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改變觀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網上刊登的同修背法心得,我都會去看。背法的方式,或一句一句的背,或整段的背,或者整篇章節的背。不管哪一種背法都要求入心,不丟字、不多字、不錯字。

我背法時,要求自己背出的字能夠清晰的落在心上,即使閉著眼,也能看到這些字刻在心上,只有這樣,我才會覺的自己是在背法,是溶於法中。

隨著不斷的背法,最大的改觀是心的容量擴大了。以前我很容易為一些小事和家人、和同修鬥,或者明明知道自己是錯的,但總有那麼一點唧唧歪歪的人心,不能徹底放下。

自從背法後,每當遇到矛盾,為一點小事情緒波動時,我都會抓住這些細小的負面情緒去修自己。心裏常常誦念:「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直到心中坦蕩,不計較為止。

在背法中放下自我

在媒體項目中,主管分派我做一個專題,前後花了三個月。第一遍做完後,同修說,一上來就跑題,主線不清晰,結構很散,語言也沒有感染力,需要返工。我就按照同修說的修改。修改完之後,同修說了一句,比上一次要好。但接下來都是很多的修改建議,其中包括我的中文語法有錯誤。當時,看到這一條我的自尊像是受到很大衝擊,覺的自己好歹也寫了七、八年了,要不就是自己太無能,要不就是同修太挑剔。後來,在學師父講法時學到:「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就沒那個正念。」[2]我才反應過來,我缺少正念。然後我再去按照同修說的認真修改。正念增強了,觀念也改變了。當時我的感受是,哎呀,我真是好有福。也覺的給我提出那麼多修改建議的同修,她真是好善良,真想擁抱她。

專題做完了,在常人中會認為,那個主筆一定起的作用最大,功勞最大,因為他最辛苦。因為持續的背法,使我改變了很多的觀念。我會認為,作為主筆,即使再辛苦,也只是動了動手而已。一切都是大法賦予的,都是大法的資源,我不能有貪天之功的心。

在不斷的背法中,我開始理解神應具備的狀態,也能理解到在神界佛界,不是看誰最辛苦,誰的威德就大,只看心性。

背法使我擴大容量

一天,背到「關於天目的問題」[1]時,師父說:「心性上來了,別的東西都跟著往上上;心性上不來,天目那點精華之氣也不會往回補的」[1],這使我想到項目中的一種狀態。有時項目中會出現爭論誰對誰錯,或者身為執筆,需要按照第一負責人的建議,大量改動成員的文稿,造成稿件面目皆非,繼而引起系列的矛盾和糾紛。在這段法的指導下,我理解到密勒日巴的一種狀態,他蓋房子蓋錯了,就得拆;蓋對了,也得拆。我們認為的對和錯,在神的眼裏,都不重要。即使他很對,為了給他清除業力,馬爾巴還是讓他把房子拆掉,從新再蓋。最後的一座房子,蓋到第七層,密勒日巴也沒有蓋完,他的師父就讓他去蓋大客店。他一個人蓋七層,之前還蓋了幾個,都給拆掉了。不會因為密勒日巴把房子全都拆了,他之前耗費的時間和苦心,都失去了修煉的意義。也不會因為,他把房子拆了,他修煉的目標就沒有了。從修正法角度看,反而是,修煉的精華更好的保存下來。因為他吃苦了,他消業了,心性昇華了,所以精華的東西反而是在往回補。

一天早上,我和同修做一份真相資料。這個同修把圖畫的很模糊,看上去字跡不清楚,就像隔著一層霧。我就跟他說,你把圖畫的清楚一些,這樣打印出來效果會好。同修說,現在就流行這個。我一聽,心裏就很窩火,心想師父在法中講了印象派抽象派的藝術都是變異的,你還要採用?同修也不高興了。當時我就想,本來他都已經錯了,我還要包容他?我是不是好壞不分、善惡不辨啊!就在這個念頭冒出來的同時,我看到另一層,就是大覺者的胸懷非常大,他可以大到對人中的一切過錯忽略不計,只要這個人想修煉,就無條件的去加持他。這樣一想,我再看看之前的態度和語氣,就知道我錯了,真是錯了,趕緊修正自己的態度。過了一會兒,我回頭一看,這個同修把圖畫的非常清晰。

背法使我開闊了思路,能夠跳出表面,去看問題的實質,不再執著表面的對和錯,容量也就漸漸擴大了。

放下自我 領會慈悲

在做一個神傳文化項目時,開始時信心滿滿。但做到中途,心裏產生了厭倦的情緒。我就想找一找,厭倦的背後是甚麼?發現厭倦的背後,是對師父苦心安排的一種排斥,但是念頭是無意的。我一下明白,原來排神的因素在我身上是這樣體現出來的。厭倦的問題解決了,但項目的進展還是很緩慢。

一天,我想應該怎麼解決呢?思考中,忽然聽到震耳欲聾的音響聲,好像震的整個房間都在動。以前聽到噪音會很懊惱煩心。但是那天,我聽著噪音,轉念想到一個問題,甚麼是慈悲?當時我理解到,在表面看似受到干擾的時候,在別人的表現和我的認識有很大差異的時候,我都還能站在為他的角度,去理解他,去寬容他,這就是慈悲的又一層涵義。我剛明白,噪音一下就停止了,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一樣。當時的狀態,就真的體會跳出了情,才有慈悲,那是更美妙的東西,真的很美妙。就是在這樣的理解了,做完一個專題。

我在背到「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1],師父講到:「你自己煉出的那個功,在極微觀下,那個功的微粒上和你的形像一模一樣。到走出世間法的時候,你就是佛體修煉了。那功都是佛體形狀的,非常漂亮,坐在蓮花上,每個小微粒上都是。」[1]

背到這裏時,我叮囑自己,一定要放下不同層次中的「自我」,放下從「我」這套系統上發出的一切證實自我的念頭,這樣修出的功才是純淨的。於是,就像回放錄像一樣,使我看到在做項目時,過程中的一些具體表現。

每次在做項目之前我會想,「我」要這麼做,「我」要那麼做,有時安排的很好,但就是做不到,白白的浪費了很多時間。常常為此苦惱。現在理解了,因為我還沒有去做,這個後天的「我」就已經把「自我」的一切擺在了第一位;還沒有去做,就已經把「自我」的一切想法擺在了顯要位置。在此基點上,去做大法項目,當然結果適得其反。錯誤的基點,使我停留在原點,無法推動項目的進展。

做項目,雖然需要人這一層的專業和技能,但是真正作成的項目,並不在於手段有多高明,誰怎麼能寫、能幹,而是整體的修煉狀態符合了法的要求,心性到位,自然會開花結果。

以前背法,師父講到天體的運轉,煉功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景象,好像星星在轉,天體在轉,非常龐大。我就看看我自己,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的人。就這麼一個小小的人,還有那麼強烈的自我,很多的觀念,就覺的自己好慚愧。有了這樣的對比,反而就更想做好。

背過幾遍《轉法輪》後,我理解到為他的多重涵義:修好自己,才能做到真正的為別人好;無條件的向內找,在捨棄執著的過程中,就能轉變成為他的思想;能夠放下自我,包容他人時,也是為他的一層涵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