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乾出血患者重獲健康 【明慧網】

腦乾出血患者重獲健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

腦乾出血患者重獲健康

文:大陸大法弟子

多年前,聽說老鄰居大哥腦乾出血術後康復治療一年多了,那年的十月一日長假我和妻子到大哥家登門探望。

敲開大哥家的門,大嫂見是我們夫妻倆格外驚喜,讓到屋內。看到昔日健壯、開朗、幽默的大哥,半躺在床榻上,一隻手「挎筐」、一隻手拄棍,嘴裏含糊不清的向我們打著招呼,我心裏說不出的難過。落座後,大嫂便給我們講述了大哥的生死經歷。

去年大哥突發腦乾出血,在醫院搶救過程中,醫生給家屬下了四次病危通知,經搶救,大哥脫離了生命危險。可是出院後,大哥變得煩躁不安,曾一度想輕生,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沒有活下去的勇氣。

腦乾出血在臨床上很少有生還的可能,我心裏清楚,大哥能生還,這是因為大哥一家人明白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得了福報,且大嫂也看了幾遍大法書了,對大法深信不疑,「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是大法救了大哥一條命。

大嫂也說當時很奇怪,醫生一再下病危通知,我就堅信你大哥死不了,當時醫生都急了說:你是大夫我是大夫?大嫂說:你就給我治!大哥在重症監護室搶救十多天。

這次來我又給大哥大嫂講了世人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神奇事例。臨走,大哥從床上扶牆站起來目送我們,並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都笑了。

時隔三個月,到了皇曆大年,我去大哥家拜年,大哥竟然滿面紅光,樂呵呵的口齒清晰,聲音洪亮的同我們打著招呼,手裏拄的棍也不見了,看到大哥的神奇變化,我心裏已經明白了幾分。

大嫂待我們坐下後,連忙說:自從上次你們走後,你大哥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下樓兩次,從四樓下一個台階嘴裏大聲念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下一台階大聲念一句,天天如此,下樓後在小區院裏邊走邊念,起初院子裏納涼的鄰居說,你念啥呢?大哥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鄰居說再念給你抓起來!大哥說我就念,抓起來我就有吃飯的地方了!時間長了,大哥在院裏念「法輪大法好」就成了每天不可缺少的內容。大哥一走到樓下,大家就說:法輪功來了!

一次,大哥聽到路邊幹活的人不明真相,正在說法輪功不好的話,大哥上去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這時路邊一個便衣過來問:你說啥呢?大哥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便衣說:這要是別人我就給他抓起來,你,我惹不起!轉身走了。

如今離大哥發病到現在已過去七年了,大哥念「法輪大法好」已經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內容,每天都大聲的念,而且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六十多歲的人,不僅面容白裏透紅,紅光滿面,大腦思維清晰,嘴也越念越利索,腿腳也越來越輕鬆。

大哥的神奇變化,親友鄰里都看在眼裏,都說:這法輪功看來是真好啊,共產黨迫害好人,早晚要完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植物人起死回生

文:黑龍江大法弟子

大龍是阿城區楊樹鄉農民。二零一一年六月,他騎摩托車不慎摔進溝裏,昏死三、四個小時後才被送進阿城人民醫院。

經過近一個月的救治,花了十多萬沒有任何起色,大龍仍昏迷不醒。撓腳心沒反應,眼珠也不動,像植物人似的只有一口氣兒呼噠著。最後醫院說,不行了,準備後事吧。

回家後,家人帶著CT片、核磁共振等檢查單到哈醫大去諮詢,教授也說治不了了。家人不甘心,又找巫醫看,燒個替身也沒管用,又找老和尚掐算說,這個人不行了,他正在地獄裏受刑呢,他前世的債主來討債……,所有的招兒都不管用,只有等死了。

就在家人準備後事的時候,一位法輪功學員來到他家,跟他家人講真相,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出現奇蹟。家人受中共邪黨謊言的毒害,不太信,但那時已別無選擇,只好念吧。

隨後用MP3讓大龍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聽了三、四個小時後,大龍能動了!他用手去抓耳朵上的MP3,全家人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就這樣一邊念著「法輪大法好」,一邊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大龍一天比一天好。幾天後去哈醫大複查,教授說沒事了,真是太神奇了。

一個多月後大龍完全恢復正常,現在他已外出打工掙錢去了。

大龍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他逢人就說: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