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邪惡 走出公安局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得法近三年的大法弟子,遺憾自己沒有看到九九年前大法洪傳的盛況。自從得法以來,感覺大法太好了,師父太偉大了!大法弟子們太偉大了!總覺的自己得法太晚了。可千萬別再錯過師父安排的正法之事啊!得法六個月時,我就開始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了,我覺的我得跑步才能趕上走在前面的大法弟子。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而我們能做的是那麼的少。

年前我所在的市區多處出現誹謗大法的邪惡展板,因那個地方大多是旅遊地區,對世人的毒害是相當大的。我就與同修商量配合清除了幾處展板。但年後邪惡又從新換上了邪惡內容,邪惡展板還加了把鎖和一個玻璃罩。經過和同修們交流悟到我們還是真相沒講到位,才使邪惡鑽了空子一再控制不明真相的世人對大法犯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當地同修決定加大力度發正念和大面積大量發放真相資料等。就這樣年後我基本上是每天都出去面對面發放真相資料,晚上出去貼不乾膠。每天發放幾十份乃至上百份真相資料,在我面對面發放真相資料的時候有幾次都出現了世人爭搶資料的場面。不到一個月時,一處誹謗大法毒害世人的邪惡展板全部換下,換成了其它內容。這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發正念、發放真相資料所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

有一次,因前一天下了一天的雨,沒有出去發放資料。當天是週五,我特別想出去發資料,就覺的現在時間很寶貴,救人急啊!當時天還是有點陰,就準備了兩大包資料,到了一個遊園裏,因前幾天我在此處發過資料,一百多份資料,不到一小時就發完了,就想我還到那裏去吧!就這樣我開始在這個遊園裏發資料和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我一邊發一邊講,很順利,就在我快發完時,背後突然有人抓住了我,我一看是兩個協警,問我發的是甚麼?抓住我不放,一個協警翻開我的一個包,看到包裏還有二十多份真相資料,就打電話報了警。我當時就給這個協警講:我是法輪功弟子,我是免費發的資料,好讓老百姓了解真相得救。我發真相資料是合法的,人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他們就說:你跟110說吧。

當時我看到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我想這不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嗎?我就大聲的對圍觀的人講法輪功真相、講藏字石、三退保平安,講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共不讓煉。揭露天安門自焚騙局,還有活摘大法學員器官等等真相。

人越圍越多,我就越大聲講。在講真相過程中我要協警出示證件,他給我看了一下,我馬上抓住說:我知道你叫某某,我記住了,你最好不要這樣,這樣對你不好,放手!他們收斂了好多,也不怎麼說話了,我對著人群講他們也不管了。

在整個講真相的過程中,有正義直言的,也有一些被邪惡灌輸謊言而對我指責的。我就針對幾個不明真相的世人給他們講。有一個大爺說:姑娘,你快走吧!別再跟他們講了。這時我才想到,是啊!我不能在這等著110來呀,不能讓他們犯罪。

我快步向馬路這邊走,又被另一個協警抓住了我的包,大聲說110馬上到,不能走。我當時也沒有怕,就是想著講真相,因為我往這邊走,剛才聽真相的人有跟來不少人,聽真相的、看熱鬧的又圍了一片,我就又大聲講大法的真相。

我講了一會兒,110的警車來了。下來兩個警察,拿著本子問是誰報的警,那兩個協警說他抓了個法輪功發資料的,還說我發了好多好多,當時在場的有些人還拿著我發給他們的真相資料。兩個警察對那些人說:你們還看這個。當時有個人說這是發給我的,我就看!他也不給警察。警察對我說:上車吧。這時我又繼續講真相,在場的有些人就說:人家不就發點資料嗎?!至於嗎?但也有說些不好聽的話。那兩個警察說到公安局說吧,到了公安局沒事就放了你。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在救人啊!沒甚麼可怕的;去就去,去了也好跟他們講講真相。這時從那邊急急忙忙跑過來一位大爺,對那兩個警察說:她有甚麼錯?我也是法輪功!你們也把我抓起來吧!她有甚麼錯,你們要抓她。

我一看這個大爺是個有正義的人,馬上對那位大爺說:大爺,我沒事,您放心吧!我去去就回來,我又沒犯罪。我也不知道那位大爺是不是大法弟子,也怕警察把他也抓起來,我就對那兩個警察說:我不認識這位大爺(他是明真相的好人啊)!就這樣我主動上了警車。

在警車上,我不停的給兩個110警察和跟著來的協警講真相,他們不讓我講,說到公安局有我講的。我不管那麼多,就一直講,一直講到分局,到了分局把我帶到三樓。我一看有七八個警察在那兒,還有一個女的,還有一個小警察沒穿警服。其中一個警察就讓我坐在一個他們坐的軟椅子上,來的協警和110警察去寫甚麼交接材料去了。一個警察就說:你不知道法輪功早就被取締了嗎?怎麼還弄這個,你犯法了你知道不?我說:我沒犯法。他們說:法輪功是×教,我說:你拿出文件來讓我看看。

我接著就對他們說我們就是發真相資料救人,讓人明白真相得救等,講了一會兒,來了一個年齡偏大的警察,估計應該是他們的頭吧,看了看我,對另一個警察說:她身上的背包看了沒有?一個警察就從我身上拿走了包,倒在地上,我的包裏有各種真相資料和一些真相幣。一個警察說:你東西真是不少啊!夠全的。

我對他們說,這些真相都是救人的,是好東西!你們也好好看看吧!我說:你們也挺不容易的,被江澤民利用了還不知道。同時又講了大法的真相。他們也在聽,可感覺就是不入心似的,還說我是在犯法等等,我讓他們拿出手續來,給他們講,現在辦案講終身責任制,誰審理誰負責,並要他們出示證件和他們的名字。他們當然不給我,還用嘲笑的方式對我說:你那麼年輕幹甚麼不好,搞迷信,搞這個等等!我對他們講大法的洪傳,他們說外國好你怎麼不到外國去啊,我反覆的對他們講真相,他們就反覆的用邪黨灌輸的謊言去說。

那天本來天就是陰天,當時天又下起了小雨,我說我不給你們講了,我回家了,我還得接孩子哪!就這一句話,他們好像抓住了我的弱點就對我說你說下你的名字沒事就可以走了,我想不能說名字,我當時就不說話了,他們就輪番的問我叫甚麼,哪裏人,從下午五點一直到晚上八點也沒問出啥來!他們很生氣。最後換了口氣說:你還修真善忍呢?連名字都不敢報,你是不是流竄過來的逃犯,你不說我們就給你耗下去,我們也有辦法知道你的情況,那樣就不是這樣的小事了!你報一下名字查一下你沒有犯過案,就可以回家了。

我當時想,我堂堂正正,還怕你查,我就把我的名字告訴了他們。可是,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他們用偽善的方式騙出我的名字,他們把我的名字在網上一查,把我的家庭情況及所有信息搞的一清二楚,連我家人的電話號碼都給查出來了。知道了我是外地戶口,非讓我說在哪裏住。

我一看這不是公然在耍流氓嗎?就對他們說:我報了名,沒有案底,就讓我回家,怎麼說話不算話。後來他們再問我甚麼,我一直說:你們是知法犯法!你們利用修煉人的善良陷害我;又打擾我的親人,你們這樣做是會對你們不好的。他們像沒聽到一樣。我就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在網上他們查到在我居住的市區有個姐姐的住址,就挾持我到我姐家,但不讓我上樓,留兩個人在警車上看著我。我姐姐被這些警察一嚇,也怕受到牽連,就說出我不在我姐那住,說我全家人都不支持我修煉法輪功,還說和我斷絕了關係。他們回到警車把這些話告訴我,用這些話來刺激我。但這樣更讓我明白,是到了我該放下親情執著的時候了!

這樣這些警察知道我另有住處,回到分局就繼續問我租住在哪裏?資料從哪來的等。我說:我不會告訴你們的,給你們說了就等於讓你們犯罪。我不會害你們的,我是來救人的,你們趕緊放了我。我在這裏多呆一分鐘,你們就多一份罪業!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警察不時的說他腿疼,我對這個警察說:你也不想想,你們是在幹甚麼呀!我可是修佛的,是個最好的人,你們這樣對我對嗎?要知道善惡是有報的呀!他好像意識到了甚麼似的,大聲的呵斥我,讓我閉嘴。我沒理他,就又對我右邊的另一個警察說:你們原來接觸過法輪功的人嗎?他說:抓住幾個,都送到法制學習班(其實就是洗腦班)或直接就送到監獄了。我聽後,對他們說:你們可犯了大罪了呀!他們和我一樣都是最好的人,都是修佛的人 你們犯罪了呀!我流淚了,我是為了這幾個生命的無知而落淚!說完這些,有好久沒人再說一句話,也沒再問我甚麼問題,我想他們也感覺出我的淚是為他們而流的吧。

在沒人問我時,我就發正念,解體邪惡;有人問我就講真相,有時講著講著嗓門就很大。有個警察說,整個樓就聽到你在講法輪功,你的口才夠好的怎麼知道那麼多。有個沒穿警服的小警察拍著桌子說:你再講信不信我揍你。我笑著說:你還是個警察呢!警服都不穿,我是好人,你揍我你不就是壞人了嗎?後來那個小警察再也不那麼兇了。

還有個女的,一直不管走到哪她總是要用力拉著我,就在從我姐家回分局下警車時,那天下著小雨,我穿的也薄,一下車,我就想早點上樓,這個女的趕上用勁拉著我的胳膊說別跑。我笑著說:我跑啥?我又沒犯罪。你不用拉我,我還得上樓拿我的東西呢!這個女的硬拉著我,我笑著對她說:那咱倆就攙著走吧!暖和!我看她也笑了!我問她:你是黨員嗎?她說:我們六個都是,我對她說:都退了吧!現在都有三億多人退了黨、團、隊呢!也保個平安,對你對家人都好,別跟著共產黨倒楣。女的比我還年輕,大概有二三十歲吧,她撅著嘴說不退。我說我拿的那些小冊子,你們有時間好好看看吧!我沒給你們講明白,沒把你們給救了,是我修的不好啊!

當時有好幾個警察都出去了,也沒人問我甚麼了,就剩那個女的在玩手機,也不看我,我想是我為他們著想,想救他們的心,他們感受到了吧!我就坐在椅子上結印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控制警察的一切邪惡因素,讓他們明白的一面擺放好自己的位置,同時請師父加持。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承認任何強加的迫害,我有漏可以在法中歸正,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發正念中我感受到能量場很強,就感覺身體有法輪在轉,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

大約過了有二十多分鐘,警察又來了,一個年齡大的說:這些東西還有書都是誰給的,誰做的。又問了幾遍,我都不理他。其中一個警察說:她頑固的很,滴水不漏,鐵板一塊,她不會說的。那個女的也說:看她也不會做這些書的,這書做的那麼好,那麼精緻,應該是從國外給她寄來的吧!她做不出來的!看問不出來啥,就又都走了,好像商量去了吧!還是剩下我和這個女的。我就繼續向內找,背法,甚麼也不想。

大約過了幾分鐘吧,一個警察對我說:簽個字吧!你可以走了!我說:是甚麼就讓我簽字,你得給我念。他沒念,就放在我旁邊的桌子上,我拿起一看,確實沒甚麼可念的,A4紙上甚麼都沒有,只寫了我的那些資料的名字,有幾本,我又問他:寫這有啥用?他說:這些東西是不是你的東西,我說:是,但可不是甚麼證據,他說:沒說是證據,簽個名走吧!我說:那好我簽!他把我的包還給了我,因資料擺了一地,我要收到包裏,一個警察說:就放在這兒。我說:那真相冊子和《九評》你們就留著看看吧!我給你們也講了不少,沒講到的那書上都有,那錢可以花,也留給你們,花真相幣有福。

我背上書包出門時,剛才那幾個警察都出來看我,我就對他們說:以後不要再抓法輪功了,我們都是好人。當下到一樓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手錶沒有給我,我又跑到三樓,對著剛才那個女的說:怎麼手錶沒還給我?那幾個警察還在那裏。一個警察說:那不還在桌子上呢。我笑著說:謝謝!拿了手錶走出門,當走到樓道時,我雙手合十,對他們說:請你們記住,法輪功是好的,是修佛的,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了!再見!

我微笑著和他們擺擺手,到了一樓大廳,有個老警察是專門看大門的,我笑著對他說,叔叔,請打開門。我出了門,笑著說:謝謝!再見!

在這次經歷中,我體悟到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能正念正行平安回家,都是師父的加持和大法給我的正念。同修見我沒回家就一直為我發正念,幫我帶孩子,堅信我一定沒事,一定會回來的。

這次也讓我意識到大法弟子的配合和發正念的重要性,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無所不能!同時讓我欣慰的是,我們的小同修在這次經歷中,也很理性,沒哭沒鬧,遇到晚上媽媽沒回家,第一時間知道給同修打電話,而不是找常人,可見大法中成長的孩子比一般孩子更理性,懂事,小小年紀就從法中分析判斷。

在整個過程當中我通過向內找,我找到了這一段時間在做大法項目時,有了些成績就有了顯示心和證實自己的心 和歡喜心、幹事心。偶爾做的不太好時還有了掩蓋心,在晨煉方面也是懶惰心和睏魔控制,一直沒有突破。還有對孩子的情沒有放乾淨,不然這次也不會被警察鑽空子利用我對孩子的情,從而套出我的姓名,從而知道了我親人們的信息,無形中給自己在家中設了一難。為了多發點資料,我就經常是加班加點做點資料,每天的學法時間就很少了,有時候連學一講法也不能保證了。有時看到別的同修怕心很重,就有點不可理解,還有點看不上呢。今天既然找到了這些不好的人心執著,在今後的修煉中一定要修去人心執著。

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任何難也不會阻擋我跟師父回家的路!在此我深深的感謝大法改變了我的一生。感謝師父的一路看護!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個人體會,有不在法上的,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