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安嶺高淑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大興安嶺地區塔河縣法輪功學員高淑英,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致奄奄一息。

二十二日清晨二點多,來了一幫國保的警察強制高淑英按手印並簽字,所謂「取保候審」,讓家人背回了家。

高淑英被搶劫的家門鑰匙、投影儀、背包、大法書、三百多元現金等私人物品至今還被塔河縣國保大隊崔玉芝扣押著。家人想給高淑英拿幾件衣服也因為沒有鑰匙而進不去。

高淑英是塔河縣三中教師。一九九六年學大法前一身是病:頭痛、低血壓、低血糖、婦科病、月子上的病等,每天吃著好幾種藥,常年的吃藥、打針、用偏方,身處醫學世家的高淑英病不但沒好,反而越來越嚴重。後來連班也上不了了,丈夫成天鬧著要離婚,家裏的錢全用在了看病上。高淑英整天躺在床上想:誰能給我健康啊。

一個偶然的機會,得到一本《轉法輪》。當讀過一遍書後,她被書中洪大的佛法所震撼,遺憾沒有早一點接觸法輪大法。修煉大法不久,高淑英的一身病神奇的全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的嫉妒,發起了針對法輪功的一系列誣陷和迫害。高淑英只是想說句「法輪大法好」的真話,就被多次綁架、關押、劫持到精神病院。最近又被大興安嶺塔河縣國保大隊綁架關押了六天,直至生命垂危才放回。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中午十二點多,高淑英到塔河一中前面的樓區發真相光盤,貼不乾膠,被塔河建設派出所的一個男警綁架,他馬上叫來了警車。幾個男警強行把高淑英拖進警車,拉到塔河縣建設派出所。三個男警連拖帶拽地把高淑英拽到門衛室,其中兩個男警態度惡劣,無論高淑英怎麼講真相勸善,他們也不聽。他們把高淑英背包裏的真相全擺到地上照相,審問高淑英的基本情況,高淑英不配合他們。他們就給國保大隊打了電話。

國保大隊長崔玉芝(女,四十多歲)帶著韓德剛、吳忠謙進來,一進來就認出了高淑英,就把高淑英綁架到塔河公安局二樓的國保辦公室。高淑英被強行搜身,包裏的東西全被搶走,並強行拍照和錄像。他們給高淑英銬上手銬劫持著去抄家。高淑英不去,吳忠謙就用力拽高淑英手上的手銬。

國保開了兩輛警車去非法抄家,崔玉芝特意打電話叫來一輛車裝東西。他們搶走了打印機、條幅、大法書、項鏈護身符、照片紙、A4紙、彩色布、墨水等,基本上是看到甚麼就拿甚麼。高淑英辦學習班時用的投影儀、中性筆、大尺子、A4紙、書皮等也被他們搶走。這次抄家,高淑英損失了大約幾萬元(由於鑰匙被崔玉芝扣下,具體多少還不知道)。參與抄家的有吳忠謙、崔玉芝、韓德剛、李喜忠等,新建社區的主任簽字作證。

然後他們把高淑英拖到審訊室,強行採集信息。高淑英被鎖到鐵椅子審訊,不回答他們問話,他們就自己胡亂寫了一個審訊單。晚上九點多,他們讓高淑英去塔河縣醫院體檢。高淑英不去,吳忠謙就把手銬勒得緊緊的,手腕立刻就紅腫了。崔玉芝把手銬鬆了一些,和吳忠謙、韓德剛一塊把高淑英拖進警車,硬給背到了醫院。當檢查完血壓應該檢查心臟時,高淑英的肚子抽搐,心臟難受。檢查不出心電圖了,醫生都說不能繼續檢查了。可是崔玉芝硬要他們自己檢,把高淑英硬按到鐵床上,袒胸露腹好幾個小時,崔玉芝和韓德剛一邊檢查,一邊和吳忠謙說著一些污辱人的話。直到十七日的清晨,心臟才檢查完。高淑英被測出有高血壓、心肌缺血。

早晨五點多,崔玉芝就急著把高淑英綁架去看守所。這時,高淑英已經被他們折磨的行走艱難了。看守所見她身體虛弱,不收。可是崔玉芝強行把高淑英往裏送,看守所被迫收留。看守所採集信息的兩個男警很惡劣。崔玉芝和他們嚇唬高淑英說:「挖個坑,把你埋到北山上去。」高淑英不同意採集,吳忠謙和崔玉芝就亂編了幾個字強行把高淑英拽進監室。看守所說需要警察和犯人二十四小時看護高淑英。

高淑英自從被綁架後一直沒喝上一滴水,沒吃一口飯。在關押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晚上,高淑英突然出現病業狀態,全身抽搐從床上摔到地上。她在瓷磚的地上躺了大半夜。看守所的人發現後,向塔河公安局提出釋放高淑英,高淑英的身體已經有了生命危險。可是公安局和國保隊的崔玉芝就是不批准。崔玉芝還帶著韓德剛去提審。高淑英不能下地,他們就進監號提審。看高淑英不說話,也沒說甚麼就走了。

高淑英成天成夜不能入睡。又噁心又難受。到了四月二十一日高淑英的病業狀態就更加嚴重了。一天一夜不斷乾嘔。由於不能吃也不能喝,吐出來的都是白沫;腦袋迷糊,喘不上來氣;肚子和胃都很難受,在床上呻吟,痛苦的來回翻滾。

四月二十一日晚上九點多,看守所值班警察打電話告訴了所長找來了獄醫。此時高淑英眼睛裏淌出了黃色的液體把眼睛糊住睜不開了,嘴唇乾裂,說話微弱,已經生命垂危。但是他們還是不放人,任由高淑英躺在床上掙扎。屋裏的三個刑事犯辱罵高淑英,其中一個犯人還拿拖鞋打了高淑英幾下,並用被子捂到高淑英頭上,沒有一個警察出面制止。有一個犯人看不下去了,拿著小塑料瓶往高淑英嘴裏滴水潤潤嘴。這時高淑英已經喝不進去水了。

四月二十二日清晨二點多,來了兩個男警和獄醫。他們讓高淑英起來回家。高淑英已經起不來了。他們把高淑英拖到門口時,來了一幫國保的警察,他們三、四個人強拽著高淑英的手按了手印後把人抬到警車上叫家人背回了家。

參與迫害的有:
塔河縣國保大隊隊長崔玉芝:045736639320457366747118645723021
塔河縣國保警察韓德剛13846558007 04573672111
塔河縣國保警察吳忠謙13904574123
塔河縣國保警察李喜忠
塔河縣建設派出所三個男警察
塔河縣看守所所長雷廣波04573636664
塔河縣公安局局長劉亞友(男)04573666743、13846558353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