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苦海知回頭 兒子走回大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去年的一天,我兒子突然回到家中,往床上一躺,臉色很不好。我問,怎麼了?班都不上了?哪兒不舒服?他說,他昨晚肚子痛了整一晚,今天去醫院看病去了,做了許多檢查,說是膽裏長了小息肉,發現肺部有白泡,胃部還有問題,要明天去做胃鏡檢查,說是無痛胃鏡檢查,打麻藥要求家長陪護。我一聽心裏有些難受。我知道,問題雖然發生在我兒子身上,但也是給我過情關的。

這時師父的法一下就打在我的腦子裏。師父說:「在常人複雜的環境中,在人與人心性的摩擦當中,你能夠脫穎而出,這是最難的。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1]

我是九四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大法弟子,丈夫早逝,我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幸運的是我和剛剛滿八歲的兒子參加了師父九四年在當地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一直到九九年六月間,我帶著兒子修煉,母子倆身心健康,幸福快樂。

後來,九九年七月年江氏流氓集團發起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遭受了被無理開除公職、被關洗腦班、被非法判刑等殘酷迫害。我兒子當時年齡還小,心裏受到很大的創傷,由於怕心就不再煉了。我從黑窩出來後,一直堅持修煉不放鬆,在家成立了學法小組。我多次勸他走回來,他總是用等等看吧來推辭。我體悟到:這次他遭魔難也可能不是偶然的,也許是我勸他走回修煉的一個契機。

我給兒子倒了一杯熱開水,端到他的床邊說:兒子,做人其實都是很苦的,生老病死的,不管你有錢沒錢,有權沒權都是一樣的,哪個都不能逃出去。你看看你媽我,修煉二十多年了沒吃過一粒藥,現在都六十歲了,還遭受了那麼大的迫害魔難,照樣心身健康,白頭髮都沒有幾根,白裏透紅,還顯得很年輕,我娘倆走在一起別人還以為我是你的姐姐呢。我也知道你是害怕,害怕只是人心罷了,修大法這麼堂堂正正的事,怕甚麼呢?只要我們心正實修,事事處處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舊勢力抓不到把柄,邪惡是不敢迫害的。不妨你也放下心來學學法煉煉功,師父的慈悲是無量的,是不會放棄每一個大法弟子的。

我兒子聽了後有所觸動,就坐了起來。我就在他身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干擾他得法的一切邪惡因素。發完正念後,我們就讀《轉法輪》,讀了一講,他說他好像舒服了一些,想睡一會兒。

第二天一大早,他說好多了,可以正常去上班了。後來,他就參加我們學法小組的學法了,晚上九點多就和我一起煉功。

過了幾天後,他很感慨的對我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這也是遇苦海方知回頭啊。媽,現在我的肚子不疼了,胃鏡我不去做了。我說,人有業力才會得病,你以為常人去醫院看病就不遭罪嗎?動不動就要做手術割你的肉,還要花你的錢,精神上還要承受很大的壓力,也許只是還了那麼一點點業債。病還會再復發,還要再遭罪的,無止無休,病大了也許一命嗚呼了。修大法多幸運哪,師父佛恩浩蕩,法大威力大,不但幫助我們淨化身體,還要幫助我們演化各種功力神通,最後得正果,返本歸真。我們娘倆能成為師父親自救度的大法弟子,真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最最幸福的事啊。一個生命失去了這樣被救度的善緣,那才是最最痛心、最最遺憾的事。

就這樣,我兒子走回了大法修煉,還幫助我們一些老同修裝電腦,做大法資料等。他身上那些病業的假相也隨著心性的逐漸提高消失了。

我兒子走回修煉的事情在同修中傳開了,大家都深深的感到,師父用自己巨大的承受來延長正法結束的時間,就是等待那些曾經的大法弟子能夠走回來,不失去被救度的機緣哪!我們更要珍惜最後修煉的機緣,真正的修好自己,多救人快救人,兌現誓約,完成助師正法的歷史使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