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大法 老伴兩次渡過劫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一九九七年身患多種疾病,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我煉功半個月後,身體上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因此,我家老伴、孩子都支持我修煉,也都認同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污衊大法,迫害大法修煉人。我老伴知道大法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修煉。在九九年我去北京證實大法時,半路被警察綁架到拘留所迫害。老伴把大法書藏到別人家,才使大法書得以保存下來的!因此,老伴和孩子都得了福報,特別是我老伴兩次躲過劫難。

(一)

二零零三年臘月十三的早晨,三點鐘我起來煉功,老伴四點鐘出去鍛煉身體。可是不一會兒,我正在煉靜功,突然電話鈴響了,我拿起電話一聽,對方是個陌生人,說是精神病院打來的。電話裏急促的告訴我:「你丈夫有病了,趕快來!」這時天還很黑,路上沒人,車都打不著,我急忙帶上家裏僅有的一千元錢,深一腳淺一腳的跑向醫院。當我來到門診時,我看見老伴正在吸氧氣,已經不能說話了。門診大夫正在找車準備往搶救室送。到了搶救室,主治醫生一看就說:「心肌梗死,高壓280,沒有體溫」。

這時,老伴身上像潑了涼水,涼汗往下淌。老伴坐不住,躺不下。我用身體靠著,他不讓我碰。他說:「你體溫太高。」我把被子疊成四層,外加一個枕頭抱在懷中,靠著他。同時大夫很快給他打上了帶有麻藥的點滴,並說隨時都有危險。我對著他耳朵邊告訴他快念「法輪大法好」,他念了!他稍微緩解了一點,暫時不折騰了。

大夫讓我把當地的孩子找來,他背著我告訴我兒子,你馬上給老頭準備後事,並趕快給外地的你弟弟打電話。

那時我心裏一點都不害怕,我心裏很平穩。我知道我師父一定會保護老伴的。果然,在當天中午十二點左右,他有體溫了,我覺的他沒事了!在醫院裏,我用小錄音機,用耳機讓老伴聽了兩遍師父的講法錄音,他好多了。大夫知道了,問誰煉法輪功?我說我煉!老伴說:「是我讓她煉的」。當時大夫還聽了兩分鐘,說很好。

到臘月二十六,要過大年了,老伴已經住了十三天院。我們要求出院,醫生不讓。主治醫生找專家三次會診,都說隨時會有生命危險,說出院你也得回來。可我心裏有數。出院後老伴一天比一天好,很快恢復了健康!

(二)

轉眼到了二零一二年,剛過完年,老伴感覺身體不適,臉色黑瘦。在正月初七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膀胱癌。這時老伴有點害拍了!我和孩子們又領他到另一家醫院檢查,檢查結果和前一次一樣。兩個孩子都哭了!我說:「別哭,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一定會逢凶化吉的。」

後來又到哈爾濱市第二醫院檢查。大夫說是初期,問題不大,做個小手術就行。可是,在腫瘤醫院做術前檢查時,大夫卻說很重,膀胱要全部切除。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要大事化小!到第二天中午手術完畢,大夫當場告訴我兒子,「我打開腹部一看,不用都切除,我給留了一塊,你爸爸活十年二十年都沒問題。」

老伴出院後,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知道了大法是被誣陷的,江澤民利用中共邪黨媒體來編造所謂「天安門自焚」偽案來污衊大法,為迫害找藉口,挑起廣大民眾的仇恨,參與迫害佛法,從而失去未來。老伴認清了共產黨假、惡、鬥的邪惡本質,自己寫下了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聲明,並開始學大法。

大夫規定三次化療,別人化療都有很嚴重的反應,老伴化療沒有任何反應。我們全家再一次見證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我老伴能如此幸運的逃過兩次大病的劫數,只因為他確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大法師父的保護,免去劫難。

我老伴七十多歲了,面色紅潤,身體硬朗,體檢指標一切正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