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的老年痴呆症好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父親今年六十二歲,身材高大魁梧,聰明能幹,為人正直,是村裏有口皆碑的好人。他一生吃虧無數,從不計較,待人真誠,樂於助人,做事認真,粗活細活都會幹。父親做起飯來比媽媽做的還好吃,做事手腳麻利。家裏養育五個子女,父親是家裏的頂樑柱。聽父親講過他小時候的故事,都是遭受了很多苦難走過來的。

二零一六年正月,父親攢下的錢加上女兒們湊的錢想蓋新房。父母便請舅舅家姪子承包蓋房,表哥來幹三天,便不負責任的把蓋房的活轉包給其他的包工頭,而這批泥工砌匠都是陌生人,幹活不負責,還有新手跑來混工錢,蓋的新房很多處有質量問題。父親找包工頭理論,但包工頭和姪子互相推卸責任,新房質量問題得不到解決,父親精神受到很大刺激。

望著砌成凹凸不平的牆等多處問題,父親承受到了極限,變的愛發脾氣了,整天和母親吵,還莫名其妙的吼人,控制不了自己。吼完後,父親覺的頭腦發麻,身體也覺的不舒服。父親勞累過度,身體越來越差,臉色蒼白,神情恍惚,記憶力很差,做事沒次序。

妹妹帶父親去看醫生,醫生說初步看可能是老年痴呆,就開了治療精神的藥物回去吃試試。毛坯蓋完了,我們看到父親精神依舊恍惚,注意力不集中,臉色煞白,間斷性失憶,沒甚麼表情。我就辭去工作回家和母親一起照顧父親。親戚都說送去醫院治療,我就和堂哥一起把父親接到市醫院治療,經拍片醫生診斷結果是腦萎縮、腦白質病、老年痴呆。醫生說這種病只能靠藥物維持延緩衰退進程,目前老年痴呆是世界難題。住了四天院,父親非要回家,醫生就開藥讓回去吃。

回家後,我把醫院診斷結果告訴母親及弟妹們,全家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更出乎意外的是,這種病惡化的很快,幾個月的時間,父親就不認識新房子了。

父親不知道自己生病,每天都要回家(回老房子),我們不依著,父親就很生氣,急了就打人,家裏搞的亂糟糟的。父親要回家,強行騎上電動車,左鄰右舍及親戚們都來阻止,但攔也攔不住,有一次在馬路上差點和小轎車相撞。每次我們都跟在父親後面,後來不管白天黑夜,颳風下雨,半夜三更我們都跟著沒睡過安穩覺。

我是家中長女,修煉法輪大法。我相信只有師父和大法才能救了我父親。於是,我和家人商量把父親接到城裏和我們一起住。換了一個新環境,條件舒適,父親好了點,不吵鬧,我和母親也睡了個安穩覺。一個星期後,父親又開始要回家,因為父親找不到路,我和母親就跟在父親後面在小區裏打轉,直到他累了再回來。

有一次,沒注意,父親一個人跑出來了,我們在小區裏找了很長時間沒找到。我心裏求師父幫幫我,我就騎上電動車去小區外面找。果然,在馬路人行道上找到了父親。天氣很熱,父親走了一段路程,身上穿的很厚的外套都濕透了,我高興的叫父親坐車,父親坐上車回來了。

過了一段時間,父親走路有點往右邊歪,走到外面轉轉,一會兒就歪得不能走路了,我們就把父親扶著回來,走路減少了。後來發展到生活不能自理,家裏人都不認識了,大小便沒有知覺,走路困難。

母親看到日益消瘦的父親,醫院治不好,沒路可走了。母親由於我曾經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被非法勞教,心裏的陰影很深,不敢了解大法真相。母親信其它的宗教很多年了,也不敢聽大法真相。經過我們多次講真相,母親開始轉變了對大法的態度,也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父親能好起來。

念了一個星期,母親自己多年的耳鳴好了,她很高興。繼續念,又過了一個星期,母親多年的高血壓好了,母親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很有信心。 母親每天為父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我和母親互相鼓勵。

在城裏住了幾個月後,我和母親又把父親送到老家照顧了。親戚們又要我們去醫院給父親治療,家裏堂哥堂嫂幫我們叫車一起和我和母親去了縣裏中醫院。表弟在中醫院是化驗室主任,他找腦病科的主任幫父親治療,主任說父親雖然只有六十歲,大腦萎縮得像八十歲的人,大腦功能無法恢復正常。目前世界上治不了這個病,吃藥也沒用,沒有任何辦法,只能是一天比一天差。表弟只好勸我們放棄治療。

回家後二伯不滿意,說住院幾天就回來了,對我和母親發了脾氣。二伯去了縣醫院,主任親口把診斷結果告訴二伯,二伯情緒很低落。過了兩天,我們又去了鎮三醫院,住了二十來天,實在是沒有效果,人也很受罪。

母親在三醫院附近一次偶然的機會碰到了一位法輪功學員,母親很激動就告訴她我父親住院的情況,法輪功學員就主動來幫助我們,就這樣我們聯繫到了那裏的法輪功學員。沒過幾天,醫生通知我們回家。我們回家後,來了幾個法輪功學員看望我父親,耐心的教我父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我父親聽師父講法錄音。

每天晚上,父親出現幻想幻聽、睡不著覺,我和母親就教父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就跟著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晚足足喊了兩個小時。

我和母親發現父親一天比一天好,知道大小便了,走路有勁了,精神也越來越集中了,很快記憶力、智力也恢復了,吃完飯,父親還幫著掃地。我和母親很高興。

鄰居們也看到了我父親的變化。鄰居問母親,父親是怎麼好的,母親說電線桿上貼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念這九個字康復的。當母親告訴別人真相的時候,回來發現父親狀態更好了。還有一次,遇到曾經和父親住院在一個病房的伯伯,伯伯的病還沒好,母親追過去告訴伯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激動的告訴他父親康復的過程,伯伯很高興,問怎麼念,念多少遍。

二伯也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以前我給二伯真相期刊看,二伯拿著期刊來到我家門口,罵我是不是不怕坐牢。現在二伯看到父親的變化,很高興。大姑和小姑來看父親,父親告訴她們是看法輪功的書好的,大姑還沒反應過來就說:「怎麼能看那書?」二伯在一旁馬上說:「你管看甚麼書,好了就好。」大姑沒話說了。舅舅、舅媽看到父親好了,舅媽叫舅舅拿筆過來把這九個字寫下來也要念。堂哥說醫院治不好的病,法輪功還給逆轉了。

父親每天很喜歡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說這九個字好靈驗。父親每天很積極,早上醒來念,晚上睡覺前念,念夠了才睡覺。早晨鬧鐘響了,父親醒來把燈按亮,喊我們起來煉功,父親又念起那九字吉言來。村裏父親的老哥生病了,父親特意去看望他,教他老哥念「法輪大法好」,隔壁奶奶說眼睛痛,父親就叫她也念。

現在父親每天認真學法煉功,他的身體完全恢復了,氣色好了,人還長胖了,父親變的和藹可親了,說話輕言細語,還給我們講道理,家裏的事父親搶著做,父親處處都在為別人著想。

以前親戚們都不理解我為何修煉法輪大法,這次當醫生的表弟沉默了,二伯看到父親康復了笑容滿面,堂哥、堂嫂、堂妹,心裏也跟著樂呵呵,他們見證了大法創造的奇蹟。鄰居們由開始的嘆息轉變為驚喜的目光。母親經歷過這一切,被大法震撼了。

我們這個曾陷入困境的家庭,又回到了往日的寧靜祥和,全家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中,無比的幸福與幸運。在此謝謝法輪功師父的慈悲救度,挽救了我們整個家,感謝法輪功學員無私的幫助,謝謝你們與我家共同度過那段最艱難的時期。

在此衷心的希望不明真相的世人,請你們靜下心來好好了解法輪功真相,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宣傳,為自己及家人做出明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