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法輪大法創造的奇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於一九四九年出生,家裏兄弟姐妹多,又窮,從小沒有正規上過學,到了能幹活的年齡,天天下地掙工分。在邪黨那「以階級鬥爭為綱」、「戰天鬥地」的血雨腥風的年代里長大,滿腦子灌輸的全是黨文化,對佛道神及傳統文化沒有概念,甚至把這些都當作了封建迷信。

我從小就嚮往著當個工人,直到結婚生子,三十六歲那年和丈夫招工到城裏當了臨時工,後來轉正成了正式工人。那時工資低,倆人的工資勉強維持四口之家。日子本來就過的很拮据,不料天有不測風雲,我的身體突然出了問題,先是流鼻血,全身浮腫,四肢無力,肩周炎和腰椎痛,走路要橫著走,像螃蟹一樣,去醫院檢查的結論是類風濕心臟病和類風濕關節炎,打針吃藥無濟於事,直至生活不能自理,家務活幹不了。那時我灰心喪氣,情緒低落,對生活失去了信心,照鏡子看自己,臉腫的看不見鼻孔,望著自己那個樣,知道已活不了多長時間,看著沒長大的兩個孩子,心裏悲傷的光想哭,就這樣日復一日的苦熬著。

有幸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是我人生的轉折點。

一天,我去單位診所打針,看到我對面一個人拿著一本書在看,我當時非常好奇,問他看的是甚麼,他告訴我說在看《轉法輪》,是法輪功的書。我當時聽到內心一震, 我說:「你念念我聽聽行吧?」他說可以,就念了一段給我聽,我聽了以後特別親切,就像一股暖流通透全身,頓時身體上的疼痛也得到了緩解。好像有種神奇的力量促使我把針和藥管子一把從手上拽下來了。我說:「我也要學法輪功,不打針了!」當即我離了診所。

見證大法創造的奇蹟

從診所回家後,當天晚上我看到滿屋金光閃閃,五彩繽紛,轉動不停,非常壯觀的法輪(當時不知道這就是法輪),太美妙了,睜眼閉眼都能看到,那幾天我都在驚喜中度過。這麼多年折磨我的疾病不翼而飛,聽了李老師《轉法輪》裏的法,身體就神奇的好了,要不是我親身經歷,怎麼能相信呢?

當我接過《轉法輪》這本書時,我感到無比神聖,止不住的淚水濕透我的上衣,也不知道哭了多長時間,抱著書,感覺像見到了久別的親人,哭著哭著就睡著了。醒來之後,再翻看《轉法輪》時,發現《論語》裏的字我好像認識。我對兒子說:「你看看這句法是這麼念吧?」兒子聽我念完之後,驚訝的說:「念得對!」

從那以後我就能看大法書了,直到現在,四十多本大法書我全能閱讀,週刊資料也全能看,不認識的字很少,這是多麼神奇,我從內心由衷的感激師父和大法。

自從我拿到《轉法輪》,我就想:我太幸運了,我有師父了!從此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從一個藥罐子、一個無神論者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大法修煉者。正像師父所說:「尋師幾多年 一朝親得見 得法往回修 圓滿隨師還」[1]。

修煉以前,我滿口牙都晃動,經常牙疼,拔掉了三顆,滿口的黑牙根都露出來了,特別難看。大約在二零零二年左右,一天鄰居家修房子,在我家門口卸了一車沙子。我家門前有個坡,但坡度很小,我走過去的時候突然腳底一滑,身體翻了一個滾,頭朝下栽到沙堆上,我覺的牙非常疼,像從頭頂出去了一樣,鄰居看到了,問我不要緊吧?我感覺滿口牙都磕掉了,我強忍著疼痛告訴她們沒事兒。我捂著嘴跑回家,一照鏡子,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原來的一口又黃又黑、殘缺不全的長牙不見了,換成了一口又小又白的糯米牙,並且結結實實一點也不晃動,這實在是太讓我驚喜了,簡直讓人難以相信,可這確實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實,我現在七十歲了,但是牙卻是年輕人的牙。

還有一次,我捧著《轉法輪》在院子裏坐著看,剛打開書,突然從西邊天上湧來了一個很大的圓圓的東西旋轉著向我飛來,我不知所措,也有點害怕,嚇得抱著書跑屋裏把門關上了,隨後再打開門就甚麼也看不到了。當時我沒看過師父的教功錄像,看過後才知道那就是法輪。

還有一件神奇事,我母親離世後,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頓飯,弟媳下了一鍋麵條,每人一碗,也遞給我一碗,但我的碗裏不是麵條,而是一碗火,火燄高出碗沿一寸,我不動聲色的把它吃了,只覺的軟軟的,熱乎乎的,吃下以後,渾身發熱發軟,過去盤不了腿,單盤都盤不了,從那以後,雙盤很輕鬆的就盤上了。心中對師尊的感恩無法用語言表述。

講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

從江魔頭迫害大法後,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我知道救人是我的使命,我和同修配合,發《九評》、發資料、勸三退。

開始時退了的人名我還不會寫,在紙上畫記號畫圈,回家再慢慢想也能想起來。經過很長時間的魔煉,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幫助下,現在我自己也能寫了。我每天出門前都請求師父加持,一路背著師父的《洪吟》,具體勸退了多少人我也記不清了,最多的時候一天勸退三十人,城裏每次逢大集我都去,有時勸的多,有時勸的少。我不會騎車,每次都是步行。有時也去建築小區給建築工人發資料講真相。

一次我提著一袋子真相台曆去了一個比較遠的建築小區,看門人不讓我進,問我是幹甚麼的,我禮貌的告訴他我要找個人,他放我進去後,我急急的跑上樓去找哪裏人最多,便過去向一個小伙子招手說:「你來呀!」小伙子跑過來問我:「你幹甚麼?」我說:「我這裏有能救人的真相資料,小伙子,你快看看吧!」這時其他人也看見我了,一起跑過來,一會兒的功夫幾十份台曆就全搶光了。我智慧的離開了小區。

一天,我去一個三岔路口貼真相粘貼,看著周圍也沒有人,當我把粘貼貼好後,一輛轎車突然停在了我面前,但不開車門,就這樣與我對峙著。我當時想:師父,我這個命是大法給的,今天我就豁上了。我把心一橫,發出強大的正念:「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結果這車始終就沒敞開車門,一直跟著我走,不一會它又回到剛才我貼粘帖的地方,我遠遠看到它在那地方停了停就開車走了,我又轉過去一看,他竟然把我剛才貼的粘貼揭下來扔到了地上,我又重新拾起來貼好,把身上帶的全貼完才回了家。

還有一次出去貼,我剛貼完,一輛摩托車在我面前停下了,車上的人說:「你貼上了?」我一驚,但心裏立刻反應出師父的法:「主掌天地正人道」[3]。我鎮定的說:「我貼上了,你看看吧。」那人也沒甚麼反應,我走出一段路後,回頭再一看,那人還在那裏轉悠,像是找人呢。我想剛才一定是師父把他給定住了,師父看我還有怕心,是利用這件事,去我的怕心。

我也曾被人誣陷進過洗腦班,那是十年前,邪黨「六一零」的惡人逼我看洗腦錄像,我求師父把我的耳朵封起來,結果我真的甚麼也聽不清。叫我簽字按手印我不配合,我說:「我的手印在我師父那裏。」「六一零」頭目朝我吼道「你快走!」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洗腦班。其實誰說了也不算,只有師父說了算!師父鼓勵我,在我家的鐵門上開了兩次優曇婆羅花,持續了半年。

我感恩師父和大法,感謝師尊的再造之恩,是師尊的大法洗滌了我的心靈,只有在法上精進,多做救人的事,才能報答師尊的洪恩。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緣歸聖果〉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