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指引我走入大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我是男學員,今年六十二歲,以打工維生。我生長在一個貧窮的家庭。父母很相信神佛,從小就經常帶我去廟裏燒香、拜佛,所以自幼我就信神敬佛。

走進大法

一九九八年初,我去異地包工程。一天晚上休息時,我看到甲方的一個年輕人在盤腿打坐,看他的坐姿,好像已經煉了很多年了(後來才知道他煉功還不到三個月)。當晚,他突然從另一個房間出來,向我這裏走來,我突然覺得他怎麼不像昨天看到的那樣?身體非常高大,我還以為是幻覺,就走過去用手摸摸他的肩膀,能摸到他,不是幻覺。我好疑惑,為甚麼會是這樣?他煉的甚麼功?就產生了一種羨慕之心。突然又想起自己信佛教有幾十年了,和尚們不是說過「不二法門」嗎?

這位年輕人拿來一本書翻開讀到:「有的人講:我多掙點錢,把家裏安頓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當我聽到的瞬間我的身體就像接上了電源,感到電流一下通了全身。「這不是我心裏想的嗎?我以前就是想先把家裏安頓好了再去修道。這是一本真正指導人修佛的書啊,這才是我要找的佛經啊!」

大法洪傳,我終於找到了!於是,我放棄了這項工程,轉交給別人後就回到家鄉找大法書和煉功點,開始學法煉功。後來才明白是師父慈悲救我,用這種方式讓我走入大法修煉。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學法修心 做好人

通過不斷的學法修煉,《轉法輪》的法理漸漸在我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我要做一個好人,一個「真善忍」的好人。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在社會上,不論是在哪個環境下,我時時刻刻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得法半年後,朋友叫我去廣州幫他經營公司。在工作中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得到老闆的信任。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犯罪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我擔心老闆被中共的謊言欺騙,就給老闆講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怎麼好,老闆很認可,並提醒我:「注意安全。」

一天,一個越南商家來公司訂貨,因為當時面值一百元和十元的顏色很相似,他把一百元的當成了十元數給了我。晚上合賬時才發現賬上多出一千多元,後來查找原因確定是那位越南商家多付了款。但當時無法聯繫上他,直到他再次來我們公司訂貨,我把他上次多付的款退給了他。他用不標準的普通話激動的說:「沒想到當今還有這樣的好人。」他看著我手上拿著《轉法輪》,便說:「好人哪!你要注意安全!」一個外國人都知道共產黨的邪惡,所以才對我說出這番話。

一九九九年底,老闆在浙江義烏的生意不太好,他讓我去義烏幫他經營。當時,廣州火車站對每個乘客的行李都要進行嚴格的檢查。自迫害前我身上就總帶著十幾本大法書,這次也不例外。安檢不僅要查行李,還要檢查身上所有的東西。我沒有怕心,心想:「法不離心,書不離身」。我用了一個普通的塑料袋裝著所有的大法書,提在手上等著過安檢。很長的隊,這時我前面那個人不知為甚麼被安檢人員叫到一邊去了;而我後面那個排隊的人突然與安檢人員熱情的打招呼,好像久別重逢的朋友,又是握手,又是遞煙。安檢人員也不管我了,我帶著大法書順利的登上火車,順利到達義烏。老闆給我交代工作後,把庫房鑰匙給了我,他又回廣州去了。

經營中有個已經成了自然的規定:只要有商家訂貨,我可以按照訂貨單的總額提取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中介費。但我從未拿這個中介費,因為我是法輪大法修煉人,必需按照師父的教誨: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老闆信任我也是因為我是大法修煉人,是按照「真善忍」做的好人,我不能因為工作之便為自己謀利,因為老闆已經給了我一份工資。在這世風日下,道德急劇下滑的大染缸裏,我要守住這份高尚的道德,做一個合格的大法修煉人。

在中共邪黨迫害不斷升級的時刻,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只是為了自己要掙多少錢,更應該去證實法,揭露中共邪黨毒害眾生的謊言。於是,我給老闆寫了辭職書,回到家鄉和同修們一起走在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路上。

修煉路上不斷提高心性

修煉初期,由於學法不深,把做事當成修煉,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曾遭受過兩次綁架、勞教、判刑迫害。從黑窩回到家後,認真學法,查找自己的人心,並且用法來歸正自己,使自己的心性不斷得到提高。提高心性的事例太多太多,但我都能用正念對待,並用法來衡量自己。

特別突出的一件事是:去年的一天,我地的同修A去異地拿資料,異地同修做資料的任務無形中增加了很多,影響到學法。異地同修與我交流此事。我說,這事我們當地應該能解決。於是我把異地同修的想法轉告給A同修,讓A不要再去異地拿資料了,況且那也不安全,就在當地解決吧。A同修馬上提出要求:要我把資料送到她家裏,並且資料要做到符合她的要求。當時我沒完全同意她的要求,也沒多解釋。

幾天後,A突然來到我上班的地方,指著我的鼻子大罵:「你是修煉人嗎?別人都給我說了些事情……」我馬上想起師父講的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我很冷靜,笑著說:「姨,不要生氣,都是我的錯,對不起你,是我沒做好,我事先應該給你商量再決定。」這時我就找自己的問題,哪裏沒做好而讓同修如此生氣?我找到了,是我在做事前沒有與同修交流,而是自己做主決定,這不是黨文化的做法嗎?好像個常人中的領導一樣處理事情。我做錯了,我在心裏給師父承認:「師父,我做錯了,以後我會好好的修自己,去掉常人的一切不好的心。」

這時A同修的氣也消了,臉也不紅了。我送她下樓時她說:「我也不應該發那麼大的火。」事後,我幫A建起了家庭資料點。

抓緊時間救人 完成使命

為了更多的救人,我與同修整體配合開展了很多講真相項目。去年,省城同修告訴我說:「又有一個很先進的救人項目,你在當地推廣推廣。」同修說的就是用WiFi服務器把真相傳給眾生。可是,在做的過程中,有些操作是英文,這對我這個只讀了七年書的人來說還真是遇到很大的難題呢。

於是我帶著服務器和說明書去找一位大學生同修希望得到她的幫助,因為她比較懂技術。可是她看了看服務器和說明書後說:「這個很危險,不要推廣。」

沒辦法,同修不願做,那還是我自己做吧。我求師父給我智慧,我就自己先去做實驗,拿著服務器到商場、醫院、公園、酒店、公交車站等人流多的地方,讓有手機的人多看看大法真相。

功夫不負有心人,晚上我查看記錄,當天都有一百多人看了真相。這個項目真好,我一定要給同修介紹,因此,我便跟那些還走不出來的老年同修交流,讓她們都能走出來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很快,幾十個同修都買了這種服務器,並且每個同修的服務器每天都有十來個人看真相,還有「三退」的。

隨著用真相服務器傳播真相的同修多了,我的事情也相應增加了。因為很多老年同修不明白為何要正確使用服務器,經常有使用時間太長了把機子燒壞的,還有如何查看點擊真相人數和處理「三退」的人等等一些事後服務的事情。機子有問題了同修都到我上班的地方讓我解決。於是我又開始學習查看點擊人數和「三退」人數的方法,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很快掌握了這方面的技術,現在當地用真相服務器救眾生做的很好。

神奇的電瓶車

我的電瓶車已經用了三年了,我買這輛電瓶車是專為做大法的事用的,因為它能節省我很多路上的時間。前些年是用它和同修們一起出去送資料和貼真相不乾膠,現在是用它上門幫同修們解決真相服務器的問題,和其他大法的事情。

奇蹟是: 電瓶車的電池早就該換了,去年電池充電後用不了多久就沒電了,同修建議他拿錢給我換一個電池。但是,我認為我的電瓶車是來為大法服務的,應該處處顯出神奇,和我一起做師父安排的救人的事。我沒有了想換電池的想法。就在我的這一念出來時,電瓶車的電池和新買的電池一樣了,充滿了電後能跑很長時間。

正法已經走到最後了,我不會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一定抓緊時間學好法,修好自己,和同修們整體配合好,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