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們全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元月份,那時我全身是病:腰痛、婦科病、頭暈、最嚴重是生孩子留下的月子病,頭不能見風,見一點風頭就痛,特別後腦勺痛的特別厲害,一年四季只有夏季不戴線帽、帽子裏還得塞上厚厚的棉絮,直到進不來風為止。

弟媳婦告訴我:學煉法輪功吧,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我就跟她去煉功點學法煉功。

大法救了我

那天我去八、九里路之外煉功點,第一天聽師父在廣州講法,聽到第二講,我頭痛的地方就像有電熱毯溫熱的那種感覺,當時我就把線帽及棉絮拿下來了,以前都是涼氣颼颼的,從那時起到現在再也沒有頭痛過。

接連幾天,我天天去煉功點學法,這就是我要找的,我終於找到能改變我一切的大法。一遍法學完、四套功法學會、第五套功法還未學會,我的身體病痛全部消失,無病一身輕,走路像有人推一樣,大法太神奇了。

過年初二,我剛得法,同修問我鄰縣組織集體學法你去不去,我未考慮就說去,我和弟媳婦及另一同修三個人一同去參加鄰縣集體學法,那是一九九九年初春,也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和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提高很快,也給我後來修煉道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那時天氣是零下十幾度,戶外特別冷,老同修說早晨出去洪法煉功,你們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在家煉,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我們得讓更多人知道,我們三個人都出去煉功洪法。那是小河邊一個公園,當我煉一至四套功法時,一股熱流從頭頂通透全身,感覺不到零下十幾度的天氣,暖暖的非常舒服。回來的路上,我向同修們談起煉功時的感受,同修說那是師父給你灌頂。

婆婆走到哪裏都說「大法太好了」

從外地學法回來以後,我在生活中處處修好自己,遇事先考慮別人。以前的我看到家人都不順眼,跟婆婆的關係非常不好,她們叫我朝東我就朝西,總是擰著來;自從得法以後,明白法理,能為別人著想,師父說要站在別人的角度想問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我看到公公、婆婆的不易,感覺從前對不起他們。按照法的標準要求去做,彌補以前對公、婆的不足。

婆婆看到我的變化,走到哪裏都告訴人家:我家媳婦自從學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好了,對俺老倆口和以前像變了個人似的。孝順的比女兒都好,大法太好了。她看到村子裏有人身體不好的,就叫人家跟我煉法輪功。村裏有個危重病人,我婆婆去她家告訴人家,你去跟我家媳婦學煉法輪功吧?這個人聽我婆婆這麼一說,就到我家來了,跟我學法煉功兩天病就好了,全家人都對大法師父感激不盡。

母親全身的病都好了

我的母親以前是信基督教,整天去教堂,有十幾年了,可是她的病一點都沒好,三天兩頭去醫院,幾個兒女經常給她買藥,家裏的藥從來沒有斷過,特別是胃病犯起來酸水、苦水能吐出一臉盆。我看到後心裏非常難受,看到她浪費這麼多時間,我們給的錢自己捨不得用,捐給教堂,雞蛋捨不得吃也都送給教會,可是她的病一點都沒好。

得法以後,我經常給母親說大法的神奇,她就是不聽。有一天我又去說母親,女兒不會騙你的,你知道你疼我吧?我也疼你,我想把最好的東西告訴您,我的病都煉好了,我身體的變化你都看到了,她聽後說我跟你煉去,嘴上說學大法,心裏還想著教堂。有一天我去她家找她,母親不在家,我到教堂找到母親,母親就跟我走了,教會裏的人問我你帶她到哪兒去,我告訴她們,我帶母親去上大學去,她們問我甚麼大學,我說去煉法輪功去。

母親從那以後和我一起學煉法輪功,煉一段時間後,全身的病都好了,特別手腕上長個肉瘤瘤不知甚麼時候沒有了,現在八十歲了,身體健康,再也不叫兒女給買藥了。母親說:我真修,師父就真管我。

師父救了我丈夫

我丈夫從小得的羊角風,醫學上稱為癲癇病。這在醫學上是不能完全治癒的頑疾。他修煉法輪功以後,師父經常給他淨化身體,幾個月後我再也沒見他犯過病。作為妻子的我,看到這一切,我從心底裏感謝師父,因為他有這個病,我在修煉之前對生活都絕望了,從未想好好過日子,看到現在的他,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我們家是農村,到秋收季節,他和兒子去稻田地裏運稻草,兒子開著車子,他坐在裝滿稻草的車子上面,突然從上面倒栽蔥似的栽了下來,並聽到脖子嘎巴響,他第一念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救我!」結果把頭搖了搖,嘎巴又接上了。他告訴兒子這是師父救了他。

再有一次他把地裏的玉米和大豆用車子朝家運,途經一座小橋,走到橋的中心,連人帶車都翻到橋下十幾米深的水裏,當時我騎著自行車跟在後面,反應過來後,說,師父快救救他!師父快救救他!瞬間就看他像一條大魚從水裏一躍跳到橋上來了。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我真不敢相信,我問他發生的這一切,他說他也不知道,他就說謝謝師父救了我的命。人上來了,車子找吊機給吊上來了,連人帶車都好好的。

我們全家都感謝師父救命之恩,兒子也走上修煉之路。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