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難後的醒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得法前,在人中我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個講義氣、不好惹、做事追求完美、頭腦靈活會來事的人。修煉大法後,這些特質給我帶來的好處是思維敏銳理性、對法認識較深;不好的部份是我的哥們義氣和修煉放鬆後混同於常人招致的迫害、給師尊帶來的揪心和巨大承受。

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得法的老弟子。現將經歷的一次巨難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驚醒尚對正法修煉的嚴肅性認識不足的同修。希望以我為鑑,珍惜修煉機緣,少受損失,走好以後的路。

這次摔了這個跟頭是刻骨銘心的,把我摔清醒了。醒悟後我的身心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我認識到了修煉的事必須得嚴肅對待。同時正念也促使我鼓起勇氣,曝光自己的不足。

一、病發

我從得法後,尤其是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修煉狀態一直是起起伏伏、不太穩定。這種不穩定,折射出的是修煉中對自我要求的不嚴格。最終導致了此次嚴重迫害的發生。

二零一八年五月中旬開始,我覺的後背刺癢,晚上妻子看了看說沒啥呀,就沒注意。第二天又一看,發現一個白點,但刺癢的嚴重了。第三天我感覺後背有硬結子了,我以為這是像癤子一樣要出頭了,躺著休息兩天等它出頭就沒事了。

現在回想如果當時能第一時間清醒認識到是迫害來了,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清理就好了。這也是平時修煉不精進、不嚴肅導致的遇到事情時沒有智慧和警覺去識別的結果。

接下來就感覺不行了,後背上的肉爛的使我站著小便都站不住了,只能坐著。並且我能清晰的聽到後背上有很多個小窟窿眼(像吹的簫上面的小孔)吱兒吱兒的發出尖銳的叫聲,同時散發出的臭氣根本讓人聞不了,就是腐屍那個味。可見邪惡的壞東西聚集之多,迫害之重。

這時我意識到情況已經很嚴重了。我給同修打電話請他們來我家陪我學法。每次我頂多能坐十五分鐘,後背持續的劇痛使我坐不住了。我就只能躺著聽同修讀法。早晨我曾嘗試著咬緊牙關站起來煉功,但是感覺天旋地轉,站也站不住,這樣功也煉不了了。即使這樣,我仍然在家裏堅持著,沒有動去醫院的念頭。

在醫院工作的女兒來家看我,說:爸爸,你的甚麼選擇我都能理解,但目前的情況是你煉功煉不了(言外之意如果想通過修煉解決可以,但現在不能完成學法煉功啊),如果不上醫院這不得完了嗎?我聽孩子說的也有道理,就同意上醫院去。去醫院途中,車的顛簸導致後背的疼痛使我痛的幾乎休克過去。

大夫一檢查說:你這太嚴重了,必須得做手術了。如果不手術的話,人就完了。術前估計手術只需半小時時間,結果用了將近三個小時。給我做手術的大夫說:天啊,簡直太嚴重了。那味兒差點沒把我們給熏死。可見後背皮下的潰爛已經相當嚴重了。

術後我在重症監護室經歷了兩天兩夜才脫離了危險轉入普通病房。

二、邪惡索命

轉入普通病房時我渾身腫的很嚴重。我平時體重一百三十多斤,當時體重卻有兩百斤。因為我背部手術創面太大,並且我不能側臥,如果側臥喘不上來氣,只能躺著把背部手術創面壓在身下,而劇痛使我根本無法入睡。

記得當時已是半夜十一點多,我躺在靠牆的多功能床上,妻子在對面靠牆的床上,正在心疼的看著我疼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從屋內天棚上下來一個男人,模樣四十歲左右,梳著背頭,穿著白襯衫,而且還有很多同伙在他身後隱約可見。因為他是從天而降,不是從病房的門進來的,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另外空間的來者不善,我衝他喊道:你是誰呀?對面的妻子聽我一喊,當時就蒙了:她看不見有人衝我來啊,還以為是我疼痛至極出現了幻覺或者精神出問題。她看著我說:你說啥呢?而接下來我對來害我的那些人說的話,她就甚麼也聽不見了。估計是被屏蔽住了,不讓我的妻子幫我。

三、擊退邪惡

那個身穿白襯衫的人繼續向前朝著我走了一步。沒用思考,我生命中明白、理性的一面使我立即說出:我是李洪志師父的真修弟子,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給了我師父。誰能動了我,它還能動了我師父嗎!

我的話剛說完,邪惡就上來了,它們開始打我。那時我身體任何部位都動不了,就是嘴巴能說話,我的嘴就是消滅邪惡的法器了,我說: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我不承認你,徹底解體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滅--滅--滅--滅--滅--滅--滅……

這時候我說的這些話我妻子聽到了,但她不知道發生了甚麼,蒙了,一動不動盯著我看。

我看到從嘴裏發出去的都是像小箭頭,锃亮的法器消滅著來迫害我的邪惡生命,一批一批的把邪惡都給殺死了。它們一看我手腳都不好使,就嘴好使,就猛烈的打我的嘴,叭叭的削我的嘴,往死裏整。在人世間的表現是我的嘴兩側的掛鉤(顳下頜關節)乾的一丁點水份都沒有,乾嘎巴說不出話來我看著妻子,用力的說出幾句話來:這麼老些人打我,你怎麼不幫我呀?妻子好像終於明白了一些,把腿盤上開始立掌發正念。我這邊大聲喊著發著正念,邪惡的進攻緩解了一些。

緩解了一些後,我對妻子說:你快點把我扶起來,對方的人太多了,我躺著不行啊!妻子說:你剛從重症監護室出來,放你躺下都費勁,你能起來嗎?我就跟師父說:師父啊,請加持弟子,弟子要起來!妻子用手一搭我的脖子,還沒怎麼用力,我「唰」的一下子就坐起來了。當時我激動的淚水噴湧而出,更為神奇的是我能立掌發正念了,並且也不感覺疼了。接下來我一直立掌發正念,妻子在一旁幫助我,直到把邪惡全部打退了。

妻子問我:你剛才跟誰說話呢?我說:邪惡來取我命來了,我不能跟它走。我以前做的不好,我這回一定要好好修煉。

第二天早晨,我認識明白了:從常人這面上,看我已經手術了,應該脫離危險了,實際上並沒有,邪惡一看我還是原來的樣子,沒在修煉上認識上來,他們以這個藉口來取我命。

女兒來了,我把昨晚發生的事情跟她說了。女兒說:爸爸你應該沒事。我說:我也不可能有事,我一定要跟師父回家。這時我真的堅定了這顆不承認迫害、真修實修跟師父回家的心了。

四、正念出院

為了儘快恢復健康,我大哥和我妻子在病房裏陪我煉功。當時我的胳膊腫的像大腿一樣粗,大腿就更圓更粗了,整個身體上下全腫,身上纏著繃帶,還有一個護腰的圍著、肩上斜挎著一個治療糖尿病的包(還得時刻防備著掉下來摔壞了──價值四萬元)。我看著旁邊哥哥和妻子能正常煉功,心中翻滾:平常身體那麼輕鬆的時候怎麼就不好好煉功呢?!現在呀,如果沒有這麼臃腫我都會非常知足了!如果身上把這個包去掉我都會很知足了!

我的後背因為皮下化膿,整個後背分幾塊都掀開了,做彌勒伸腰時拽著後面的肉很疼。煉到法輪周天法第二小節結束時,這時我身上的汗水淌到兩個腳下,就像用盆子裝滿了水倒的一樣。我對哥哥說:我躺一會,實在堅持不住了。旁邊的妻子責問說:你就差這一小節了!聽妻子這樣說,我沒辯解,挺著繼續把這一節堅持做完了。從那以後,每天煉功到那一節時身體就不疼,我悟到這是佛法威力殊勝的體現,修煉中在最困難的時候能夠堅持,也一定會有超常的收穫的。

住院第八天,當時我身體腫的非常嚴重,手腫的和剛從鍋裏蒸出的饅頭一樣,把埋的針頭拔掉之後,打的藥水順著針眼哧哧全淌出來了,淌的速度和打針的速度一樣。我哥哥在旁邊說:這藥沒吸收啊。

這時我想起師父說的:「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所以我們在遇到魔難的時候,千萬要注意這個問題。」[1]我對大哥說:咱這啥悟性啊!就在這躺著,把自己當病人,啥時候能出院呢?

第二天早晨,我決定出院。醫院的主任、主刀大夫、護士長都來了,聽到我說要回家的想法,他們都感到驚訝。

五、神速康復

回家後大哥問我:你能不能像在醫院一樣堅持煉功?我說:你放心,我一定做一個師父的真修弟子,證實大法的美好和超常。

早上起來煉功,煉法輪樁法時滿頭全是汗水。儘管這樣,五套功法,天天一個不落。第一天身體沒啥反應。第二天,我哥哥說:你的脖子開始消腫了。後來整個從脖子往下眼看著一天一天往下消腫。一共二十天左右,腫全消了。

我家的親屬,以前對大法信和不太相信的,看到我的神奇康復,他們驚訝的不得了,說:你這甚麼藥也沒吃,能恢復到這樣,這大法可太神奇了!不得了了!

六、向內找

我經歷了這場大難,是有原因的。下面我要曝光自己的不足。

我這個人當常人時講義氣,朋友多,愛喝點啤酒。修煉後煙戒了,但愛喝啤酒的執著沒有嚴肅的去修。有時在飯店和朋友一起吃飯,為了朋友之情,有時陪他們喝幾杯啤酒。這是修煉的不嚴肅啊!經歷了這次魔難,我從心底裏放下了對啤酒的執著。最近一次參加同學聚會,看著啤酒不饞了。

利益之心。有時耍點小聰明,變相的謀取朋友的回報。現在認識到了,要嚴肅對待,一切站在法上,按法的要求去做,要符合法,一切順其自然。

在色慾這方面,由於放鬆了修煉,很容易就流於常人。在手機微信的朋友圈裏,經常有人發一些和色慾方面相關的標題鏈接。只要一點鏈接就能看到相關的黃色圖片和視頻。妻子曾多次提醒我,但我被色魔牢牢控制了,即使每次看過之後也後悔,但隔一段時間又會再次禁不住去看。色慾的誘惑真像精神鴉片一樣,讓我無法自拔。同時它對我的學法造成了強烈干擾。有時正學著法呢,這些不好的畫面就會往出翻,導致靜不下心學法。同時也感覺這骯髒的東西是在侮辱神聖的佛法,然而卻是我自己招來的,這是對大法犯罪啊。

通過這次摔的大跟頭,我現在認識到,修去色和欲這個東西非常重要,同時也非常難去。我想應該能放下虛榮、面子,曝光它,如果包裹著滋養著它,最終就得栽倒在它手裏,毀了自己。帶著這顆心,永遠修煉不上去,天上不會允許帶著這樣心的人圓滿。我果斷的換成了不能上網的手機。從我的心底裏來講,即使有智能機和微信,我也絕不會再看了。

曝光不足的過程中我還發現,往往執著最深的最重的恰恰是最容易忽視和認識不到的。就像中國人的妒嫉心強烈到溶到骨子裏一樣,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覺察不出來。甚至別人給指出來時,還認識不清,覺的沒那麼嚴重。但是,如果是一個修煉有素的弟子,平時有遇事向內找的習慣和機制,那麼每一思一念都能過濾,別人提的每一個建議都能向內找,就一定會認識到容易忽視的但嚴重的不足。

我想到了,因為自己修煉的不嚴肅、不精進,招致的這場大難。師父為我操了多少心,為我承受了多少。如果好好修煉,師父就不用因為我吃這些苦了。

修煉,這可真不是開玩笑啊,我一定要認真嚴肅對待了,不能像以往起伏那麼大,要持續不斷的精進。走好以後的路。不給未來留下太多遺憾,機緣只有一次,那將是永遠都無法彌補的!

層次所限,如果有認識不對、不符合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