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第一監獄的罪惡仍在延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2018年4月10日前後,遼寧省瀋陽第一監獄的第二監區有犯人酒後打架,一名差4天將出獄的犯人被活活打死。為此全監獄召開會議,二監區獄警隊長王琳在會上威脅道:誰對此事議論,散布有礙改造言論,就從嚴從重處理。監獄管教獄長王琪在會議上公然講:違規違紀,打死活該。監獄教育科巡迴播放會議錄像,召集所有在押人員在監舍觀看錄像,製造恐怖氣氛。

瀋陽第一監獄每年死掉的普通犯人40人以上,生活質量很差,犯人生病不給治療,很多病得嚴重的沒人管沒人問。有的人病得都不能起床了,大冬天卻被管事犯人拖到水房洗冷水澡,理由是「讓你裝病,給你好好治治」。有的人死了,監獄裏搞假搶救,醫務人員(往往是懂點醫療知識的犯人)趕到後,假裝對死人做甚麼救治,做假病歷,隨便更改死亡時間,每個部門、各個環節都配合默契,全監獄的警察和犯人都心知肚明卻敢怒不敢言。

傳染病極多,肺結核太普遍了,一個小分隊50多人就有2─4個;一個小監區150人左右就有10幾個,有了傳染病本來是要住醫院的,可監區以各種理由一拖再拖,搞得人心惶惶。得肺結核的原因主要是勞動強度大、休息時間少、飯菜質量差,以及車間加工服裝灰塵嚴重。頭幾年犯人沒有白天沒有黑夜幹活,平均每天要勞動16個多小時,有的監區全年只能在新年期間休息幾天。

全監獄各監區多年來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李尚詩,一直在高戒備監區被強制轉化,曾經大冬天被綁在有水的冰冷地面上長達一個多月,於2013年冬天被迫害致死。有個姓胡的法輪功學員,70多歲了,一直關押在高戒備監區。一次會見時,因拒絕穿馬甲被暴打,毆打中發現他身上帶有揭露高戒備監區惡行的紙條,警察更加窮凶極惡,立即不讓會見,押回高戒備。高戒備監區長宋長德(犯人稱「宋大腳」)知道此事後多次踢打胡,變著法子折磨他,還大聲吼道:我寧願在這裏整死你,也不能讓你把信息傳出去整死我。宋長德經常對法輪功學員說的一句話就是:「你知道這裏死多少煉法輪功的嗎?」

高戒備監區一直在搞強制轉化,秘密關押法輪功學員,連一般警察都不知道這些無辜人的真實處境。秘密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不和其他被嚴管犯人關押在一起的,在高戒備監區轉化不成的學員就分到生產監區,在生產監區不接受所謂「改造」的,毆打折磨後,再押回高戒備監區進行無底線的新一輪折磨。

高戒備監區表明非常乾淨、明亮,但是不讓吃飯、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喝便池裏的水,都是常用手段,逼迫其他犯人毆打辱罵法輪功學員,煽動其他犯人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不讓所有犯人跟法輪功學員說話,否則就要嚴肅處理。各個監區都讓犯人二十四小時全方位監控法輪功學員,隨時都可以彙報情況,如果沒有口頭上或書面的情況彙報,那些警察就有脾氣,說犯人辦事不力,受到嚴厲的批評,搞不好馬上換人監控,事後警察再從各方面打擊報復不配合警察的犯人。搞得很多普通犯人敢怒不敢言,背後都罵警察光搞些見不得人的事。

「瀋陽監獄城」是2001年由時任遼寧省省長、人權惡棍薄熙來親自主持興建的中國首座監獄城,耗資10億元人民幣,佔地面積2000多畝,於2003年夏天完工,包括瀋陽新入監監獄、瀋陽第一監獄、瀋陽第二監獄、瀋陽女子監獄以及省監獄總醫院等。這個被視為薄熙來「重要政績」的監獄城,是中共扼殺與殘害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精神與肉體的「罪惡淵藪」。

監獄城裏的瀋陽市第一監獄,位於瀋陽市於洪區育新路3號,是由原瀋陽第一、三、五監獄合併重新組建,於2003年10月21日整體搬遷至此。該監獄佔地面積24.5萬平方米,主要關押重刑犯,與瀋陽第二監獄僅一牆之隔,與遼寧女子監獄、新生監獄等隔街相望。2008年到2017年4月25日監獄長是王斌,2017年4月25至今監獄長王洪波。

由於瀋陽監獄城的設計規模超大,關押人數處於不飽和狀態,自2005年起,司法部勾結廣東、浙江等地司法局,將南方監獄中的部份犯人調往瀋陽監獄城。由於服刑人員被奴役,可創造巨額利潤,這種監獄之間的服刑人員「調配」,具有了人口買賣的性質,接收監獄要按人頭給調出監獄「費用」(如果真是監獄小、裝不下,應該是調出監獄給接收監獄「費用」)。

2010年,瀋陽第一監獄開始著手投入3000萬元建造「高戒備」監區,在世界監獄史上恐怕也是舉世無雙。它表面的安靜有序「管理規範」與其實質的陰森恐怖已達到高度「和諧」。即使在監獄內也有一些警察對於獄方斥巨資建造高戒備監區不理解,這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江氏流氓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用意歹毒。

早在2007年底,監獄城內的男性法輪功學員即被集中在瀋陽第一監獄。主要是將瀋陽第二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分別發往遼寧東陵監獄和瀋陽第一監獄。這主要因為當時在瀋陽第二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集體反迫害,監獄當局以迎奧運的名義做了人員調配,其根本目的是把法輪功學員轉移到更邪惡的環境中。

如果比較瀋陽第一、第二這兩個監獄的邪惡程度會發現,儘管瀋陽第二監獄被曝光的內部混亂狀況比較多,但事實上,這種內部混亂被曝光本身即表明瀋陽第二監獄在執行邪黨高壓管控方面比瀋陽第一監獄稍遜一籌。瀋陽第一監獄最大的邪惡之處在於:不管用何種殘忍手段迫害死多少法輪功學員、折磨死多少犯人,它都能夠最大程度地掩蓋罪惡和封鎖消息。

2012年初,高戒備監區建造完畢、各種人員配齊後,瀋陽第一監獄著手所謂「在監獄內消滅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明確提出:只有兩條路,要麼死,要麼轉化。同時,在遼寧省內也對男性法輪功學員做了調配,盤錦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分別劫往瀋陽第一監獄和遼寧東陵監獄。

當時「轉化」在各個監區和高戒備監區同時進行,基本手段就是被稱為「熬鷹」的長期剝奪睡眠。這是古代最著名的酷刑之一,在摧毀人的意志從而致人精神崩潰方面具有相當的殺傷力。中共邪黨對於意志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嘗試了古今中外所有的酷刑手段之後,通過比對,最終把「熬鷹」作首選。在國際醫學界,出於人道主義考慮,沒有實驗證明人最長可以堅持多少天不睡眠。但是對小白鼠的實驗表明,連續剝奪21天睡眠後,小白鼠會死於心臟衰竭。

除了熬鷹這種基本手段外,參與迫害者還可以隨意使用各種輔助手段。高戒備監區使用過的手段有:上大掛(將手腳劈開吊起),抻地環(四肢抻開固定在地上),坐老虎凳,用牙籤支開眼睛不讓睡覺,往眼睛裏噴辣椒水,用棉籤戳耳朵、戳鼻孔,把油筆芯折彎後從鼻口一側插進去從另一側竄出來,用開水燙,同時用幾個電棍高強度的電擊全身,電擊生殖器,用冰塊冰凍睪丸,強行戴著高音耳機,聽播放誣蔑大法的言論等等等等。

盤錦市林產工業公司經理、法輪功學員李尚詩,在高戒備、監獄教育基地以及監區長期遭受酷刑折磨。在高戒備的老虎凳上,李尚詩被連續剝奪睡眠十七個晝夜,其時正值夏季,雜役犯孫有才到院子裏找各種毒蟲塞到李尚詩的衣服裏,任毒蟲叮咬。還有一次,李尚詩被手腳抻開固定在地環上。期間,竟然有雜役犯找來稜角分明的石頭,不斷塞到李尚詩身下。李尚詩於2013年11月22日下午在高戒備突然大口吐血後被送往監獄衛生所,當晚轉往監獄總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葫蘆島法輪功學員郭春佔遭受許多酷刑折磨:強制勞動、無數次毒打、蹲小號、坐老虎凳、加戴刑具、電棍電、電燈泡照眼睛、小太陽(電暖器)烤臉、冷水澆頭、野蠻灌食、用硬質飲料瓶灌上水擊打頭和臉部、飲料瓶灌上開水燙身體、用螺絲刀起結痂、用打火機擀肋骨、用約束帶死勒心臟部位等等,2013年7月走出監獄時,郭春佔後背皮膚壞死、牙齒被打掉,已成永久性的傷殘,內臟器官出現多種病變。2015年4月30日凌晨三點,郭春佔含冤離世。

據高戒備的雜役犯人稱,瀋陽第一監獄遭受酷刑折磨最嚴重的就是李尚詩和郭春佔,現都離世。關於郭春佔遭受迫害的更多情況,請參考明慧網文章:《郭春佔在葫蘆島教養院、瀋陽第一監獄的遭遇》。

在高戒備之外的各個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迫害從2012年2月份就開始了。這也是「血腥均霑」政策的一部份。高戒備用以對付最難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而各個監區也必須被迫參與迫害。

瀋陽第一監獄各監區參與迫害基本方式是:在犯人宿舍的每層樓都有一個大約十平米的「警察談話室」,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小黑屋」就由這個談話室改造成:窗戶和門都用棉被一樣的厚簾遮住,即使晴天白日,屋內也露不進一絲光線。夜半時分,專用於烤炙法輪功學員的大功率燈泡或小太陽電暖器會發出血紅色的光,不同於一般宿舍的白熾燈光,但也完全被厚簾遮住。法輪功學員被四肢銬在老虎凳上,強迫看誣蔑法輪功的光盤,晝夜不許閤眼。

瀋陽第一監獄獄長王斌,多年來一直被舉報,和已經入獄的張家成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竟然於2018年初升遷到遼寧省管理局。而接替他做瀋陽第一監獄獄長的,是同樣背負血債的王洪濤。王洪濤多年擔任省監獄管理局教育處處長,是遼寧省監獄內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在王斌任瀋陽第一監獄獄長期間,死在監獄裏的法輪功學員被證實的有凌源的侯彥雙、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劉佔海、盤錦的李尚詩,鞍山市岫岩縣法輪功學員王世賢可能也死於瀋陽第一監獄,郭春佔是被該監獄迫害致傷痕累累出獄後死亡的。

瀋陽第一監獄高戒備監區,即其十九監區,監區長宋長德、獄警隊長金旭、教育幹事徐博文等,利用一幹心狠手辣的犯人,在監獄和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省司法廳的庇護之下,肆無忌憚迫害善良人。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報,時辰未到。獄警隊長金旭的兒子已遭惡報患尿毒症,而金旭本人最近也被停職調查。中共邪黨已徹底走到了窮途末路,這已經是看得見的現實。迫害大法徒的滔天罪惡,是參與迫害者永遠無法贖清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