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兩種結果

信大法延壽 不信大法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我把發生在我公公和我父親身上的事告訴給大家:一念之差,兩種結果;信大法延壽,不信大法離世。

我的公公是一個不識字的農民。由於在中共製造的「四清」運動時,公公家中田地、房屋、財產被中共無理沒收,被逼的全家老小闖關東。

二零零四年秋天來我家,那時他已經七十八歲了,由於腿腳不便拄著拐杖、脾胃也不好不敢多吃東西、胃脹打嗝,常吃中藥丸也不見好,身體總覺的疲乏勞累、貪睡且不願活動。剛來我家沒幾天,年輕時摔傷過的右腳踝腫起來了,沒法出門,公公跟丈夫說週末休息時去醫院看看。當時我們夫妻倆和孩子修煉法輪功已有六年了,我們深知大法的祛病健身奇效,但由於江澤民利用中共誣陷誹謗法輪功,實施「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丈夫和我多次被非法關押、甚至勞教迫害、開除公職,背井離鄉,公公因此對大法有誤解。因為到週末還有幾天,我們就勸不識字的公公先聽聽師父的九講講法錄音,我們也想借此機會讓他了解大法。

公公因無法出門,就坐在床上用心聽起來,覺的師父講的很有道理,非常認可。從小公公就相信有神佛,在短短的幾天聽法時間裏,他就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公公對我們說:有一天他在聽法時,看到一個圓圓的東西在他傷腿上旋轉並移動,想仔細看時又消失了。這種現象他看到了好幾次,幾天時間裏,腳踝漸漸的消腫了,也能下地走動了。

我們高興的告訴他,由於你相信了師父講的話,師父就用法輪幫你調理身體了。你看到的那個圓圓的東西就是法輪。公公聽我們這麼一說,就更加相信了,不再誤解大法了,他越聽越愛聽,腿腳好了,胃口也好了,也不貪睡了,身體越來越強健,多年不敢騎的自行車又能騎了,到今年已經九十週歲了。

婆家的親人們都說:公公如果不學大法,是不會這麼健康的活到現在的。公公也發自內心的對我們說:「這麼好的大法,江澤民要是不迫害法輪功,全國人不都得學了嗎!」

由於公公的這一善念,生命得到了延續。

再來說說我的父親。我的父親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離世,如果他要活著的話也已八十七歲了。他一生忠厚老實、從不多言,年輕時就加入了中共邪黨,文革時曾被壞人誣陷受到迫害,他深知邪黨整人的手段。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和丈夫、孩子還有母親相繼得法修煉,曾經體弱多病的孩子身體漸漸強壯,從未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誰能想到孩子在四歲前,我們還沒修煉法輪功時,我們夫妻倆全年的醫療費不夠孩子自己用的,還得經常讓父親幫著開藥給孩子吃。母親因修煉,多年的高血壓也不用吃降壓藥了,常年的腰腿痛也得到了抑制。平常的頭疼感冒,母親也就是看看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和煉功,幾天也就好了。而父親遇到這種情況打針吃藥也得好幾天才能好。

因修煉法輪功,我們夫妻和睦、工作努力、孩子聰慧,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美好父親都感懷在心。可是由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加之我和丈夫被多次非法關押迫害,我五歲的孩子曾經在長達四個半月的時間裏由我父母照看,給父親帶來極大的身心壓力,內心深深恐懼,害怕影響其他子女。後來丈夫被非法勞教後,我們全家去外地謀生,與父親相見甚少,每次見面談話也未能破除父親對中共的恐懼。

二零零七年底父親得了腦血栓,經治療出院後身體恢復還好。可沒想到,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丈夫再一次因修煉法輪功被邪黨非法抓捕判刑,父親平靜了幾年的生活又被打亂了,雖然我們遠隔千里,由於內心恐懼,怕邪黨上他家裏搜查,他把法輪功的講法磁帶偷偷拿走,母親多次朝他要他也不給。到了六月份,父親第二次腦血栓住院,從此臥床、大小事需要他人照料。那時我在外地獨自照顧孩子,還要去獄中探望丈夫。

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孩子中考結束後,我才同孩子回家看望父親。此時父親已小腦萎縮,不太認識人,扶坐床邊也要倒下,不能正常坐著,左側偏癱,左手不能正常抬起。扶著去床邊坐輪椅,左側腿使不上勁、站不直、不會挪步,全靠趴在別人身上用勁把他拖抱過去。我回去後,讓照顧父親的姐姐回家休息,我和母親還有孩子共同照顧父親。

我們每天教父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始時他總是說了上句忘記下句,我們和孩子也不厭其煩的告訴、提醒,一有空就問他,同時每天還讓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扶著父親坐輪椅時,有意識的告訴他要自己用勁、腿站直、自己挪步走。漸漸的我發現他能聽懂我說的話了,左腿越來越有力。也就兩三天的時間,父親就由原來的連拖帶拽到能自己有意識的挪步,真是一天一個樣,變化之大連我和母親還有孩子都感到神奇。

父親一天天清醒,有一天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自己加上了一句「李老師好!」並跟我們說,我這次回來是「傳經送寶來了」。還告訴我們他把師父的講法磁帶埋在了別人找不到的地方,等他好了他就去給找回來。父親的話讓我深深的感受到生命明白法的那一面對師父的感恩。

因孩子錄取的高中需要報到,我只能在家裏照顧父親兩週。在我和孩子要回家時,父親已經能在我和母親的攙扶下行走了,曾經抬不起來的左手也能摸到自己的頭了,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臨走時,我叮囑母親和姐姐給父親聽法。回家後與姐姐通電話得知父親很愛聽法,頭腦越來越清醒。

可是這段美好的時光僅僅延續了一個半月,二零零九年九月,姐姐突然告訴我說,父親不聽法了,說聽這個會掉腦袋的。由於父親知道中共還在迫害法輪功,即使自己坐在家裏也不敢聽,因這一念之差導致父親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離世。

希望能看到發生在我們家裏這兩件事的有緣人,能從中得到啟迪,不要再聽信中共邪黨欺騙的謊言,不要再誤解法輪功。我相信如果沒有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我的父親也會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生命得到延續,也會有更多的有緣人走入大法修煉中。真心希望善良的人們都能明真相,有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