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的罪惡 每一天都如此雷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是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日子。在這一天,許多地方法輪大法輔導站的站長、輔導員被無任何理由的綁架,由此拉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序幕。十九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絲毫沒有放鬆,十九年中的每一天都在日復一日的發生著綁架、抄家、騷擾、枉判、酷刑……

我們通過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大法明慧網上的報導,一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

這一天報導的有這樣一則消息,說的是在曲阜東高鐵站,七月十九日三點零五分左右,列車即將進站時,山東省泰安市法輪功學員李明正在站台等火車,一警察跑向李明說:「拿出你的車票……你到這城市去幹甚麼?……你的包裏是甚麼?……打開,有沒有法輪功的書?」李明質問警察:「你因何事找我?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警察說:「你一來,我就知道。」最後警察將李明的身份證和車票拍照後離去。

當年,中共為了阻止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就在各地車站行人必經的路口貼上法輪功創始人的相片,以此阻止並辨認法輪功學員。現如今,中共把其最尖端的科技用在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上,不但對法輪功學員在身份證上做手腳,據報導出來的消息看,中共已經在利用人臉識別技術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非法的監控了。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騷擾

在「綜合消息」一欄中,法輪功學員遭騷擾、綁架、非法審判的消息達四十多條,其中,河北省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騷擾最為突出,報導中提到的地方有:秦皇島市、廣宗縣、辛集市、魏縣、阜平縣、涿州市、石家莊市躍進路派出所、淶水縣淶水鎮派出所、涿州市凌豐派出所、曲周縣城關鎮派出所、廣宗縣核桃園鄉派出所。單就淶水縣淶水鎮派出所來說,它騷擾的法輪功學員就達十一人。

最高檢察院參與的綁架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下午,北京法輪功學員崔雪蕾乘車來到北京市石景山區魯谷東街五號──北京最高檢察院,遞交控告江澤民的材料。在入門安檢處,接待的人聽說崔雪蕾要控告江澤民,就叫警察看住了崔雪蕾。隨後,崔雪蕾被綁架到了八寶山派出所,被鎖到一個鐵椅子上一天一宿,期間遭非法審訊三次。第二天,崔雪蕾被非法轉送到石景山看守所。七月十八日,崔雪蕾被所謂的「取保候審」,並被扣押一千元錢。

最高檢察院的一個職能就是負責接收老百姓的控告狀的。它的級別在檢察院中最高,它怎麼能夠參與綁架來控告的法輪功學員呢?任何一個人遞交的控告狀,檢察院都應該無條件接收。然後認真審查控告狀,看有沒有立案的必要。不管老百姓控告的是誰,它都沒有權力將控告人綁架。

再看看後續的處理,派出所刑訊逼供,看守所非法關押,完全無罪的控告者反而被打成了「犯罪嫌疑人」,還被所謂的「取保候審」。無疑,這些參與的部門和個人都在協同作惡。

這同時也讓人們回想起,當年法輪功學員到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只要一說出修煉法輪功的身份,立馬被戴上手銬,國務院信訪辦完全被警察接管。而如今,中共的最高檢察院竟也參與到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中來了,這與當年的迫害如出一轍。

無罪遭重判

我們看三個案例:

雲南省曲靖市四十三歲的彝族法輪功學員何莉春女士,是省建築十四局工程師。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何莉春帶女兒到曲靖市福萬家超市買東西付錢時,因錢上寫有法輪功真相的字,遭超市工作人員誣告,被國保警察綁架、酷刑折磨。後被曲靖市麒麟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武漢市新洲區法輪功學員王齊花,今年六十六歲了。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上午十點多鐘,村會計何勝伢帶領新洲區國保大隊四人和舊街派出所一人,闖入王齊花家中,來人看到王齊花家裏掛的繡有「法輪大法好」的匾額,就強行摘下帶走。後又搜出幾部舊手機就走了。過了一個小時後,又來了十幾人,將王齊花綁架,理由是舊手機裏有講真相語音記錄。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新洲區法院非法庭審王齊花,竟然枉判她八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湖南省桃源縣法輪功學員劉冬仙、方杏枝、劉麗輝、曾明清,因給民眾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先後被非法抓捕。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遭非法庭審。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桃源縣法院對他們非法判刑,劉冬仙、方杏枝各被冤判九年,劉麗輝被冤判七年,並處三萬元罰金,曾明清被冤判五年,並處二萬五千元罰金。報導中還提到,劉冬仙已遭冤獄七年,方杏枝已遭冤獄十年,如今二人又都面臨九年的刑期。

這三個報導中,哪一個法輪功學員的遭遇都讓人不勝唏噓,怎麼判得這麼重!他們做甚麼了?不就是給民眾講一講真、善、忍,講一講中共如何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民眾嗎?不是講言論自由嗎?怎麼不讓人家說話?你不讓人家說話,人家才在錢上寫真相嘛!錢上寫倆字都能被判七年?家裏掛個法輪大法好的匾額也要被判數年?中共之陰險毒辣,可見一斑。

非人摧殘

我們文章中提到的王齊花,她兒子因修煉法輪功曾被劫持到洗腦班,她與老伴和弟媳一塊去看望兒子。洗腦班人員不讓接見,王齊花上前和他們講道理,洗腦班的人將她推到,撞到水泥電線桿上,王齊花的頭被撞破,鮮血流了一地,肋骨也被撞斷一根。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文章中提到的劉冬仙女士,是公認的好醫生。二零零零年,她與另一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到北京海澱區看守所。當晚,她倆遭惡警電棍電擊,遭犯人毒打,頭被抓住往牆上猛撞,還被扒光衣服淋冷水。二零零六年八月,她被綁架到桃源縣看守所,兩次絕食反迫害,第二次絕食反迫害達一百多天。每天被惡警暴力灌食,被折磨得脫相,由原來的一百三十斤下降到六、七十斤。在湖南省女子監獄,當時已經五十五歲的劉冬仙被獄警扒光衣服,被逼著在廁所邊罰站,凍了一個冬天。長沙的冬天已是夠冷的了,獄警還特意把過道的門打開,讓風吹她。對她上廁所也進行限制,上廁所不論大、小便只有三分鐘。更卑鄙的是獄警將劉冬仙衣服扒光後照相,然後到外面張揚,說她瘋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了。我們將十九週年的這一天的報導扼要的進行了一下總結,從中可以看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多麼的殘酷。這十九年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的走過來的,十九年中的每一天都是在血與火中錘煉著。十九年是一串長長的鑽石鏈條,閃耀著法輪功學員的善良與堅忍。十九年也是一條繩索,正在將中共及其惡徒牢牢捆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