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四﹒二五上訪路上的點滴見聞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是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十九週年紀念日,「四﹒二五」,這個特殊的日子,在人們的心中,已成為一段歷史的記憶,一幅定格的畫面,一個善良平和的修煉群體昭示於世的開端。

九九年發生「四﹒二五」事件時,我所在的城市也感受到了那種山雨欲來的壓抑的氣氛。我得到法輪功學員因天津事件要為法輪功上訪的消息較晚,那天早上,我起早去車站接人,騎車走在路上,看到路邊停了好幾輛大客車,四週不斷有人往這趕來,三三兩兩的,一問才知道客車是同修自己出錢包下的,說要一同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法輪功學員們無論年輕的年老的,看上去都很平靜,只聽趕來的同修上車時,司機一個勁的招呼說:「上來坐下就行,不用買票了,有人自己出錢把票都買了。」直到今天也不知是哪位同修付出的錢。

我身邊是一個小賣部,不時有同修過來拿麵包、礦泉水、衛生紙等生活用品,這時過來一個年輕人,三十歲左右的樣子,用塑料袋買了一大袋麵包、香腸、小鹹菜等食品,一看也是不光為自己準備的,我知道同修做甚麼事心裏都想著別人,已成為了一種自覺和自然的行為,我上前問他們具體情況,才了解到本次上訪活動的起因,是因為有天津學員被抓,學員上訪是為了爭取有一個合法寬鬆的修煉環境。

車還沒開,不斷有同修過來買東西,店主忙的樂呵呵的,來的人多了,聽說都是煉法輪功的,店主放心了,接連從屋裏搬出幾箱水和常用食品,又拿來一個放錢的盒子,說好標價,便讓同修自己自取自拿,他到一邊招呼別的客人去了,這一幕讓我想起了當年農村同修交公糧時,驗收員說法輪功的免檢,因為他知道學員都是選好的乾淨的糧食上交,而且足斤足兩的;也想到了有些地區開交流會時,幾千人訂的飯,也是自己交錢自己取飯的場景,最後一數錢不但沒少,還多出一些(可能有同修給別人交重份了),那些年這樣的事屢見不鮮。

從車站接站回來,湊巧遇到一位我熟悉的同修,他得法較早,修煉也挺精進,交談後他說自己也是剛聽說這事,很多同修得知此事後都自發的要去,問我去不去,我們站在路邊短暫交流了一會,覺得天津學員被抓,並不是單純一時一地的事,這之前許多地方已經開始對法輪功發難了,各地出現了不同形式的打壓和騷擾,有的用高音喇叭干擾晨煉的學員;有的煉功場所被人為的破壞或莫名取消;有的場地被噴洒了水,學員無法就地打坐;還有的被潑洒了污物;有的地方的警察甚至直接粗暴驅趕煉功的學員;一些報刊媒體等也不時刊出一些有意歪曲誣陷法輪功的不實報導,各地不斷出現的種種情況,讓學員們越來越感受到修煉環境的緊縮和形勢的緊迫。

當時我們想:同為法輪功學員,我們都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深知法的可貴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應該去把真相反映給國家,讓政府知道修煉「真善忍」,福益於國家和社會,也有益於個人身心健康,全國有近一億人在修煉,這麼大的一個自發做好人的群體,他們在各自的崗位上,敬業守法,無私奉獻,以高尚的道德修為有力的穩定了社會,作為一個政府來說,要為民造福,為民謀利,為民康健,應該大力提倡和支持,讓大家有一個正常的煉功環境才是,於是我們迅速回家做了簡單的準備,換上一套乾淨得體的衣服,帶上必要的生活用具,便匆匆趕來,和其他同修一同坐上了開往北京的大客車。

同修坐在車上,也是相互禮讓和幫扶,處處為他人著想,年輕同修主動讓座於年老些的;先上來的同修都坐在後面,因為車跑起來後排比較顛簸,把前面騰出來給後來的同修;還有的覺得靠窗座位通風好,空氣好,就站起來讓給別人;有個年輕同修把自帶的礦泉水拿給司機,看到這場面,司機感激的對同修說,開了幾十年車,頭一次看到這麼祥和的一群人,有素質,有修養,開著這車,心裏格外舒暢,聽到司機的這番喜悅之言,我不由想起了師父講過的那句「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

這是法輪大法圓容美好的體現,因為師父教給了我們法輪大法,修煉中我們的一言一行,我們的境界和修為,大法弟子慈悲祥和的表現,都在空間場中散發著有益的能量,都在潛移默化的感動著世人,人們都感受的到。

客車在路上平穩的行駛著,同修有的在靜靜的看《轉法輪》,有的在真誠交流著得法修煉的體會,車上安然有序。我記憶深刻的是在車上遇到一位農村學員,是中年婦女,衣著樸素而整潔,上車時背了一袋子曬乾的大塊鹹菜,怕有味冒出還紮緊了口,還帶了不少硬面火燒(天熱不容易壞),一看就是為了保障基本生活的食品,上車時,是一名男同修幫她把東西帶上車的,坐下後,鄰座的一位同修問她:「怎麼帶了這麼多吃的啊?」同修笑著說:「除了自己吃的,也給大夥準備了,我是擔心有的同修急急忙忙的坐車,可能沒來得及帶吃的。」鄰座的同修沒再問下去,已經大概的知道這位同修的家境情況了,這樣的條件,這樣的環境,還在惦記著別人,只問了一句,我看到那位同修早已淚光閃閃了。

聽這位農村同修說,自己年齡雖然不大,但病程可不短,以前從頭到腳都是病,渾身沒有好受的地方,長年的頭痛、肩背痛、胃炎、氣管炎、腸炎、靜脈炎、腿上常起筋疙瘩(靜脈曲張所致)等等,每個病都夠難受的,又沒錢治病,病越來越多,越來越重,為了緩解疼痛,就靠著拔火罐,常常弄得滿身水泡,因為腸炎、胃炎,消化不好,生活也困難,身體非常的虛弱,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先扶著牆出去嘔吐半天,胃痛才稍有緩解,尤其到了冬天更嚴重,甚麼活幹不了,一冬天幾乎耗在炕上,沒白沒黑的咳嗽,真有活不下去的念頭。

她說,沒想到法輪功救了我,治了我的病,也救了我的命,修煉不長時間,全身的病就沒了,我不知怎麼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同修說到這裏非常激動,控制不住自己落下了眼淚,說是法輪功救了我,也救了我們這個家庭。

周圍幾個同修聽了,也是感同身受的,訴說著自己修煉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由衷的感謝師尊。其中一位老年同修還講述了自己修煉後,身上幾十年的附體被師父拿掉的故事,說來也是感激涕零的,同修說,自己被附體折騰二十多年了,甚麼巫醫巫術的都看過,那個痛苦只有自己知道,沒辦法,家人帶我四處求醫問藥,去過多家醫院,用過很多的偏方,吃了多少藥自己也不記得了,錢沒少花,可沒甚麼作用,吃苦遭罪的,還拖累了家人。得到了大法,決心修煉後,師父給拿掉了,這些東西沒了,家裏乾淨了,身上那個輕鬆啊,身體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好過,師父給清除掉附體後,自己還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枯樹發新芽的夢,夢中看到一棵樹眼看要枯死了,再一看竟長出許多新芽,意思是說生命又從新獲得了新生,附體這東西雖說看不見摸不著,但卻附在人身上不斷吸取人的精華,把人身體弄得像幹枝枯樹一樣,最後整個身體就垮掉了,毀掉了。修煉法輪功,師父沒要我一分錢,把附體拿掉,把身體淨化出來,還給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沒修煉前我哪敢這樣想?這輩子要遇不到大法就完了,師父的大恩大德,我們全家終生都忘不了。

這都是同修的親身感受,所謂上訪,同修的願望也就是想去把這些實情實事告訴給國家有關的人,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不是迷信的說教,修煉大法真的是身心受益,有千萬人的修煉實踐為佐證,同時也想告訴那些沒看過法輪大法書、沒修煉過大法、對法輪功不了解或有偏見的人,不要固守和侷限著自己的認識,以各種觀念迷住生命的本性,聽不得真言善語,看不到宇宙的真理,不辨是非善惡,當揮舞著的大棒,打向一顆顆向善的心、感恩大法的心時,沒想想這樣做打掉的是甚麼?打掉的是自己的福德和人類的道德啊。

一路上我看到司機不住的與前邊的幾位同修交談著,中間休息時,同修說,司機看到我們今天車上這個場面非常的感慨,說從沒見過這麼一群人,學員之間相互謙讓和幫助,沒有喧嘩吵鬧,沒有嚷嚷爭座,溫文爾雅,車上乾乾淨淨,問學員你們是哪個大師教出來的?學員告訴他說,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李洪志師父教我們要以真善忍為標準,時時事事想到別人,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司機聽後說,社會上都像你們做的這樣好,(治安)可省事了,別說車上經常發生偷錢竊物的事,這個錢包沒了,那個東西偷了,要碰到你們這群人,丟個錢包都困難,誰看到都會撿給你,他笑著說道,等過幾年退休了,我也加入你們的行列,和你們在一起,我也覺的變得高尚起來。

下車時,學員都自覺關好車的門窗,各自把身邊的座套整理好,其他乘客丟棄在車上的煙蒂、雜品等,學員們也都撿起來裝進塑料袋,待下車後扔到路邊的垃圾箱,車內整潔乾淨。接下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天津事件得以妥善處理後,法輪功學員靜靜的離去,整個過程平靜祥和,秩序井然。

有媒體說當時學員去了萬人,其實全國有一億人在修煉大法,為了爭取一個正常的修煉環境和自身正當的權益,都想把自己修煉受益的情況反映給政府,這麼多學員都想去表達自己的看法,很快就去了一萬人,況且有許多學員可能還不知此事,或因其他情況暫時脫不開身,沒來得及去呢,趕來的學員安靜的站在一邊,心境平和,神態安詳,如師父所說:「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激烈的行動、沒有過激的語言,都是本著善念,想要跟國家領導人講一講我們真實的想法」[2]。學員當時的確是本著良好的願望,善心善意的去反映情況的。

回想當年「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的壯舉,猶歷歷在目,學員修煉大法和維護大法的心,摯誠堅定,人們驚嘆於有這麼多人在學煉大法,有幹部、工人、教師、學生、農民、軍人、醫生、知識分子、各路專家、學者等等,幾乎涵蓋了社會的各個行業,在此讓我們重溫師父的講法:「現在報紙上登我們有一億人,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人呢?大家知道在中國那樣一個社會裏面,特別是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人,他們經過很多次運動,特別是經過了文化大革命,他們有過信仰,也有過盲目崇拜,摔過跟頭,有過經驗,經過了這樣的運動、那樣的運動,這樣的人你讓他盲目的信一個東西可能嗎?絕對不可能的!那麼為甚麼有那麼多高級知識份子,有那麼多有思想的人來學這個法呢?就是說這個法,是真正能夠為人負責的,講出的是道理,是法理,是以理服人。」[2]

「大法修煉的學員對於宇宙真理的認識是理性與實踐的昇華,人類無論站在任何立場上否定高於人類社會一切理論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勞的。」[3]

「四﹒二五」事件得以開明和公正的解決,開創了和平解決問題的先河,為世界各國注目和稱道,在世界上重塑了一個開放、文明、和平、理性和成熟的國家形象,法輪功也以其真善忍普世的理念從中國走向世界,更多的人由此了解到法輪功這種古老而深邃的修煉方法,《轉法輪》也由榮獲大陸十大暢銷書後,先後被譯成39種語言,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公開發行,成為迄今為止翻譯成外國語言文字最多的中文書籍,越來越多不同民族、不同膚色、不同族裔的人,有緣讀到《轉法輪》這部大法後,明悟了人生真諦,「倆倆相繼而來」[4],毅然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大道。

在喜迎十九屆「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恭賀法輪大法洪傳二十六週年之際,謹以此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九週年!億萬弟子真摯感恩師尊的洪大慈悲!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再論迷信〉
[4]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