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師:大法淨化身心、開智開慧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一名在大陸高校工作的大法弟子,從二零零三年秋天正式走入大法修煉,到如今已經十幾年了。在這些年裏,修煉使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

我在學生時期身體較弱,低血壓、低血糖,經常感覺疲憊,有時候整個冬天都處於感冒狀態,嚴重影響了學習和生活。工作以後,由於所從事的科研工作經常接觸有毒有害物質,防護措施做不好,身體狀態更差了。結婚生子後又落下了腰痛的病症。

出於祛病健身的目地,我開始跟隨母親學法煉功,從此走入了大法修煉。自從修煉以來,我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信師信法,十幾年沒再吃過一粒藥,所有的病症在不知不覺間就不翼而飛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現在的我無病一身輕,健康快樂。

我以前讀大學時偶然的原因學習了現在從事的專業,心裏並不喜歡。因此學習不是很努力,總想轉專業,後來沒轉成,碩士、博士也就按部就班的讀下來了,不過總覺的不夠理想。修煉以後,通過學法我知道甚麼事也沒有偶然的,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好自己的工作,在任何環境中都要修好自己。

在科研工作中,我深深體會到了大法開智開慧的神奇力量,往往在工作中遇到難題時得到啟悟,峰迴路轉,問題得到順利解決。我所在的學校很重視科研工作,科研經費的多少和發表論文的數量都是考核及評職的重要指標。但目前在大陸的學術界,為了達到考評、提職或評獎等目地,弄虛作假的現象很嚴重,假數據、假證書、假學歷等比比皆是。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因此我在撰寫論文時都會認真審查核實實驗數據,確認無誤後才會投稿發表。儘管我現在承擔著雙倍的工作量,工作很辛苦,但我不抱怨,不攀比,只是默默做好自己的工作。在年度考核和工作總結中,客觀填寫工作業績,不虛報、不誇大。

二零一二年評職稱時遇到了一個較大的心性考驗。那一次評職我看了網上公示的報名材料後發現我的工作業績和別人相比有很大優勢,周圍的同事說我肯定能評上,甚至領導都說我的業績比別人好。但是結果公布後名單中並沒有我。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太意外了!我哭了!傷心,委屈!簡直想找領導去理論。同事也為我抱不平!幾天後冷靜下來想這件事情,忽然想起師父講的一段話:

「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1]

猛醒過來,我是修煉人,怎麼能和常人一樣爭名逐利呢?師父在利用這件事去我的利益之心啊!

繼續向內找,發現了許多執著心,最嚴重的就是妒嫉心,還有爭鬥心、愛面子的心、攀比心、看不起別人的心等。我從小就學習好,儘管為人做事一貫低調,但內心裏總覺的做甚麼事都比別人強,升學就業也都是順風順水的,沒遇到過甚麼挫折,長期下來就積攢了這麼多不好的心。再往深想想,這些心的背後隱藏著的是一顆骯髒自私的心,與大法弟子「先他後我」[2]的境界差的太遠了,自己不禁對評職之後的表現感到羞愧和汗顏。

自此以後我真正學會了遇到矛盾向內找。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3]生活和工作中的每一件事情都和我們的修煉息息相關,都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只有多學法,多向內找,才能不斷提高層次啊。

學校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在我所接觸到的老師和學生當中,有不少人迷信實證科學,不相信神佛存在,總認為現在人類的科學技術很發達了。這種觀念嚴重影響了他們明真相、得法。我在工作中會利用各種機會給他們講史前文化,講一些大科學家相信神佛做出重大發明的故事,開拓他們的思路,破除那些固執的觀念,然後再講大法真相,效果較好。

我還想到除了公檢法人員外,中學和大學的教政治、歷史、哲學、法學課的老師,還有做學生「工作」的老師,他們如果對大法有不好的認識,不明真相,很有可能會影響到學生對大法的認識和態度,這就關係到這些人將來的前途和命運。因此這幾年我一直重視給這些人講真相

一點修煉心得與同修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