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村裏的「下一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我家住丹東農村。在二零一四年最後的兩個多月的時間內,我們這個三十多戶的村子裏就相繼有四個人去世,這在過去是沒有的事:

姓穆的男村民五十八歲,身強力壯,精明強幹,為人耿直,日子過的紅紅火火。這天,他和幾個朋友一起到山上掏獾子洞,晚上請這幾個朋友到家裏吃飯。吃飯時,他給對方剝了一個鴨蛋,還沒等遞到對方的手裏,頭一低就死了。大家都為他惋惜。甚麼病都沒有,說走就走了。

再後來的日子裏,相繼又走了三個人,最大的七十多歲,最小的五十二歲。村民們還傳說:還有一個人也快要走了。大家竊竊私語,人心恐慌,不知道這「下一個」是誰,都怕輪到自己頭上。

二零一五年年未過,老潘倆口子打起來了,老婆一氣之下跑回了娘家。老潘今年五十四歲,在村子裏口碑很好,心地善良,甚麼事情寧肯自己吃虧,從不佔他人便宜。可是,就是和自己的老婆過不去,舉手就打,張口就罵,老婆幾次離家出走。

自從老婆回娘家之後,老潘著急上火,一病不起,胸疼,吃飯就吐,吐了好多血。正月十八這天,他被哥哥送進了縣醫院,診斷結果是肺癌晚期。他們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又到省城各大醫院檢查,結果還是肺癌晚期。一側肺只有拳頭大,另一側肺只剩雞蛋大了,快要爛掉了,肺葉像網一樣。老潘是這家的頂樑柱,本來就不富裕的他又攤上這個病,家裏像天塌了一樣。兩女兒為了治好爸爸的病花多少錢都認了,她們不離不棄,從瀋陽醫院又回到了丹東醫院住了二十多天。雖有老婆和女兒們的照顧,病不但沒有好轉,相反越治越重,醫院建議回家養著,也就是等著辦後事了。

老潘的女兒不敢告訴爸爸真相,只說這種肺病只能吃藥,不能打針,所以醫生讓回家慢慢養著。

鄉親們聽說老潘從醫院回來了,有去看的說,人都瘦的脫相了,不愛說話,沒有精神,不能吃飯,吃點飯還得家人喂,整天躺在炕上,一動就喘不上來氣,上廁所還得家人幫忙,戴著氧氣袋,六天吸了一大罐氧氣。家人雖然對外人不說他得了甚麼病,可大家好像都知道了。鄉親們背地裏議論去不去看他,大部份說不去了,活不了幾天了,如果花錢看他,過不了幾天死了還得再花一份錢,就等死了再去吧。無疑了,這下一個該走的定是老潘了。

一位大法弟子給我講了這件事,我倆一起去看看老潘。我們去了之後,老潘的老婆一臉的不高興,說甚麼「念大法好就能把病念好了,那還要醫院幹甚麼呀?肺都爛掉了還能好?」不管她說啥,我就是在心裏邊發正念,求師父幫我們一定要救了這個人。接下來,我就講我被迫害這麼多年,回來之後還在堅持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在末法時期師父是來度人的,只要按「真、善、忍」做都能得救走入未來。全國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江澤民出於妒嫉、歇斯底里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法輪功,唯獨中共邪黨反對。權大於法,江澤民一人說了算。不久的將來,真相將大白於天下,江澤民必將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臨走前我給老潘播放了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故事,第一段故事就是黑龍江大法弟子馬忠波雙側股骨頭壞死,修大法後痊癒,我告訴他這是我們學員的修煉體會,是真實的故事,雖然你沒修煉,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照「真、善、忍」去做,奇蹟就會發生,你的病就會好起來的。他聽的很入心,越聽越愛聽,從開始沒力氣說話到後來愛說話了,等我們走時他說話順暢了,從那天晚上起再沒吸過氧氣,每天三次的藥減了一次。後來越來越少。

我把MP5留給他聽,直到沒電為止。第二天,我把MP5拿回家充足了電,再拿去讓他接著聽,直到把所有的內容都聽完為止。在MP5拿去充電時他就念「法輪大法好」。第三天,老潘就能自己到外面上廁所了,也不喘了,吃飯也香了,吃飯、上廁所也不用人照顧了,還經常上外面散步。

一天,和我一起去的那個同修做個夢:老潘衣冠楚楚,精神十足,頭髮烏黑光亮,這哪像病入膏肓的樣子?他好了,他得救了。同修一大早就來告訴我這個夢。我高興的又告訴了老潘倆口子。老潘的老婆說,就在同一天晚上,她也做了一個夢:老潘的身體佝僂著,變得很小,他一個勁地要求說:「救救我,快救救我……」這時,空中有個聲音說:「我來救你!」順著聲音望去,一個巨人頭向下,伸出一隻大手,身著黃色衣服,一下把老潘拽起來了,瞬間他也穿上了黃色的衣服。他老婆不明白這個夢的意思,我告訴她這是好事,是我們偉大的、慈悲的師父在救他,從地獄把他撈起來了,從死亡線上給搶回來了,往天上拽的是師父,往地下拽的才是小鬼。他得救了,他真的得救了。

她高興的不知道說甚麼才好,就是一個勁的高興。

前幾天,同修到老潘家,一進屋感覺不對勁,老潘躺在炕上一個勁的說「氣死我了,氣死我了……」,臉上還有好幾道口子,老婆在地上抽煙,流著眼淚,飯碗摔在地上,同修把摔壞的碗收拾乾淨,隨後進屋才知道所發生的事:

現在農忙季節,老婆需要照顧老潘,還要幹農活,老婆著急,別說女人,就是一個男人也夠嗆。老婆準備拉兩車糞,由她和她大伯哥裝車,鄰居看她著實可憐,有三個人主動幫忙,把糞拉到地裏。等人走後,老潘倆口子就打起來了。原因是老潘嫌老婆沒留這幾個人吃飯,就把老婆罵了,打了,把飯碗扔到老婆身上摔壞了,老婆一氣把老潘的臉給抓破了,倆人動手打了起來。

老潘的老婆給大伯哥打電話說老潘不行了,快來看看吧。不一會兒,哥嫂就到了,知道了所發生的事後,老潘的大哥說:「你今天活著,明天都不知啥樣,你還管閒事?她幹活有啥錯?」哥嫂你一言我一語,老潘自知無理不吭聲了。

我知道這事後就去告訴他:「你現在好了,不能再打老婆了,你的命是我師父救回來的,那壞的生命就會干擾,他就想叫你死,因為你生生世世欠下的債你要償還的,所以人就會有苦有難有是非,人就會生病的。多危險啊,以後別幹傻事了。」

老潘聽完後,主動給老婆賠禮道歉。這在過去是沒有的事,他這麼倔,從不會說軟話的。他嫂子說:「這是神仙讓他這麼做的。」老潘的姐姐經常打電話,關心弟弟的病情,嫂子告訴她:「你弟弟好了,還能打人了。」姐姐說,「是不是迴光返照,甚麼靈丹妙藥也不能讓他起死回生了。」他嫂子說:他好了,他真的好了,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他姐姐說:「以後我也要煉法輪功。」

後來老潘有了音樂播放器,能聽我們大法弟子歌曲等,他高興得很,走哪帶哪。對我說:「謝謝你們救了我的命!」我告訴他:這是我師父救了你,是師父讓弟子這樣做的。他還向師父保證:「請李大師原諒,以後不再打罵老婆了,聽師父的話,做一個好人」。

從那以後,倆口子感情也好了,家庭和睦了。

村裏人都知道老潘念大法好病才好的,原不相信大法的人都相信了,有的還說:「是大法師父救了老潘,法輪功真好,以後我們也要煉法輪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