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古稀姐弟被關押、構陷(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七月六日,哈爾濱市道裏區法院非法在看守所對綁架、構陷將近十個月的法輪功學員趙秀芝(今年七十一歲)所謂「庭審」,而整個庭審過程其實就是公、檢、法不法人員早已提前安排的一場構陷。

趙秀芝的胞弟趙林六十九歲,善良寬厚,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粘貼了一張「法輪大法好」不乾膠,被國保警察張緒民劫持、非法抄家,構陷到南崗區檢察院,被非法批捕。

'姐姐趙秀芝'
姐姐趙秀芝
'弟弟趙林'
弟弟趙林

姐姐在家休息被綁架、遭非法秘密開庭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晚六點多,趙秀芝在租住的家中休息。哈爾濱市南崗區蘆家街派出警察張暮松和孫鵬執行「上級」所謂「敲門行動」,敲門說要找原房主,而順勢進屋。他們看到房屋牆上貼有「法輪大法好」字樣年畫後猜測趙秀芝可能也是法輪功學員,在無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進行抄家,搶劫了四十多本法輪大法書籍和十幾本真相台曆,將趙秀芝帶走。先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因其不「認罪」被轉為刑拘,非法關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

南崗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張緒民曾對趙秀芝叫囂:你不夠判刑(真相材料數量不夠),我把你的真相材料撕成兩半,也給你湊夠數!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下午在哈市第二看守所遭秘密非法開庭。在庭審羅列公安的所謂舉證時,張緒民將一本本新年台曆拆開、按單張計算來湊數,充當所謂「證據」。

張緒民的惡意構陷不限於此。二零零零年,趙秀芝曾被綁架並超期羈押五個多月後回家。為掩蓋非法超期關押公民的犯罪行為,期間公安機關曾擬造了勞動教養審批意見書,但未曾出示給趙秀芝,而且也沒有對趙秀芝本人進行勞教。此意見書並非哈爾濱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審批的《勞動教養決定書》,但公安卻在此次庭審中,舉證說明趙秀芝被勞動教養過,妄圖藉此對她加重刑罰。

一張「法輪大法好」粘貼 弟弟被非法批捕

時隔八個月,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趙林在哈爾濱市南崗區粘貼了一張「法輪大法好」不乾膠,被蹲坑的南崗分局國保張緒民綁架到車裏,送到先鋒路派出所,讓先鋒路派出所單戰做的筆錄。先鋒路派出所所長王勝國、警察劉勝、付博涵、南崗國保張緒民等人伙同趙林居住地所在通天派出所警察孫寶川,在無搜查令、沒有立案決定書(其中張緒民和另一個國保警察沒穿警服)的情況下進行非法抄家,搶走法輪功書籍近百本及法輪功師父法像等私人合法物品。

張緒民等人非法將趙林刑事拘留。家屬多次找張緒民要求放人,張態度惡劣、罵人,還拿出「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架勢,讓家屬告他。

六月二十二日趙林已被非法批捕,目前張緒民還在繼續羅織構陷趙林的材料。

在中共各種運動艱難度日 修大法身心健康

趙秀芝、趙林姐弟倆都親歷了鬥地主、鬥資本家、三年飢荒、文化大革命等運動,又都被上山下鄉接受勞動改造,身心備受煎熬,歲數很大了才先後返城到哈市軸承廠。姐姐趙秀芝又經歷了一場不幸的婚姻,生活的艱辛壓得她整日愁眉不展,她獨自一人拉扯大一雙兒女,只得硬撐著;弟弟趙林下鄉返城後,家裏底子薄,經濟條件一直不太好,看不見亮的苦日子,使他唉聲嘆氣,抽煙、喝酒,不幹活,整日愁眉苦臉、提不起精神。

九十年代初,法輪功以他對人道德品行的提升和祛病健身的奇效,很快通過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傳遍冰城,當時在哈爾濱軸承廠文化宮禮堂開辦過多期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學習班,數以千計的人得法受益。

姐姐趙秀芝修煉了法輪大法後,走出了不幸婚姻的陰影,人變得樂觀了,更加溫和,處處為他人著想,家裏家外操持的妥妥當當。為兒女減輕負擔,承擔了一切家務,還給女兒看大了兩個孩子。二零零一年左右她小腿部前後同時潰爛,化膿化水,腿爛的快要見骨了,整個小腿剩下不到一半的肉。那時她家裏沒有錢,兩個孩子還小,微薄的工資娘仨勉強糊口。她用心學法煉功,小腿神奇的復原了,沒花一分錢,沒烙下任何殘疾。二零一五年她發現在肋骨下腹腔內有包狀物,時而疼痛,而且身體出現消瘦、厭食、乏力的症狀,她仍然靠堅信大法,學法煉功,大概半年的時間,身體又完全恢復正常,她自己沒花一分錢,也沒給國家增加一分錢的醫藥開銷(那時退休職工是可以去單位報銷醫藥費的)。

弟弟趙林看到姐姐修煉法輪功後久違的笑容常掛在臉上,為她高興之餘,於九六年也修煉了法輪功,生活有了奔頭,他迅速戒掉了煙酒,整日裏身心愉悅,整個人都變了。

善良寬厚的弟弟

退休前,趙林是工廠庫房管理員,大工廠裏日用品是應有盡有。社會流行一句話叫:「管錢不如管物」,「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他按照法輪功師父「不失不得」的教導嚴格要求自己,面對庫裏的公家財產從不動心,家中生活條件艱苦,但他家沒有一件從單位拿的物品,哪怕是一根針都沒拿過。

趙林退休後,找了一份為電信公司巡護光纜線的工作補貼家用。單位有時不能及時給工人開資,他用自己微薄的退休金墊付同事的工資,讓同事安心工作,為單位解憂;一次護線的有位姓韓的同事,說是沒錢交養老金,愁的夠嗆,他從自己的工資中拿出一千五百元借他應急,並且錢一直沒有還。他都從理解別人難處的角度,不與人索要。

趙林六十四歲那年入秋的一天,他在騎著自行車巡線時,被後面飛快駛來的電動車撞倒,他躺在血泊中不省人事,肇事者嚇得趕緊叫了120救護車送到中心醫院救治。他鼻樑骨骨折,多處擦傷。肇事者及家人心虛,也怕訛詐,六、七個人吵吵嚷嚷地辯解、推責任。老人醒來後平靜地對他兒子說:「咱是修煉人,他不是故意的,別難為他,咱們回家吧。」肇事者怔怔地不解地看著他,呆了。最後,他連肇事者的電話和姓名都沒留,沒要人一分錢就回家了。

小區鄰里之間看到誰家有難處,他都盡其所能主動幫忙。有次小區全面停水三天,他用自行車從很遠的地方運水,給鄰居們送去。別人家的木製家具壞了,他免費給人家修理。

鄰居們得知善良的老人被抓了,紛紛在家屬去公安要人的信上,摁手印、簽名,證明趙林是好人,應該無罪釋放。

受人尊敬的古稀老姐弟,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深陷大獄,令無數人唏噓落淚。人們慨嘆,兩位七十歲的老人能破壞了哪條法律的實施?分明是共產邪黨壞事幹絕,懼怕真、善、忍,草木皆兵故意陷害!請海內外正義人士,伸出援手幫助兩位老人早日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