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上訪親歷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今年的4.25馬上就要到了,回想1999年4.25中南海大上訪的經歷,雖然整整十九年過去了,彷彿就在昨天。

1999年4月24日晚,有同修告訴我,天津公安毆打並抓捕了45名天津的法輪功學員,事態很嚴重,我們應該去國務院信訪局反映這個情況,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國務院信訪局在府右街附近,我們決定明天早上就去。

第二天早晨5點多,我來到煉功點,把這件事情告訴大家,有幾位學員也願意一起去,我們也沒回家,直接騎車進城了,有的學員是坐公交走的。沒有去的學員繼續正常煉功。

在去信訪局的路上,我的心裏很平靜,沒有太多想法。大約七點半左右,我們來到府右街北的丁字路口,旁邊有個延吉餐廳。我們把自行車放好,看到有不少學員已經沿著馬路邊的人行道站著,我們就挨著站好,靜靜的等著。慢慢人越來越多,大家自動的站成兩排、三排、四排,五排,排出去的隊伍也越來越長,但中間留出行人通道。有人來詢問我們幹甚麼來了,我們就講我們是法輪功學員,天津警察抓了法輪功學員,我們是來反映情況的。

也有警察執勤,但他們態度很放鬆,並沒有敵意。馬路上交通正常,車來車往,一切都很平靜。後來聽見有鼓掌的聲音,被告知是總理朱鎔基出來和學員見面,讓法輪功學員派代表與有關方面會談,然後有學員自告奮勇的進了中南海,後來是法輪功研究會的人員去會談的。我們只是在外面站著等消息。因為我們是按「真、善、忍」去做的煉功人,抱著善意向政府反映情況,希望問題得到妥善解決。當時總理朱鎔基也善意的回應了學員。

那天天氣不冷不熱,多雲,沒有太陽直射,一點小風吹著。真是沒有人組織,每個人都是自我約束,自覺的做好。有志願者拿著塑料袋收集垃圾,維護公共衛生。雖然人很多,但是沒有人喧嘩吵鬧,大家都非常平靜祥和,現場秩序氛圍非常好。我安靜站著,沒有說話聊天,腦子裏背著《轉法輪》中的《論語》和《精進要旨》中的經文,就是靜靜的等待。時間站久了,我們就前後排輪換休息,前三、四排人保持站立,站累了坐到後面地上休息一下。很多我認識的煉功點上同修都來了,我還看到我們單位的幾個煉法輪功的同事,他們也來了。

後來聽說何祚庥,就是挑起天津抓人事件的元凶,也跑到這裏來露面,不少在場的中科院的法輪功學員認出他來,但是也沒理他。

到了下午,突然出現不少武警出來警戒,氣氛有點緊張,我們還是站在那裏沒有動。慢慢天就黑了,我們希望會談快點有結果。大約晚上八、九點鐘,有消息傳出會談已結束,天津已經放人,大家可以放心離開。得到消息後,我們就離去了。離去時地面非常乾淨,連張紙片、煙頭都沒有。

4.25和平大上訪的過程從表面看,實際很平靜,雖然參與的人很多,而且很多人互不相識,他們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年齡,不同職業,都表現都很理性,很克制。作為親歷者,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發生的歷史意義,只是覺的我們應該去反映情況,為天津的法輪功學員請願。

走過了十九年風風雨雨,法輪功學員雖然在中國大陸依然遭受殘酷迫害,被中共抹黑法輪功的惡毒謊言毒害的民眾,正處於絕境,但是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反迫害、講真相、救眾生的慈悲偉大壯舉,感天動地。三億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的精神覺醒運動波瀾壯闊。法輪大法洪傳到全世界,使億萬民眾受益。4.25是歷史的豐碑,永載史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