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網友視為親人 用心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如今電子時代的人們在工作及生活等方面互相之間的交流中,很多都要用電腦及網絡。那麼,通過網絡講真相就顯得很重要。於是,近年來,我利用閒暇時間,在Twitter、Facebook、YouTub、微信等網絡上講真相,從中發現,這過程也是修煉自己的過程。

師父說:「每個學員除了參加集體活動之外,平時都要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主動性,在講清真相中樹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個人的路。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1]

現今的網絡很亂,特別是微信更亂,進入後,弄不好就被它干擾,我經常利用在大紀元上發報導和評論文章時,將一些文章鏈接到Twitter、Facebook、Google+、微信等社交媒體上。西方主流社會多用Twitter,我就與他們建立互動聯繫。在給加拿大總理發電子郵件後,還收到了總理辦公室的回覆。師父告訴我們:「特別是對於那些個政府官員,你不要看他的職位如何,當年師父傳這部大法的時候,也是只看人,不看其在社會中的地位,不看任何團體組織形式,也沒有工作貴賤之分,甚麼都不看,只見人心。你不要把他當作甚麼高官,你是在救他命。那都是常人這兒的工作而已,他們今天叫他幹了他是官,他們明天不叫他幹了他也就啥也不是了,所以度人、救人是不看這些的。」[2]

在Facebook上,面對的多是港、台、東南亞華人,也有少量西方人和海外華人及翻牆上來的大陸人。我把網友們視為親人,我把Facebook頁面的貼文變成圖文並茂和常人喜聞樂見的內容,同時穿插進去大法的真相和介紹神韻演出的訊息。智慧的從個人角度讓人們明白我愛神韻以及西方主流社會愛神韻的哪些內容等引發他們對神韻演出感興趣。在Facebook上,我接觸到了海外的多位華人、華裔富豪,通過多次交流,他們由不理解大法真相到理解甚至有些還接受了我對他們的對一些事情處理的建議,引導他們向真、善、忍靠攏,有的華人還做了三退聲明。我體會到了用心去做事才能收到好的效果。

有的網站文章沒有鏈接功能的,我就將文章的題目和網址複製粘貼在上述媒體和YouTub的諸多相關視頻或熱點新聞的下邊評論欄中,這樣,也使大紀元、新唐人等媒體的文章、圖片及視頻等使更多的人看到。這樣一來,也拓寬了大紀元等媒體的讀者群,很多人因此了解到了真相。當然,同時也會經常遇到受中共謊言毒害者及五毛特務的攻擊。面對這些攻擊,我一邊發正念,一邊用大法賦予的慈悲智慧的去跟他們講真相,對於那些少數個別的壞人,我就告訴他們善惡總有報的道理。

感覺到講真相最艱難的區域還是微信。記得前幾年,當剛給一位住在Downtown的華人裝修完房間後,她問我有沒有微信,我一時沒明白是啥意思。後來,不斷有接觸到的常人問我要微信的聯繫方式,我才知道了微信在海外華人包括大陸人中使用之廣。所以,我覺的一定不能放棄這個救人的環境。在微信講真相時,有時感覺是到糞坑、魔窟裏去救人。師父說:「為了在中國這個地方傳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聽法,就集中了許許多多各個世界的王,和很高層次的生命在中土轉生,其中包括許多歷史上我一直在管著的。當然管著和不管著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樣對待的。所以那裏的人,更應該去挽救。」[3]

開始登陸微信後,一個網友也沒有,我不知去向誰講真相、去救哪個中國人。後來,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進入到了一些華人群中,一看,裏邊的重大是非輿論導向多是中共一言堂的腔調。當我一發大紀元等媒體的鏈接時,就經常被圍攻、甚至被移除群聊。於是,我反思自己,真把這些華人網友當成親人了嗎?我在微信上救人認真做了嗎?還是例行公事的做法。我在做事的同時,發出純正的心態及慈悲威嚴的正念了嗎?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和應該提高的地方。

還有,以前我在群發大紀元等網站文章時,發完就完事,並沒有回頭看一遍網友們的反饋。只是填鴨式的簡單做法。當別人有疑問時,我又沒看,這樣,在幾個人有疑問後,我又沒有及時在群裏跟進講真相,很快就被移除群聊了。還有,以前,被別人移除群聊時,我多是很氣憤,認為這個群主和那些中毒者沒救了。當我與一位同修交流此問題後,同修說,你得與他們聊幾句,讓他們感到你是他們中的一員時,效果才好。看來,一件事,要做就要下功夫了,才能把事做好。於是,我改變了做法。發一般性勸善性的文章,不一定要特別回顧各群動態,但有些敏感的真相文章時一定要認真關注各群的反應。有疑問及時與他們善意的交流。這樣,就化解了一些誤解,避免了因簡單做事而經常被移除群聊的情況。當然,也有的群主一看到大紀元等網站的東西,馬上就把自己移除群聊了。有時也有這種情況發生。面對這種情況,開始時,我想,我盡力了,這也沒辦法了。可是,後來,通過學法,我的智慧又增加了。

師父說:「三界內人類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成的、為大法而造就的、為大法而來的。」[4]「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5]

這樣,再有群主將我移出時群聊時,我想,無論你是中共的甚麼人物,我也要對你再進一步講真相。我就單獨給這樣的群主發帖說:「我也不是濫發廣告,也沒引起群裏大家的反感,還有,我發的東西網管都挑不出『毛病』、甚至是不挑『毛病』,咱們之間何必還傷了和氣呢?」通過這樣推心置腹交流,有的群主就過後又給我加進去了,有的給我加進其它的群裏。還有一個人,他建有20多個群,據他自己在網上介紹說他的簡歷看,他確實也是一個海外華人的佼佼者。但明顯看出他是中共的追隨者和海外華人鼓動者,也是一個華人協會的頭兒(這樣的人遇到多位)。在網上遇到他後,我單獨慈悲的對他講真相。我對他說:「我覺的你是個有才幹的人,也欣賞你的坦誠,不過,我建議你認真讀一讀《九評共產黨》,在海外自由的環境下,多聽聽不同的聲音。」這樣,明顯感覺到他在認真思考。我接著由淺入深的發給他真相圖片和文章。不久,他就邀請我進入他的群。我謝過他的邀請,又進一步對他講真相。我說:「你聽過一句話叫做:中共不等於中國;愛國不等於愛黨。」「您聽說過很多人已經把中共與納粹是劃等號的。我覺的你事業正值如日中天、可以呼風喚雨的時候,我們需要應該冷靜的思索一下逆耳忠言。」這樣,之後他又邀請我入其它的群,我又給他發真相和圖片,隨後他又邀請我進更多的群。

還有,我的心態也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昇華,我更加認識到了,我要把所有微信中遇到的人都當作親人一樣對待並加大自己的容量和對眾生的慈悲之心時,事情就會出現好的轉機。這樣,我看到有的關於有毒食品、果蔬等製作過程及其它有關健康及有趣兒的視頻故事,我也轉給各個群裏面,有時還經常發給大家紅包,一般都要比常人發的紅包多很多錢,這樣,大家接到後也高興(後來,為了安全起見,我用微信講真相單獨用一個手機)。

這樣,在大法的啟迪和威力下,通過智慧慈悲的講真相。在我接觸的範圍內,幾乎涵蓋了本地區的主要行業部份和大陸的一些地區。我的網友聯繫人已達數百人,參與的群近百個,其中好多群都是接近500人的群,我自己還建立了3個群,其中有的人數近500人。

我在群裏明確公告不許發對中共歌功頌德的紅歌之類的東西、不許發色情淫穢的東西。一次,一個人發了文革時期的歌和視頻,我及時在群裏公開勸說:「請不要發這些東西,因為有很多人曾遭受過那個紅色政權的傷害,他們看到這些東西會引起他們痛苦的回憶。」「在國際社會人們已經把中共與納粹劃等號了,它們害死了上億的人。」這樣,人們多是聽勸的。以後不發那些東西了就好。

還有一次,一個建商老闆又是某華人協會的頭兒,在群裏發中共派出的演出團演出及賣票的廣告,我告訴他不能在群裏發這類東西後,過後他還發。我正告他二次後,他還發。我又單獨正告他:這是第二次警告!(言外之意就是你再發就刪除你)他馬上回覆:「對不起,不發了。」於是,我們重歸於好。他又給我介紹到了一些別的群。

對於發黃色東西的也同樣嚴厲,一次,有多人不顧大家的譴責和我的警告,同時在群裏發色情的東西鏈接,我刪了這個,那個又發,甚至是又把我移除去的人又拉回來。我是按葫蘆瓢又起來了。一些網友因此就退出群了。我知道,這是邪惡操控來干擾救人來了。我就從傍晚一直順藤摸瓜,刪除那些人,一直到凌晨三點半,清除去八十餘人,到第二天一上午,又清除去了幾個人。這樣,群裏乾淨了。漸漸群裏人又多起來了。一些網友對我的做法發帖稱道,同時也增添了我講真相的威信。

在微信的這些群中,成員囊括了地產、汽車、建築、金融等等方方面面的華人精英。而且,通過智慧的講真相,他們多已不反感我發的真相帖子包括大紀元、新唐人網站的東西。還有,網上同修間智慧的互相聲援也很重要。

一次,因為中共利用人們的愛國情緒,煽動反樂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就跟著人云亦云的轉貼造勢,那架勢是誰也不敢發出反對的聲音。一個同修網友在另一個群裏發真相帖子遭到攻擊。一人說:這裏成了攻擊中共的群了,要反共去天安門打橫幅,別在海外的群裏攻擊。另一人說:群主將她移除群聊。我得知這個消息後,到那個群裏發了個相關說明真相的視頻,然後,到那個群裏發帖對那個人公開說:這裏是個多元文化包容的社會,我們身處這個環境應有一顆包容的心。那個人看到這些後,馬上在網上道歉說:「對不起,我年輕,不知這些內情。」後來,我又發了一些裝修時的照片和風光照,氣氛就徹底扭轉過來了。之後我又發了一個名為「包容萬歲」的紅包,網群裏大家皆大歡喜。又有很多人因此接受了大紀元網站及真相。

師父還告訴我們慈悲與威嚴同在的道理,這樣才能處理好一些棘手的事。

一次,一個近五百人的群裏有幾人經常散布所謂的愛國言辭,他們對發任何揭露中共劣行的帖子、言論都圍攻,還詆毀法輪大法,而且還經常在網上升惡黨五星血旗,影響很壞。針對這一情況,雖然我與其他幾位有正義感的人發了幾次留言揭示真相,但他們還在持續的散毒。我對此一時不知如何對待為好,因為單獨對那個群主講真相也沒見太大的改觀,與同修交流也沒有好的辦法。我就針對群裏那些人背後的共產邪靈加強發正念鏟除,不許邪惡毒害群裏的眾生,一天,那幾人又都上來開始聊天時,我想要正告那些人那樣做的後果以警示他們。我就在群裏留言道:

「我不反對愛國,那得是真愛國才行;如果打著愛國的旗號,實則是維護納粹中共集團,那就是『愛國賊』了,並不是真愛國。當中共解體後,新中國誕生時,那時五毛、特務、『愛國賊』都難逃罪責。中共解體後,中國必定會昌盛、富強,成為真正的萬國來朝的禮儀之邦!」一番話,著實引起他們震驚了。有的人與我試探著打招呼,有的想叫散布紅色毒素最邪乎的人上來觀看(其實他們都在)。但他們沒有人再發表反對言論了,也不升血旗了。我悟到是師父看我要救那個群中的人,開啟了我的智慧,加持了我的正念。

在利用微信講真相的過程中,明顯感到接觸到的許多華人都在變,一些華人還成了好朋友,一些人發信息對我表示我喜歡看你的文章,有的還把我加到他們的群中,並告訴我,在我的群中,你隨便發。這樣救人的面就寬了。而且,我的群中大約有幾十個其它群的群主,我的正念的做法,也在感召著他們,他們也在或多或少的在效仿我的一些做法和風格。漸漸的我成了本地區包括部份大陸區域較有名望的網友和群主,我的微信講真相的路子越來越寬,得救的華人越來越多。

師父教導我們,「難忍能忍,難行能行」[6],在法的威力下,明白法理後,把世人都當親人一樣對待時,就能生出慈悲心,師父就能加持,講真相的效果就會好。

以上是個人一點粗淺的修煉體會,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