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埋怨心的危害 【明慧網】

認清埋怨心的危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說來很是慚愧,特別是近幾年一直也沒認清這個埋怨心,更別提修去它了。好像這個執著心一直伴隨著我,如影隨形,無處不在。現在也只是發現了它,認清了它。今天把它曝光出來也是決心去掉它,真正同化法,純淨自己,更好的兌現史前誓約。

好像從記事起就覺得很受父母的疼愛、寵慣,逐漸的養成了以我為中心的習慣。為這個執著心埋下了伏筆。甚麼事一不符合我了,這個埋怨心就登場了,馬上就表現出來。

修煉大法後,知道了法輪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修心性,做一個好人。自己就努力的按照法去做,處處去考慮別人,不計較個人得失,不與人爭鬥了,心裏平靜了,身體也健康了,與周圍人相處的很融洽。大家都說我變了,咋變的這麼好了,也都知道是學法輪功才改變的。

可是,近幾年來,這個心表現的非常強烈,也許是該去這個心了,就返到表面上來了。特別是與同修共同配合證實法時,往往當看不慣同修的做法時,心裏就開始埋怨了。

和我經常接觸的有兩名同修A和B,我們經常共同配合一起去講真相救人。一有不符合我的時候,我總是去說她們,有時心態不好就數落她們。這兩名同修心性高,基本不說甚麼,也不表現出來,基本是你說啥是啥,我自己更是不向內找,還覺得自己挺對的,挺佔理的。

一次,我和幾名同修坐公交車去農村講真相,下車後我們分成兩組,A同修說好在下車處集合,並約定好時間,我們就分頭去屯裏了。我們這組同修很順利的按正點回到了預定地點。可是另一組同修都過一小時了也沒回來。A同修還沒帶電話,別的同修電話號還不知道,真是急人啊!這時,我的負面思維、擔心、怕心直往大腦裏湧,怎麼也壓不住,心跳加速,急的不行。這時,還看到一輛警車從身邊駛過開往同修去的方向,就更擔心同修的安全了。

通過別的同修聯繫後知道她們沒事,一直在下一個站點等著呢!我心裏又這個埋怨啊!見面後也不聽同修的解釋,就劈頭蓋臉的數落她們,把剛才心裏緊張造成的身體難受的勁都發洩出去了,一點也沒拿自己當煉功人向內找,完全忘記了這是修煉,哪有偶然的事情啊!

前段時間,又和A同修配合講真相,可能是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了,因有人曾問我們是幹甚麼的?還看到在不遠處有兩個警察。我們馬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們都分別到小區的樓道裏先躲避一下,後來我到小區門口一看沒人,就先走脫了。出於怕心,我就沒再回去喊同修,心想一會她也能出來。我轉了一圈回來後沒發現同修,自行車也沒了,心想同修可能走了,我就打電話,電話一直響就是沒人接,打了幾遍都這樣,我這心就又懸起來了。上同修家去看沒回家,我就又去原地找。這時同修回電話說自己在商場呢!我一聽,馬上說:「你咋這麼沒心沒肺呀!」心裏一直埋怨她也不打電話告訴我一聲。但說完也就知道錯了!哎,咋又埋怨了呢!這個心可真難去啊!

過後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私心、怕心、保護自己的心、埋怨心、沒有善心,不能寬容。自己出怕心了,先走脫了,沒喊同修一起走,你怎麼還怨同修呢!真是太自私了。與同修交流,共同找到了是心不正才招來的麻煩。因為我們去時看到人很多,就商量不去人多的地方講,好像是怕如何似的,潛意識裏已經承認了迫害。是心不正求來的。

還有,我對A同修也形成了觀念,總是擔心,不放心,當時也不知道這是人心,最主要的是不信師,不信法。因為每個修煉人都有師父法身在管,你擔心這不是人心嗎?這個心不去能行嗎?「人都是因為自己這個觀念不對,心不正招來的麻煩。」[1]

還有,如果自身狀態不好時,我就更不在法上了,開始埋怨同修不與我一起承擔,自己付出的多了心裏就不平衡了,這不是妒嫉心嗎?特別在乎自己的感受。有時因為一點小事就埋怨,過後也後悔,又沒守住心性。真是苦惱,去人心怎麼這麼難呢!真是剜心透骨啊!

反覆出現不好的狀態,自己也消沉,身邊精進的同修也經常鼓勵我,給我加正念,耐心的幫助我。在此感謝同修的付出。有時自己也在想是甚麼原因使自己出現這樣的狀態呢?歸根結底還是法沒學好,沒用心去學,流於形式,學法,煉功,發正念心不淨,思想溜號。就是沒有照著法去修,致使名利情這些執著不能看淡。

師尊看到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悟,也多次點悟,在集體學法時總是讓我同時讀到這段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在這條路上最容易出現的問題就是放鬆自己,混到常人中去,特別是在證實法期間,而在壓力面前、在各種困難面前就更容易灰心喪氣。」[2]對照法,這就是我的問題所在。不知不覺的放鬆了自己,沒有做到真修實修,所以各種人心都在膨脹。

在家庭中表現的就更多了,不經意中就出現埋怨,幾乎很多事情都存在,太普遍了。我與母親(同修)也經常發生矛盾,說著說著就爭起來了,有時看不慣她,說話也不好好說,總是指責、埋怨。把自己的觀點強加於她,矛盾中不找自己,有時還氣的不行。自己做的不對時也怨別人,幹甚麼都埋怨別人,因為我這樣的狀態是你造成的,一點也不向內找,說話都成習慣了,張嘴就是埋怨。表現不好時簡直就是一個常人,有時比常人做的還不好。根本不把自己當煉功人。自己心裏想,哎呀!這可咋修哇!總是守不住心性,一到提高心性就那樣,自己有時都灰心了,總是跳不出來。

師尊在法中講:「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通過學法認識到了其實就是我自我太強了,原來總覺得別人有問題,其實是自己有問題。

近期讀《解體黨之化》,發現自身被黨文化毒害的很深,思維都變異了(參加工作後從事了好幾年的政工工作,被強制灌輸了很多的「黨文化」),這些毒素不去掉,怎麼能真正得法呢!不但嚴重阻礙著自己真正同化法,也嚴重的干擾著與同修共同配合證實法,被邪惡利用起著間隔作用。這是表面能知道的,說白了人心不去,就嚴重的干擾著師尊正法。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努力做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