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手機阻礙了我的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當前社會中,手機已經普遍被人們所使用,它既方便又快捷,是人們溝通交流的工具,也是人們學習生活的好幫手。作為修煉中的大法弟子,生活中也經常使用手機。今天我就談一談手機在我們生活中的位置以及自己在使用手機過程中所遇到的事情。

一、手機已經佔據了我們的生活空間

手機功能發展迅速,尤其是近幾年來智能手機的開發,使人們對手機的依賴越來越重。手機用來接打電話的功能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更多的是用來拍照、聊天、遊戲、視頻、工作、錢包等等。現在人們出門可以不用帶錢,只用帶著手機,一切購物、消費都可以掃碼完成。你看在街上走的、公交車廂裏站著的、單位上班坐著的,不管是成年人還是未成年人,幾乎人人手裏都有一個手機,甚至有些人上班就是刷屏、發微信,沒有手機很多事情就辦不成。最起碼單位工作上的事情、孩子學校裏的事情、朋友之間聯絡的事情,你不關注「微信」你就甚麼都不知道;生活繳費、購物、打車,你不會使用「支付寶」你就有諸多的不方便。人與人之間一見面,很多時候是趕緊先加微信好友,否則就不是真的好。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分別弄幾個群,誰在群裏說話都要聽聽看看。不管在哪裏,隨處可見「低頭黨」, 就連一、兩歲的小孩,都知道跟大人搶手機玩。

這社會,讓你越來越覺的,如果不用手機就有被世界拋棄的感覺。手機上信息四通八達,人們都在用手指觸屏、交流互動。手機可以讓你哭,也可以讓你笑,它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的「柴米油鹽」,不可或缺。有了手機你不會寂寞,離開手機你就會覺的無所適從。人類依從於現代科學的發展,以為這是社會的進步。

過去,你想看一本書,還得到書店去購買,到圖書館去查閱,再加上自己知道,「修煉要不二法門」,不能夠看一些亂七八糟的書。這樣從書本上獲取的信息總是有限的,也是有選擇的。然而現在,手機上的信息鋪天蓋地,你自己不用去找,手機會推送給你,每天更新,內容從古到今,無所不有。人對知識都有一個好奇和認知的心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總想看兩眼。看吧,越看越多,天文地理、健康美食、娛樂八卦、新聞資訊等等等等,都是吸引眼球的。今天看了,明天還想看,接著看,看一看又怎麼了?你不看,一打開手機就有!看看朋友圈的動態,心裏癢癢的,自己也想發兩條。發吧,尋求一個存在感,其實就是一個顯示心。發過之後還要關注並期待別人的評論,心裏忐忑不安、七上八下,不亞於「炒股票」時的心情了。有時候也會想,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不能這樣!但是還是管不住自己。

二、手機裏的信息充斥著自己的大腦

二零一四年前後,自己也開始使用智能手機,從不會用微信到現在的得心應手,每天像吃飯一樣,看微信必不可少。甚麼內容都看,還覺的自己增長了見識,眼界開闊了。是啊,在獲取知識這麼容易的時代,自己怎麼能放棄這樣一個平台?於是,時間和精力耗費在手機上多了。你看你讀大法書時會犯睏,但你看手機不會睏。有時候自己會想,我今天煉功了,也讀書了,我看會兒手機吧;或者是盤過腿之後好累啊,趕緊看會兒手機休息會兒;晚上十二點發過正念,覺的自己完成任務了,趕緊打開手機看一下吧,看看有沒有好友信息,有沒有工作動態。

這幾年來,因為自己總看這些東西,甚至在微信上與別人聊得熱火朝天,現在想想,自己腦子裏充斥的網絡信息,就像一個亂七八糟的垃圾場一樣,污穢不堪,臭味熏天。自己還津津樂道,有事沒事看手機已經成了自己的癮好。自己以為,現代社會科學的發展日新月異,不看手機就跟不上現代社會的步伐。師父在講法中說過,「因為這個科學我已經多次談過,它本身並不科學。它只是一個外星人強加給人的,已經貫穿到整個社會,方方面面都貫穿著這個東西。那麼你在其中,你必然分不出來它是怎麼回事。那麼我為甚麼結合著現代的科學講法呢?是因為科學改變了人的觀念與行為。人類的生存條件的改變,使人的行為也發生了改變,人類所有的文化都發生了改變。」[1]

三、干擾嚴重,影響休息

癡迷於手機,嚴重影響了自己的修煉,看似在煉功,但腦子沒閒著,身體狀態改變緩慢,一度晚上睡覺時受到干擾,但自己還是長期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把看手機當成是生活的一種狀態。就這樣,不自覺之間,接受了別的東西,煉功時總會想起手機裏看到的人、物、圖片,盤腿也越來越盤不好。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以後,右腿膝蓋中間疼痛,不影響走路,但盤腿時腿不能打彎,需要費力搬,還得用被褥之類的東西墊到腿下面,自己沒有向內找,以為這是消業,疼就疼吧,忍一忍,該看手機還是偷空就看,看得多了,感到眼睛也不舒服了,總感覺眼前灰濛濛的,但還是沒有醒悟過來,如此執迷不悟。

二零一七年九月底,因為母親去世,自己回老家奔喪,沒有讀書、煉功、發正念的環境了,耳朵裏聽的都是常人講的鬼怪事情,還要被親戚逼著用力哭。幾天下來,哭的頭疼眼花,渾身不舒服(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沒有被常人逼著跪拜)。母親的後事辦完之後,自己還惦記著老家裏的瑣碎事情,儘管有兄長在,但還是放心不下父親,想住一段時間再走。老家的房子是三層樓房,房間多,平時兄嫂與父母不在一起住,我總想著保姆幹活不仔細,自己走了以後沒人管,就不停的收拾房間、打掃衛生、整理東西,結果把自己累得不行。

這樣一來,離開大法光做常人的事情,很快身體就感到不舒服,失眠、無力、腰酸背痛,臉浮腫。師父點化我,讓我突然意識到:我是修煉人,情是要放下的東西,師父已經給我安排好了修煉的路,我得趕緊回自己的家,任何時候、任何事情都不能耽誤自己做好「三件事」。當心裏發出這一念的時候,師父就幫我了,家裏的親人不再阻止我走,還幫我收拾打掃完畢,儘快返回。

現在想想,回老家那段時間,雖然修煉沒有跟上,但是看手機這個事一點也沒有落下。因為煉不成功了,就一直看手機,身邊的人也都在看,自己不看也幹不成別的,那就看吧。這種情況下,那些負面的因素就不斷的往我空間場裏加。雖然回到自己家了,但感覺腦子亂,學法煉功都不能集中精力,總想一些老家裏的事情。連續幾天晚上,發過十二點正念後,躺下休息,卻睡不實在。

有一天迷迷糊糊中,感到自己身體不能動,有東西掐住自己脖子,自己意識清晰,趕緊喊「師父救我」,卻發不出來聲音,但是還要喊啊,就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逐漸自己能聽到嗓子裏發出的嗚嗚啦啦的聲音,就一直喊,終於能清醒過來了,身體能動了,趕緊坐起來發正念。

另一次,睡的迷迷糊糊時候,夢到有些個靈體在往下扳我的手指頭,不讓我發正念。我激靈一下醒了,趕緊坐起來發正念。

還有一次,翻來覆去睡不著,剛有點睡意,迷糊中感覺有團黑影朝自己走來,自己又趕緊喊「師父」,喊「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過了一會兒清醒過來,坐起來發正念。

這以後大約半個月的時間,因為害怕,不敢睡覺了,也睡不著,以至於白天上班暈暈乎乎的,整個人狀態極差。

四、求助同修,找到問題所在

去同修家求助,同修也在過關,難很大,同修的難對我也產生了影響,我更加焦躁不安,思想裏又經常想同修的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我看到同修很堅強,受到了很大震動,自己在心裏堅定了許多。同修說,發過十二點正念後睡覺,應該空間場是乾淨的,如果干擾大,就要向內找找自己有甚麼做錯的。

回家後,我仔細想想,這幾年以來,自己不看電視了,但手機卻越用越依賴。尤其是每次發過晚上十二點正念後,都要再看一下手機。那天晚上就是看到一張可怕的圖片才在睡覺時感覺到那團黑影的。

想到這裏,自己不寒而慄,自己已經看手機多少年了,微信裏的東西亂七八糟,哪門哪派都有,還有專一攻擊大法的言論(學校要求中小學生家長都必須關注「中國反邪教」和「學生安全教育平台」這些微信公眾號)。自己沒有發正念去清除那些言論背後的邪惡,卻把瀏覽這些東西當作一種必修課,浪費了多少時間不說,思想不純正,修煉不專一,接受了別的東西,等於是摻著修了,結果會好嗎?!

再看看自己家裏的環境,孩子在門上、牆上貼的小貼畫,和手機裏那些古裏怪氣的圖片類似;那些孩子喜歡看的畫報,很多圖片讓人看了毛骨悚然……現在悟到,當自己不精進往下掉的時候,這些邪惡的東西就會很往自己空間場裏加,干擾自己休息不成,更不能靜心讀書學法、煉功。

五、清理環境,改掉看手機的壞毛病,一身輕

先清理家裏的環境。清理環境的過程中,也加緊修正自己看手機的毛病。從那以後一段時間,看到手機就一臉嫌棄,扔了吧,還得用,不扔吧,差點害了自己。

自從悟到手機的危害後,自己一直以為在過關的右腿膝蓋,不疼了,盤腿也能正常盤上了。緊接著,我又把師父的各地講法拿出來通讀,加緊發正念,感覺自己家裏的環境安靜了,讀書學法也能專心了,身體明顯輕鬆了好多,睡眠好了,尤其是自己好多年的黑黃臉色也逐漸紅潤起來。經過這以後,自己在心裏埋怨自己,看似一件看手機的小事,卻差點毀了自己。

今天我把這些說出來與同修交流,希望同修們都能夠正確使用手機,尤其是年輕一些的同修們,工作生活都離不開手機,切不可養成依賴手機的習慣,掉到手機的漩渦中出不來。除了這些,還要注意手機的安全問題,手機具有定位功能,同修們互相來往時,儘量不要帶手機。有人會說,怕別人打電話。但是有甚麼事情能比大法重要?少接一個電話又咋了?天塌不了。作為大法修煉者,要能夠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保護好自己和同修的安全是義不容辭的責任。

最後,用師父講法中的一段話來與同修共勉:「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靈的深處你還保守著、固守著自己不放的東西,那是絕對不行的。」[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