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教我去掉利益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我出生在一個貧困農家,從小窮怕了,苦怕了。長大受中共無神論的洗腦,我就更不相信命運和上天的安排,被變異觀念以及拜金思想左右,執著的追求利益。真像師父講的:「他還想在常人社會中奮鬥一番,還要達到甚麼目標呢!」[1]

一、迷中的我是如此的執著

一九九零年結婚後我從農村來到了城裏,當時兜裏有五百元錢,丈夫手裏有五百元錢,我們就開始了新的生活。我沒有工作,丈夫每月有一百八十元的工資,我們的日子過的很仔細。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剛結婚一個月丈夫突然患上了急性乙型肝炎,住院治療後在家休養了近一年,每個月只有幾十元的生活費。孩子出生後生活就更緊張了,因孩子還沒滿月就患上了肺炎,那時我們就成了醫院的常客,感覺自己命真苦!可面對現實又不甘心,對金錢利益更加追求。

於是我去做小生意,在街邊賣內衣、拖鞋等小商品。那時所謂的改革開放剛開始,生意特別好做,人也實在,幾乎不怎麼講價。生活有了轉機,我對利益更執著,拼命的攢錢,一萬、兩萬……

正在我竊喜擁有了幾萬元時,突然因丈夫的原因幾乎失去了所有的錢,我痛苦極了,但當時為了孩子,更為了骨子裏不認命的那種犟勁,我更加執著的追求錢財。那時真是一塊錢一塊錢的攢,因做生意中午不能回家吃飯,我寧可餓肚子,也不吃一元錢就能吃飽的午餐。更難以啟齒的是,哎!現在說起都臉紅,那時我們經常去北京等地進貨,有時同行好姐妹缺貨讓我幫著帶貨時我都從中賺差價,甚至幾塊錢都不放過,現在想想真是汗顏,雖然當時也知道是不光彩的事,可在利益的驅使下真像師父所說的「為利者六親不識」[2]。在常人中,我真是迷在其中無知的造業,在紅塵中苦苦的掙扎。

二、修大法去利益心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修煉法輪大法了。慈悲的師父沒有嫌棄骯髒的我,把無比聖潔的高德宇宙大法「真、善、忍」捧給了我,牽著我的手領我走向返本歸真之路。

剛得法沒幾天,有一天早上我去買菜,也就是兩、三元錢的菜,我給了攤主十元錢,可他卻找給我五十多元,我當時就警覺了:這是師父幫我去利益心哪!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凡事為別人著想,想到人家一大早辛辛苦苦的賣點菜卻賠錢,我就趕緊把五十元錢還給了人家。若在修煉前,我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當時感覺從未有過的心胸坦蕩,聽師父的話,修大法真好!

也許是因為利益心太重,師父讓我提高,在利益面前我一次次面臨考驗。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有一次我去北京進貨,我選中了一款每件二十八元的半袖衫,先定了一部份打好包放在賣方家,尚未付款。又去轉了幾圈拿了點貨,回到買半袖衫的人家,我又要了二十件同款衣服。交款時不知怎的店員少收了五百六十元錢,我當時站那心算了半天怎麼算都覺的不對,就對店員說:「你好像算錯了吧?」她還不太高興,說:「咋不對了?」我說:「你少算了二十件的錢吧?」她一下害怕的臉都漲紅了,怕老闆聽見,小聲連說:「是呀!是呀!」我把少算的錢給了她,她很感激我。遺憾的是處在那瘋狂的邪惡迫害的年代,我沒敢證實大法,只是聽師父的話做好人,做了一件好事。

其實當時也閃過不好的念頭:這人山人海中我只跨出兩步,即使她發現錯了也找不到我了,何況自己進一趟貨也就只掙個千八百塊錢,我跟她說我多拿些貨叫她給我點優惠,可她連一分錢都不降,我心想:「這回妳可賠大了吧!」有一種幸災樂禍又摻雜著妒嫉等種種不好的思想在腦子裏翻騰……

當然,最後是師尊的教誨讓我沒那樣做,當時並沒有太高的認識,只是知道修煉就要做好人,更好的人。

可能同修們認為我當時做的挺好,能放下利益之心了吧?可就在當天晚上住宿時,交完住宿費當時就發現收款員多找給了我十元錢,我順手把錢揣兜了,認為這是小錢,沒事的,夠我吃頓飯了,還挺高興,心裏還想今天這是怎麼啦?到了樓上越想越覺的不對勁,腦海裏想起師父講過的相關的法:「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3],越想越生自己的氣:怎麼就這麼不爭氣,真是給大法抹黑,人心摻雜又不好意思給人家退回去,真有種常人所說的,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小河溝裏卻翻了船的感覺。其實還是沒真正做到「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4]。

其實小的事情更能體現真修實修的境界,人心真的不分大小,只要有就沒達到法的標準。對我來說,利益之心好像如影隨形,處處都能體現出來,有時修的很表面。比如在做生意中遇到百元假鈔,我能做到眼都不眨一下把假鈔直接毀掉,決不去坑害別人,可買東西時卻總好跟對方講價,就是不想吃虧,那不就還是想佔便宜嗎?不還是利益之心嗎?有時還會掩蓋:比如有好幾次在地上撿到百元鈔票,心想撿起來吧,給資料點用,其實向內找為甚麼讓我碰到呢?說明當時心還是微微的動了,甚至有點竊喜。其實古人還講「路不拾遺」,更何況我們是大法修煉人。任何掩蓋自己利益之心的想法都不是真正修煉人應有的。

三、在法中昇華

看來這利益心還真不小!二零一六年我去銀行換零錢,包裏有三千元,心想先換二千吧。我把錢遞進了窗口,一看她那裏零錢挺多,就對女業務員說,那就換三千吧!順手把一千元千又遞給了她。後來回憶,可能因業務員一邊數錢一邊和旁邊的同事說話,沒聽清我的話,以為我要再換三千哪,結果就多給了我二千元。當時我還納悶:銀行面值十元的錢不都是一沓一千捆好的嗎,今天怎麼這麼多沓呢?

裝好錢我就往家走。可總覺的好像不對勁,走到半路索性再數數,怎麼數都不對,心想要是真多了我也會還給人家的,乾脆回家再說吧。到家一數正好多了二千元,這次還真的沒有一點邪念,師父說:「甚麼事情哪也不是偶然的,都有兩方面因素,不是來考驗你,那就是為了幫你,反正兩方面,你就想吧,沒有偶然的。」[6]我心想這不單單是去利益之心,也許是師尊給我安排證實法救眾生的機緣吧!我拿上錢趕緊往銀行跑,因擔心業務員一旦發現會很著急的,自己賠錢不說,說不定還要受到處罰。

我來到剛才的窗口對業務員說,剛才我換了三千元錢,錢數好像不對。她不太高興的說:「咋不對了?」我說:「好像多給我了。」她一下子警醒了,她的同事說:「趕緊點庫!快點庫!」幾分鐘點完後看著我說:「少了二千元。」我說:「那就對了,我給你送回來了。」

理財經理大聲說:「好人哪!」我說:「不是我好,是法輪大法好!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是我師父教我這麼做的。我今天要不給你送回來你是找不回來的,因我不是拿銀行卡辦業務,就像過路的,你到哪找我呀?」她感激的連連點頭說:「是的,沒法找的。」我又說:「可我不能那樣做,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師父教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不要聽電視上對法輪功的那些造謠、誣蔑之詞,今天你遇見任何一個真修大法的學員都會把錢給你送回來的。所以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謝就謝我師父吧!」

大家都默默的聽著,相信每個人的心靈都受到了撞擊。大堂保安用敬佩的眼神帶著微笑目送我走出銀行。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心中無比感恩偉大師尊對弟子的看護,對眾生的慈悲,時刻用大法提醒著深陷紅塵中的我,讓眾生明真相,見證大法的美好。

萬分慶幸自己在人類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今天能迷途知返,法輪大法引導我走上回家的路。在師父正法的最後時刻,弟子要去掉一切不符合法的人心,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