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女子監獄惡人遭報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

1、原女子監獄長賈秉新遭惡報被判刑十四年

賈秉(炳)新,男,漢族,59歲,大學文化,內蒙古土默特左旗人,原吉林省女子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賈秉新曾在1994年7月至2000年12月之間在吉林監獄工作,歷任科長、副監獄長;2000年12月至2004年3月在長春鐵北監獄擔任監獄長;2004年3月任吉林省女子監獄邪黨書記、監獄長。

在職期間,在監獄內部多次指揮下令製造恐怖參與迫害,是吉林女子監獄行惡的總後台,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致死負有主要責任。採用的具體手段和迫害方式是當時成立專門的迫害機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教育監區,監區內設四個小隊。自2003年3月份組建以來,一直利用「猶大」和包夾對剛被關入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暴力洗腦,然後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採取蹲小號、上繩、上抻床、上大掛等手段和方式繼續從精神上和肉體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使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或精神失常。

2012年因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遭惡報被判刑14年((2012)通中刑初字第九十五號刑事判決)。

2、女子監獄副監區長倪笑紅遭報應患腰椎間盤突出

倪笑紅,吉林省女子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教育監區的副監區長,某天忽然患了腰椎間盤突出,動彈不得。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上,倪笑紅是女子監獄的急先鋒之一,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她軟硬兼施。十幾年來,利用、支持刑事犯和猶大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絲毫不顧學員的死活。

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和猶大們,為了立功、減刑,都昧著良心、挖空心思的迎合、巴結倪笑紅等獄警,無惡不作、人性全無,其邪惡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據了解,倪笑紅心裏十分害怕遭到報應,也所謂念佛。

3、刑事犯趙揚帆死在公安醫院

趙揚帆(詐騙犯),女,30多歲。吉林市人女子監獄紙箱監區有9名法輪功學員在飯堂打橫幅,紙箱監區對這些法輪功學員瘋狂迫害,王麗萍被綁死人床大概四十多天。主要迫害者便是趙揚帆,她後來從紙箱調到老殘監區,身體患有糖尿病,2006年辦理因病假釋時,為了檢查身體合格,她吃大量含糖的東西,結果假釋已經批下來,還剩幾天就回家時,她卻死在了公安醫院。這就是迫害好人遭到了報應。

4、刑事犯包夾劉平被車撞死

劉平,女,40多歲。在監獄期間專門參與給法輪功學員酷刑上繩,因迫害積極,減刑回家。回家後不久,在自家的小區裏被別人在倒車時撞死。

5、刑事犯楊波出獄遭報吸毒而死

楊波(殺人犯),女,30多歲。關押在監獄六大隊,經常阻止法輪功學員煉功,背後向警察惡告法輪功學員。在服刑期間與男犯亂搞懷孕後,監獄一個姓申的獄醫(女,當時50多歲)哄騙楊波打胎,後楊波出獄回家後因吸毒而死。

6、刑事犯孫連紅丈夫突然暴病而死

包夾孫連紅,女,40多歲。還有二十幾天回家,不聽勸善,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劉香卓酷刑上繩,同時得知她丈夫在家突然暴病而死。

7、刑事犯付陽因罵學員吐血

付陽,女,40多歲,監獄六大隊犯人。一次付陽因罵法輪功學員後,當時就現世現報,吐血半個月並住院。後來付陽出獄後又二次進監。

8、刑事犯徐豔輝辱罵後腮額骨脫落

徐豔輝,女,40多歲。在包夾法輪功學員耿繼峰時,辱罵大法師父,耿繼峰勸她不要罵,這樣對她不好,徐豔輝不但不聽,反而叫囂不怕報應,結果她在吃飯時,剛一張嘴,兩腮額骨(俗稱掛鉤)「喀嚓」一聲脫落下來,三天不能說話,最後在醫院經治療才好。後來她對耿繼峰說自己是罵大法師父遭報應了。

9、監獄獄警張晨雨母親坐骨蹲折

張晨雨,女,30多歲。多次積極參與強迫轉化法輪功學員,過程中不聽勸阻,一意孤行,想通過迫害學員升官。一次她帶母親去飯店吃飯,母親坐椅子時,椅子突然倒地,她母親坐空一下子坐在地上,當時坐骨蹲折。張晨雨後來有所醒悟,便不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了。

一九九九年以後迫害法輪功的辦案警察惡報連連,這些被中共利用的參與迫害人員,自己並牽連家人結局悲慘。念佛、禱告都沒有用,佛也絕不會去保護迫害善良的惡人的。善惡有報,毫釐不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上天給人的時間是有限的,趕快擦亮眼睛,棄惡從善,不要上江澤民的當,別當他的陪葬品,別跟他助紂為虐。

中國不是中共,愛國不是愛黨。天滅中共,誰也阻擋不了。為了真理而存在的生命,理智清醒的選擇自己未來的路。給自己和家人留一條後路,不要讓自己與家人陷入悲慘的結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