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大興安嶺八旬曲淑雲遭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曲淑雲,女,今年八十七歲,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人。這位老人僅僅因為堅守「真善忍」的信仰,在過去的十九年裏,多次遭中共人員綁架,幾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七年,八十六歲高齡的她還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

下面所述是這位老人遭迫害的經歷。

修煉大法 疾病全消

曲淑雲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她六十八歲左右,一身的疾病,關節炎、美尼爾氏綜合綜合症等等,久治不癒。然而就在她修煉法輪功不久,一身的疾病無影無蹤,全部消失了。

曲淑雲對大法的感恩別提有多深了,她要求自己時時刻刻都要按照大法師父教導的「真善忍」的標準做人。

為了讓更多的人在大法中獲益,從那時起,曲淑雲一有時間就和家人帶上錄音機、錄放機到偏遠的農村洪法,使很多有病的人身體得到康復,道德得到昇華。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曲淑雲從學法小組學完法,在回家的路上,心裏生出一個願望:甚麼時候自己才能見到師父呢?沒想到就這麼一想,她就看到了師父的法身,打著坐,穿著似紅似黃的袈裟。曲淑雲悟道是師父在鼓勵她精進修煉。

於是她開始抄寫《轉法輪》,每天堅持盤著腿抄寫,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她共抄了九遍《轉法輪》。期間曲淑雲多次看到師父穿著袈裟、金光閃閃的法身。曲淑雲愈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一九九九年兩次綁架 遭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曲淑雲並沒有被中共邪黨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所矇蔽,她直接到北京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一切宣傳都是栽贓陷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曲淑雲到吉林市江南廣場煉功,被江南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天。

為了向世人澄清法輪功真相,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曲淑雲再一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又被警察綁架,這次她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一次因曲淑雲堅持煉功,在二大隊大隊長室,大隊長任楓、張麗蘭兩人用一尺多長的竹頁子板在曲淑雲的臉上、手上打了一百多下。曲淑雲當時在心裏一直背大法師父的《洪吟》。獄警見曲淑雲的臉、嘴、手不但不紅、不腫,也沒見她有疼痛的表情,還那麼平靜,獄警才無趣地罷手。

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以強制「轉化」

一次,一位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在見家屬時,說了與大法相關的話,三個獄警用酷刑折磨她,將電棍插到她嘴裏電擊,把這位學員電的面目皆非。為抵制獄警的殘忍行為,曲淑雲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獄方對法輪功學員們進行野蠻灌食,灌的是玉米麵摻雜大量食鹽,獄警逼迫法輪功學員寫認罪書,曲淑雲始終沒有配合。

由於長期的奴工勞動及惡劣環境,曲淑雲的身體日漸衰弱,還出現了休克狀態。勞教所只好提前四個月讓曲淑雲保外就醫回家。

在被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迫害的八個月裏,曲淑雲在獄警的眼皮底下把《轉法輪》抄了一遍。

二零零零年三遭綁架 兩次勞教

二零零零年五月,曲淑雲回家後,繼續到松花江邊煉功,向世人展示法輪大法的美好,並且親自給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專門負責迫害的頭頭都興澤送去真相資料,當都興澤威脅要拘留曲淑雲時,曲淑雲平靜的告訴他:我是為你好,不希望你再迫害我們而再造業。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李再亟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被喜嶺勞教所迫害致死,遺體後背全是青紫色,器官全部被摘走,趙姓警察說「留做標本」。

當局怕法輪功學員參加葬禮,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曲淑雲也被綁架到東大灘派出所,當警察得知曲淑雲是「保外就醫」之後,當晚就將曲淑雲送往勞教所。結果勞教所拒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曲淑雲又一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堂堂正正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警察連踢帶打的搶走了橫幅,之後又被綁架到保定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曲淑雲和其它各省市的八位法輪功學員一起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第九天,曲淑雲和其他八名同修走出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曲淑雲再一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又一次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警察一頓毒打,搶去橫幅,綁架到駐京辦事處。接著曲淑雲被吉林市警察押回當地。在北極看守所,曲淑雲一直堅持打坐煉功,刑事犯有兩次看到曲淑雲坐那金光閃閃,犯人感嘆法輪功的神奇。就因為打坐,曲淑雲被罰蹲兩天,曲淑雲絕食抗議,手腳被警察扣上強行灌食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曲淑雲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再次被劫持到黑嘴子勞教所二大隊。

勞教所裏證實法

在被迫做奴工時,曲淑雲利用打包裝的時候將寫有「法輪大法好」的紙條放入出口的黃豆包裝裏,曲淑雲有時一宿不睡覺的寫真相紙條。曲淑雲在勞教所裏用這種形式向世人講真相

曲淑雲一次被罰坐板,獄警說:法輪功被取締了。曲淑雲站起來說:有我一個人學就取締不了,何況還有那麼多人學。當時就把獄警氣跑了。

還有一次勞教所檢查衛生,發現五樓牆外貼的小橫幅「無條件釋放關押的大法弟子」,大隊長問是誰貼的?曲淑雲毫不猶豫的說:是我貼的。大隊長說:你貼了會扣大隊分的,曲淑雲又大聲的回道:不應該關我們,我們是沒有罪的!

拒絕「轉化」遭酷刑

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間,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的二十九個在壓力下違心「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通過切磋又重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初八,獄警上班後,就開始對她們進行迫害,威脅、恐嚇、打耳光、拳打腳踢、電棍電擊,以及用針扎,每到夜晚都能聽到警察的怒罵聲和電棍的電擊聲,警察怕聲音外傳,用膠帶把學員嘴封上,曲淑雲的嘴被封了三天。

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和新走回來的學員開始新一輪的絕食反迫害。法輪功學員提出:如果不停止迫害,我們不光絕食還要罷工。因為很多產品都是出口的。在這種情況下迫害才暫停。

二零零一年,北京電視台到勞教所院內採訪,被採訪的人都是勞教所事先安排好的決裂的人,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關在房間裏幹活。為了證實大法,曲淑雲拉開窗戶衝著採訪人員大聲喊道:「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事後大隊長訓斥兩個包夾說沒看住曲淑雲,並打了曲淑雲一個大耳光。

由於曲淑雲不配合「轉化」,不承認自己是罪犯,始終堅持修煉法輪功沒有錯,並告訴所有的人:法輪功是正法!即使到期了勞教所還不放人。為抵制被繼續迫害,曲淑雲又一次絕食反迫害,被四、五個刑事犯人按著手的,捏鼻子強行灌食迫害,導致曲淑雲的全身冰涼惡人也不住手。大隊長劉蓮英還放言說:勞教所有死亡名額,死了就是自殺。

曲淑雲被幾次非法勞教加起來達三年之久。在這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曲淑雲憑著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堅持煉功、學法背法,掛橫幅、貼橫幅等,又被加期一百七十二天。

八旬高齡遭誣判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曲淑雲和法輪功學員於芹在步行街給一男子講真相,該男子稱自己是公安局的,曲淑雲老人出於善心就送給他一本真相期刊,希望他回家好好看看,男子也接過了那本期刊。

三天後,曲淑雲和於芹外出時被臨近衛東派出所警察綁架、搜身。警察搶走曲淑雲的鑰匙,後到老人家非法抄家。警察讓家人接回曲淑雲老人,將於芹綁架到看守所。

之後加格達奇區公安局警察三番五次上門騷擾曲淑雲老人,總給她的孩子打電話,幾次要曲淑雲到加格達奇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逼老人寫保證書放棄信仰。老人曾在壓力下當場倒地抽搐,被送醫搶救。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曲淑雲老人和於芹分別被非法判刑三年,緩期執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