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法輪大法使我眼中的藝術充滿色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作為一個藝術家,我認為那些致力於藝術的人,在他們的作品中展現了他們的內心世界,他們的思想、情感和感受。從這個意義上講,當我內心的某些東西發生改變時,我的藝術和作品也發生了變化。

記得從孩提時代,我就開始關注生命的起因、目的和意義,有很多的思考。這些有關生命存在的問題一直伴隨著我走過了青春期、成年期,和作為一個美術學生的時代。我開始創作作品、雕塑、物體、繪畫,而這些作品的內容都和那些主題有關。我讀書、學習、培訓自己,尋找這方面的知識,然而,我從來沒有找到那些有關本源問題的答案。

在那個時期,我作品中的一大主題就是虛無,一種存在主義的虛無,帶著一定的負面色彩和世界末日的景象。比如像「玩偶」一樣的物品,畸形的,燒毀的,或者是失敗的科學實驗產物,克隆,廢墟中的未來城市,等等。

在那個階段, 繪畫不是我很喜歡的學科。但我喜歡單色(無色)繪畫,用電線構成的物體,從街上找來的各種東西的拼湊組合,還有使用鐵件焊接而成的雕塑。這是一種冰冷的,生硬的,還有點痛苦的審美……

我不太記得是哪年了,我想應該是二零零七年。一個朋友給了我一本小冊子,是關於法輪大法的。我開始並沒有太重視它。過了一段時間,我上網看到在我家附近有一個免費的煉功點,於是我就去了。很快,我開始閱讀《法輪功》,接著是《轉法輪》。

就是在那時,我心中的某些東西開始變化。有時我覺得,沒有詞語可以表達法輪大法是多麼的偉大,或者法輪大法在各個空間代表了甚麼。但我可以說,大法開始改變我的思想和看待生命的方式。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對於那些我一直問自己而無解的問題,我開始有了答案。這些變化也自然改變了我對藝術的看法與理解。我的藝術作品也與從前不同了。

因此,我作品的內容一點一點的開始改變,開始傳達一種精神上的東西,我們內在的生命,而捨棄了那種世界末日的景象,以及那種頹廢與痛苦。於是,色彩也進入了我的繪畫作品中。我的作品內容開始變得純淨和正派。

有一點很清楚,那就是我作品的變化來源於我修煉後內在的變化。我的作品開始擁有以前從未有過的色彩,和以前從未探索過的空間。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意識到,我可以通過我的作品向他人傳遞積極的信息。我運用具像和現實手法,創作了一些描述法輪大法學員典型場景的繪畫作品。比如,週末在中國城講真相,展示功法,或者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另外,有些作品突出了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另一些作品則展現了大法的神聖。

要說明一下,我修煉大法將近十年了。我覺得作為一個藝術家,我必須傳遞好的和正的。回顧過往,我的藝術作品有了極好的轉變。我知道,這一切都來源於並取決於我的自我修煉。我也知道,要每天都保持向前,再邁進一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毫無疑問,法輪大法影響了我,這些影響在我所做的事情中體現出來。

在這裏,我附上了我的一些作品。

圖1:「陽光明媚的星期五」,在油畫布上用丙烯顏料所作,1mt x 1mt
圖1:「陽光明媚的星期五」,在油畫布上用丙烯顏料所作,1 x 1米。

圖2:「穿越宇宙的極限」,在油畫布上用丙烯顏料所作,0.92 X 0.65 米。
圖2:「穿越宇宙的極限」,在油畫布上用丙烯顏料所作,0.92 x 0.65 米。

圖3:「東方的問候」,在油畫布上用丙烯顏料所作,0,50 x 0,60 mt.
圖3:「東方的問候」,在油畫布上用丙烯顏料所作,0.50 x 0.60 米。

圖4: 「為信仰被囚禁」,在石膏板上用丙烯顏料所作,1,27 x 1,07 mt.
圖4:「為信仰被囚禁」,在石膏板上用丙烯顏料所作,1.27 x 1.07 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