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的幸運與不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二伯和二媽是再婚,二媽長的就像過去的大家貴族太太一樣有氣質、福相,可命卻不好:年輕時丈夫死了,吃苦受累,忍氣吞聲的把兒女養大;到老了,兒女又不孝順。經人介紹,嫁給了我二伯。

有一天,二媽接到外孫女打來的電話,二媽問候外孫女的身體情況。外孫女說:「姥姥,我去給你看看。」二媽的外孫女半路得了個腰痛的病,疼得直不起來腰,後來就成了九十度羅鍋,手裏拿著籃子,拖著地。

等外孫女幾十里路趕來後,二伯和二媽傻眼了:眼前這個腰桿直直,身材苗條,臉皮細潤的漂亮姑娘,是自己的外孫女?外孫女笑著告訴二媽:「姥姥,我是學法輪功好的!」

二伯、二媽從此非常敬重大法。二媽經常雙手捧著護身符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

四年前的一個夏天,二媽去趕集,回來的路上,看到了李洪志師父站在道邊正慈悲的看著她。二媽激動的問:「您怎麼在這?」師父笑著點了點頭。二媽回來告訴二伯:「我趕集在路上看到李洪志師父了。」二伯說:「李洪志師父在美國,你怎麼能看到?」

二媽說:「真看到了。師父穿著白襯衫,藍褲子,臉上的皮膚粉丹丹的,很細膩。」二伯問:「你也沒見到李洪志師父長的甚麼樣,怎麼就認得那是李洪志師父?」二媽說:「我是在電視上看到的。共產黨在電視上說法輪功不好的時候,還把李洪志師父講話的錄像搬在電視上。」

我知道二媽與大法和師父有很大的緣份,就給他們買了一個裝有師父講法的mp3,讓他們聽。二伯和二媽都有心臟病,從聽大法後,身體越來越好。

有一次,二伯的第四個女兒給二伯買了一個毛魔頭和其他黨魁的瓷像,放在桌子上,二伯很喜歡。我讓他扔了,告訴他:「他們發動歷次運動害死了中國人八千萬,這八千萬冤魂能不問他要債嗎?放一個殺人犯的照片在家裏就不吉利,何況他們殺了那麼多人,能吉利嗎?」二伯不信。二媽也說:「你二伯不捨得扔就讓他留著吧。」

後來二伯心臟病犯了,躺在街上,被人送到了市醫院。住院後,一天天好起來了。就在醫院決定讓二伯出院的前一天,二伯突然死在了醫院的病床上。二媽哭的很傷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