說的都哄笑起來,那個警察臉一紅,掉頭就走。一個高個子警察又回過頭來,狠狠的說:「××,你等著瞧,到了入教隊,看我怎麼收拾你。」

幾天後,入教隊把我從醫院「押回」,晚上我被帶到教導員辦公室,前幾天要收拾我的那個警察坐在那,聲色俱厲的說:「你還認得我嗎?」我笑了笑說:「記得,你還要收拾人呢!」「你知道那天對你說話的那個人是誰嗎?他是廠部領導,是廠政委!」「其實我只不過說了幾句玩笑而已,可是他對法輪功功法根本不了解,法輪功五套動作可優美了,是高德大法,從前修煉多少年的人想得都得不到他!」他比較和氣的說:「有那麼神奇?」

「更神奇的是大法本身的法理,真善忍改變了無數人心,大法神奇的故事就有許多許多,入教隊還關了這麼多大法弟子,你難道不想知道他們的神奇故事嗎?」教導員「嗯」了一聲說:「今天就到這裏吧,明天你來談一談你的故事吧。」

在以後的一個星期裏,我講大法發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的故事,最後一個值班的晚上,他說:「我遇到一件棘手的事,你能談一談你的看法嗎?」我就用大法衡量,我說:「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我會這麼做。」他聽後,感嘆的說:「我在勞教所也有幾年了,你是我最欽佩的人之一。」我說:「我以前也是一個很自私的人,是大法改變了我,是真善忍偉大!」

月光下的一幕

幾個月後的一個傍晚,勞教人員被叫到院子放風,我們大法弟子聚在一起,交流切磋,背誦經文,突然聽見一聲大吼:「你們法輪功又在幹甚麼,你們不要執迷不悟,法輪功是搞迷信,要崇尚科學。」

這時院子一下子變的鴉雀無聲。我一看,是B警察,此人平時極惡。面對幾百勞教人員,我站起來對他說:「某警察,你總是口口聲聲說法輪功搞迷信,你能講出迷信與科學的定義嗎?你能說出真、善、忍有哪些不好嗎?大家知道,原子彈氫彈都是高精尖科學技術,冷戰時期蘇美兩國的軍備競賽,其庫存核彈頭足以銷毀地球多少次了,恰恰是科學給人類帶來了太多的恐懼。一把刀具,善用它,可用於生活起居;惡用它,則可用它殺人,成為凶器。科學是把雙刃劍,科學可成為善的載體,也可成為惡的工具。相反,人類只有崇尚真善忍,才能使一切不正的歸正,才能使社會和諧,人心有善,才能創造出真正能為人類謀福祉的科學技術,所以人類應該崇尚的是真善忍,這才是人間正道。」

我說完,頓時院子一片噓唏聲,口哨聲,喧囂聲。B警察二話沒說,掉頭鑽到辦公室裏去了。

人高馬大的大隊長

一天,我從入教隊被送到Y大隊,一個大個子C警察坐在門口椅子上,翹著二郎腿說:「你給我蹲下!」我很平靜的說:「我又沒有犯罪,我為甚麼要蹲下?」這時,他大聲對我叫道:「你蹲不蹲?!」

透過鐵柵大門,可以看見院子牆上寫著:××勞教所育新人。我說:「你叫我給你下蹲,清朝時,奴才向主子蹲,你是我的主子?我是你的奴才?這種封建的東西,還能育新人?」我說完,沒有下蹲,也沒有害怕,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才是最偉大的生命!

他兩眼盯著我,揮了揮手說:你進去吧!我還會找你!這時,一個勞教人員出來,幫我搬東西,半路上他說,C警察是大隊長,誰都怕他,你今天敢不下蹲,他沒有打你,真是少有啊!

過了幾天,我被叫到警察餐廳,C警察說:你坐下吧,我們好好聊聊。他語氣顯然緩和多了。我說:「我來這裏有一個多月了,這裏關的都是偷盜搶劫,打架鬥毆,坑矇拐騙,吸毒販毒的人,如果他們按照大法真善忍理念去做人,他們就不會成為危害社會,破壞家庭,危害自己的人,他們就不會做壞事。法輪功學員是修煉真善忍,時時處處都高標準要求自己,道德高尚,遵紀守法,都是社會上公認的好人,好人本應受到全社會的人尊重,社會才會向善,做惡的人才會少,可如今把好人關進勞教所,這應該嗎?」

我說:「大隊長,現在人為了錢,你爭我奪,爾虞我詐,不擇手段,已經不去想去做一個好人了,這不可怕嗎?更可怕的是,一個國家公然打壓真善忍,敗壞人類道德,社會墮落,那不壞人越來越多嗎?唯有真善忍才能歸正人心。」

我又向他講述了我身邊許多大法弟子學法修心,身體健康心靈昇華的例子,講述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他坐在我對面,靜靜聽著,直到午飯時間到了,他才站起來說:「今天就到這兒,唉,在這裏也不要有甚麼包袱,有甚麼困難,直接找我。」過了不久,孩子來信,要我們父母幫他填高考志願表,我想找孩子他媽商量一下(孩子媽也被非法關押在相鄰的大隊),C知道後,立即去所部反映,幾經周折,所部終於同意他的請求,他非常高興的告訴我。我也很高興,我知道,他明白了真相。

明真相的院長

在Y大隊期間,我利用一切時間向大隊警察,向勞教人員講真相,給大隊警察寫真相信。第二年,我又被送到醫院,我不吃藥不打針,有時間就背法,煉功,還教會一個住院人員學會了五套功法。

一天,院長把我叫過去訓話:「你不轉化,今天給我站到十二點!」我說:「院長,你是醫生嗎?」「我怎麼不是醫生?」「您是醫生,救死扶傷才是您的天職,我的信仰與您職業有關嗎?」「這是上級對我們要求。」「你轉化我們甚麼咧。您對法輪功一無所知,《轉法輪》講了些甚麼?修煉的內涵是甚麼?我學功前後是甚麼樣,您全不知道,如果有時間,我給您講一講,讓您有個正確了解。」「等醫院全搬到新址後我會找你的。」

那天我到院長辦公室,他對我說:「你講一下法輪功吧。」我說:「我們學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你們把好人轉化成甚麼人啊,以前只聽說要把壞人變好,可從來沒聽說要把好人轉化成壞人。我們師父要我們遇事向內找,做事先想到別人,做個比好人還好的人,不求名不求利,一心向善,還有甚麼比這還好的?」

我講了大法使無數病人身體健康的奇蹟,講了我學大法後身心的變化,講述中我都被大法的洪大慈悲感動流下淚水。他靜靜聽著,沒說一句話。不知不覺中夜已深了。他說話有點激動了:「你今天講的這些,我還從來沒聽說過,但是你還是要注意安全。」

後來,我在一次嚴重的迫害中,生命垂危,勞教所害怕我死在那裏,保外就醫手續都來不及辦,匆匆把我送回家。臨行前,因病在家療養的院長知道我的情況後,急忙從家中趕來,慌忙的握了一下我的手。我看到,他眼睛濕潤了!

與K大隊的群警、所部書記對話

二零零一年我被轉到K大隊。K大隊警察深受惡黨欺騙,他們時常把我堵在門外,謾罵大法,每次他們都是五、六個或者七、八個警察圍住我,我不怕,我想我是大法修煉者,有師父。我講大法好,講大法在世界洪傳,講中共電視廣播對百姓的謊言欺騙。我大聲講,讓院子的人員都能明真相。大法的美好總使警察無言可答,這時他們才把我放進去。院子的一些人員說,你講的太好了!我說這是大法的真相,是大法的美好!

深秋時節,田裏農活幹完了,勞教隊便把勞教人員趕到田裏,用小钁頭把地挖一尺深,將草根一根根撿出來,秋風吹來,滿臉黃塵嘴含沙。坐在田壟上的警察,便把我叫過去,說:這兒多苦呀,不是你們呆的地方,說個不煉了,回家去吧!我說:「大法這麼好,為甚麼不煉了,亞里士多德曾說,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到哪裏去?我們活了一輩子,也沒搞清楚。多可憐啊,就像這田間野草,生命活的多沒意義。孔子曰:朝聞道,夕可死矣!一個人得了大法,才是最幸福的。」

一天晚上,所部邪黨書記來K大隊,說要去教訓教訓我。大隊長說,你不要去,講道理你講不過人家法輪功的(這是後來大隊長講給我聽的)。書記不理會,闖進我住的監室,說:「某某,你今年多大了?」我說:「四十多,快五十歲了。」「孔子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你也四十多歲的人了,怎麼還這麼糊塗,陷在法輪功裏不能自拔?」我說:「你說孔子的話,只說了前半部份,更重要的是下一句:五十而知天命啊!甚麼是天命?我現在能得大法,也是我的天命,知天命,就是知善良,知神佛存在,知善惡有報。人不知天命,怎麼可能在紛亂人世間行而不惑啊?知天命則是明瞭宇宙真理,並順而行之不去違背。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可現在卻在批判法輪功,誹謗真善忍,這是逆天意亂天法,天之大罪啊!人啊,千萬別糊塗啊!」

書記聽完這話,後退而出,陪他同來的大隊長,哈哈大笑道:叫你別來你偏要來!

橘子的故事

二零零二年秋天。N大隊正關著許多大法弟子,大隊院子旁有一片橘林,每次經過這裏,幾個已經邪悟的,總是都摘好幾個橘子,他們見我從不伸手,說我還在堅持真善忍,不轉化,告狀到警察那裏。警察不知原由,於是來開會,問我為甚麼不轉化,我把他們見我不和他們一樣偷摘橘子的事講出來,這就是他們告我的原因,我說:「學真善忍,可以使壞人變成好人,惡者變善,道德高尚,而今所謂的轉化,用強制和欺騙使這些好人變成壞人,讓人墮落,毀滅人的良知,這就是轉化要達到的目地,偷東西的人是原告,不偷盜的人是被告,這不是正邪顛倒了嗎?這是多麼醜陋的事啊!」警察聽了我的話,無所適從,他不知是該表揚還是批評這幾個邪悟者,他無奈的望望他們,又望了我一眼,一言不發的夾著筆記本,走了。

寫真相信控告迫害

勞教所轉化不了法輪功修煉者,便使出更流氓手段,將所有法輪功學員集中在一起,形成封閉的暴力轉化基地,集中強悍的特警和所部打人惡棍,實施血腥迫害,製造恐怖勢態,高壓電擊,烈日下長時間曝曬站軍姿,各種各樣高強度體罰動作,起床、吃飯、洗衣、洗澡、如廁,均以分秒計,晚上集中看電視,坐小凳子,身必筆直,稍有變形或動一下,便遭拳腳相加,只要是他們認為是不服獄警,就會招來棍棒來襲!等等等等。

我被他們迫害的大吐血,血順著水溝遠遠流出院外,他們把我拖到醫院打了一針,馬上又拖回來軍訓,結果血吐得更厲害,無奈,只得又拖到醫院搶救。在醫院近一個月時間裏,血依然在吐,我就利用這段時間寫真相信,喚醒這些警察的良知,停止對大法弟子殘酷瘋狂的迫害,我把真相信列出近三十個小標題,我先寫好開頭和結尾,然後寫好一個題目就往裏面放,無論寫多少都是完整的一封信,我寫好就給住院的人員看,也讓他們明白真相,他們說這應該在報紙上發表,所列標題還沒寫完,這封信就被警察抄監搜去了,他們拿去看了。

今後的路

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在這一次偉大的正法中,我們能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是多麼幸運,沐浴師尊的洪恩浩蕩中,我們風雨同舟,相攜而行,我在修煉中看到了自己與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太遠,與同修的差距太大太大,我決心奮起直追,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對我們的囑託,不辜負眾生對我的期盼,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精進再精進,圓滿報師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