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今天與大家分享近期的一些修煉體會。

一、剜心透骨去執著

六年前我們搬遷紐約的計劃未成,先生又回到原公司工作。今年四月填報稅表時,先生突然發現由於當時忙於主辦神韻晚會,回公司後的手續辦理不全,其中最重要的是沒有繼續購買退休金計劃,因此而失去了五年來的公司退休金補助以及多交納的收入所得稅,總共經濟損失好幾萬美元。我聽到後,很震驚,雖然想到師父講的法理:「是你的東西不丟」[1],但是心裏還是很難放下。接下來的那段時間,思想裏出現了許多干擾和不好的念頭。

通過不斷的學法,逐漸悟到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師父還講:「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向內找後,發現自己對於家中的日常生活很少認真打理,採取一種糊弄事的態度。同時,也發現自己對於利益還很執著。在與先生交流後,我們互相都找出了自己的不足,決定今後認真對待生活中該處理的事情。在不斷的向內找後,還發現了許多其它的執著心,如:自以為是,看不上別人,不為別人著想,妒嫉心,顯示心, 不修口等等。

現在學法時,比較容易入心和體悟到法理,感覺自己的容量加大了許多。前幾天在集體煉功時,突然感覺到煉功音樂是如此美妙,神聖,能與同修一起沐浴在師父的法光裏修煉是多麼的幸運,每一位同修都很可貴……當聽到師父的口訣:「旋法至虛,心清似玉;返本歸真,悠悠似起」[2]時,我悟到當修掉所有的執著心後,我們的心就會返回到原先的玉質,我們就回歸到自己的先天的純真本性。

二、向當地大學講真相

師父說:「當然了在反迫害中,對中共邪黨的這場迫害大家都會發聲,去制止、揭露迫害,這是我們的責任,那主要的你不是救人嘛,當地的還要救當地的人哪。」[3]

中共通過壓榨百姓,以及玩弄騙術在對外貿易中巧取豪奪來的錢財,通過多種方式向西方社會輸出其意識形態,將其迫害異己、迫害法輪功延伸至海外,使更多的人失去被救度的機會。其中之一的,耗資巨大的項目就是在許多海外大學建立所謂的「孔子學院」,由中共外宣部撥款,通過一所中方大學與海外大學簽訂合約,在其校園內附設「孔子學院」,由中共派出教師和教材對西方人進行洗腦。

至二零一四年, 已建立四百七十六所「孔子學院」,其目標是截止二零二零年,建立一千所。所幸的是,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到「孔子學院」的性質,其中八所大學已經終止「孔子學院」。

今年四月,我給本州的一所設有「孔子學院」的大學的幾位領導分別發送了電子郵件,附上了幾篇評論文章。目地是想讓他們了解中共和孔子學院的真相,為大學,也為他們自己做出正確的決定。幾天後,我收到了一位校領導的回覆郵件,其中措辭很強硬,表示該校的「孔子學院」不是中共控制的,是符合該校的建校規定的,其學院的主任是一位中國籍的教授,該校是與中國的一所如何著名的高校聯合創辦的,等等,共計十條。

讀了這封郵件後,我意識到該校領導不明真相,中毒不淺。可是,由於他所羅列項目太多,而且還將那位中國籍教授包括在郵件中,所以,回覆郵件必須很謹慎,我一籌莫展,於是,我就將這封郵件轉發給幾位同修和一位常人朋友克雷格,徵求他們的意見該如何回覆。很快收到了幾位同修的建議,一位同修鼓勵我說,不用擔心,我們所有的同修都在這裏支持你。

克雷格是一位退休教授,對「孔子學院」頗有研究。他花了一個週末的時間寫了四頁紙的回覆,逐條反駁,針鋒相對,陳述了許多事實,用了許多反問句,讀起來語氣很強。我仔細的將他的稿件加上同修的建議,整理成了五頁紙,發給了幾位同修。一位西人同修回覆說,郵件太長,讓人不易讀完,應該刪減。我覺得有道理,就重新撰寫,並且和先生共同討論,切磋,兒子小同修幫助檢查語法。最終成文一頁半紙,通篇陳述事實,語氣平和,不卑不亢,表述了「孔子學院」與中共的隸屬關係,中共的欺騙,暴力本質,從其破壞傳統文化,到系統洗腦中國人,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等,建議他通過《九評共產黨》去系統了解中共的實質。經西人同修的文字校對後,一週後終於成文。我堅定一念:我要用手中的筆將惡黨衣扒光,暴露其真實面目,讓眾生明白真相。

在將終稿送出之前,我有些猶豫,擔心克雷格不能接受他的原稿被大量改動,以至最後只引用了他的兩段話。最後我決定跟他真誠交流。我將終稿電郵了一份給他,接著給他打了一個電話,誠懇的感謝他的幫助,希望他能理解我將他的原文刪改了很多。我還告訴他,法輪功教導真善忍,我必須要遵從,我不想跟那位校領導爭鬥,我希望這封回覆能促使他理性的思考,以至做出正確的決定,並且能體會到我的善意。

讀了回覆稿後,克雷格回覆郵件,感謝我與他分享這封信,他希望自己將來也會變得更善。我很感慨,我們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大法的威力才會展現。最後,我在回覆那位校領導和中國教授的郵件同時,應克雷格的提議,也寄給了該大學的校長,以及本州教育機構的幾位領導。

幾天後又收到那位大學領導的回覆郵件,他不但沒有改變觀點,還將當年引進「孔子學院」的那位校領導的郵件也加上了。我看了後不打算再做回覆,我想,我已經跟你們講的很清楚了,你們不願改變,那是你們的選擇。出乎意料的是,克雷格告訴我,你應該再回覆他的郵件,他又帶來新的人來聽你講,如果你不講,那麼他們怎麼能知道真相呢?我知道這是師父的點化,不能半途而廢,還需要繼續講真相,於是,我又接著給他們回覆郵件。

最近,克雷格應邀在另一所大學的退休教授俱樂部做報告,講述「孔子學院」,我也應他之邀前往,一個多小時的報告以及問答,讓與會的二十多人了解了共產黨的「孔子學院」的真相,在問答期間,我也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介紹中共如何通過教育,系統洗腦中國人,而今,這套洗腦系統就像腫瘤一樣正在借「孔子學院」之名,向美國以及全世界侵蝕。會後,一位退休教授拿著英文《九評共產黨》的光碟,表示她要向她所在的社團播放,俱樂部的活動主持人也在考慮邀請我們去舉辦《法輪功為甚麼在中國受到迫害?》的講座。

今年華盛頓法會期間,在拜訪本州的國會議員辦公室時,我們也表達了對於「孔子學院」的擔憂。議員辦公室助理告訴我們,這位議員很關注本州的「孔子學院」的問題,現在很高興聽到本州選民們對於此議題的關注。

目前,這個事件還在進展中,我會謹記師父的教誨,修好自己,多講真相,多救眾生。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一八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