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蓋州市李德成被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春天的腳步剛剛踏進北方的遼寧省蓋州市,河水潺潺,春風拂面。可是,在這百花孕育的春光裏,一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七十二歲大法弟子李德成卻被中共十幾年的迫害後離開了人世。

李德成,一九四六年十月三日出生,遼寧省蓋州市退役軍人,修煉前,在蓋州市東關副食品廠工作。一九九七年九月,李德成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改掉了喝酒的惡習。原來李德成患有多年的腰椎間盤突出、嚴重胃病等,以前這兩種病痛起來,腰彎著不敢動彈,折磨得他不能幹活,幾乎喪失勞動能力。修煉法輪功後,這些疾病都不治而癒,李德成的身體恢復了健康。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多的迫害中,李德成被多次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三次被判刑入獄,累計被非法判刑合計十三年六個月。

二零一一年,李德成被蓋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關押在大連南關嶺監獄。二零一二年中共邪黨開「十八大」,李德成被大連南關嶺監獄迫害致腦乾出血,昏迷不醒,於十一月十七日被送大連沙河口區中心醫院腦外科住院搶救,仍被戴著手銬。

李德成全身癱瘓在床共五年零四個月,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晚含冤離世。

被大連南關嶺監獄迫害生命垂危、全身癱瘓而離世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晚,李德成因到蓋州東城辦事處線溝村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崔厚田惡意舉報,線溝治保主任邰生玉和大隊書記王可新給蓋州國保大隊長慕德強及東城派出所所長張廣海打電話,慕德強、張廣海綁架了李德成。

十月十三日,蓋州市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李德成,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告知他可以回家,還沒等他走出拘留所大門,又把他綁架到看守所。

十月二十五日,李德成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蓋州市法院非法庭審李德成,刑事副庭長陳瑋擔任審判長,檢察院副檢察長周娟擔任公訴人。最後,李德成被冤判六年,送往大連南關嶺監獄八監區迫害。

大連南關嶺監獄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行「轉化」迫害,惡警們把法輪功學員銬在暖氣上,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李德成老人就這樣被迫害致腦乾出血七毫克,於十月十七日,被送到大連沙河口區中心醫院腦外重症室搶救手術時,牙被撬掉。

在大連住院的兩個月期間,李德成每天被三人看守著,一直戴著鐐銬,造成腿部嚴重受傷。昏迷不醒四十多天。

十一月十八日,家屬接到蓋州公安局和鱍魚圈公安局的通知,趕到醫院。醫生說活不過三、四天。監獄長說,是洗臉的時候摔倒的。但是家屬知道他們在撒謊。搶救期間,每天醫藥費在五千左右,是監獄拿,他們很恐慌。在醫院的搶救過程,有警察在錄像。監獄長當時答應家屬說如果李德成能自理了,他就可以申請保外就醫。

每天下午的三點半至四點為探視時間,週六週日不讓見。老人一直昏迷不醒,即使這樣仍然被戴著手銬,家屬要求摘掉,警察的回答是:如果摘了,他們就得被處罰,因為檢察院的人三天兩頭去那裏查。看到警察這樣沒有人性,探視的兩位親屬跟警察吵了起來,照的相都被警察搶去刪掉了,並被停止探視。

後來監獄長給李德成的小兒子打電話,說國外給他打電話,還打到他上級那裏,問怎麼回事,怎麼知道的,要把李德成還送到監獄醫院治療,還說他可以住在那裏。李德成的小兒子沒同意,提出那裏治療水平不行,如果你們強行要做的話,那就給我寫個保證,不會再出現任何問題,要不就給我們賠償一筆錢,我們回家治療。監獄沒答覆。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李德成被保外回當地醫院治療。當時李德成骨瘦如柴,左側臉已萎縮,左眼塌陷失明,右側身體沒有知覺,喉嚨處有管,不能說話,需要鼻飼。雖恢復些意識,但還不能自理,需要特別護理。後來,家裏承受不住高昂的住院費用,把李德成接到家中護理。

李德成的身體繼續惡化,全身癱瘓,身體沒有知覺,只有一個眼睛能動,看到昔日的親人朋友,常常流出淚水。平時身上插著導尿管,戴著尿袋。吃飯只能靠鼻飼管往胃中打食物,喉管是被切開的,常常被噴出的膿痰堵塞。家人必須二十四小時護理,抽出喉管處的膿痰。大便時家人必須用手來摳。

李德成全身癱瘓在床五年零四個月。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晚,李德成老人出現生命危險,送到醫院搶救無效而離世。

幸福和睦的一家人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李德成的一家人,因堅持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信仰,自一九九九年中共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一家人曾多次被綁架、關押、判刑,甚至連未修煉法輪功的老岳父和小兒子也未能倖免於難。原本幸福和睦的一家人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十八年來一家人相聚在一起的時間總共加起來僅有八年。

因為家中有法輪功資料,被惡人誣陷,二零零一年,李德成被遼寧省海城市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鞍山勞教所。後來因警察不斷騷擾,一家人被迫搬家。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半夜(臘月廿七半夜,那年臘月二十九是除夕),李德成全家五口被秘密綁架,包括沒有修煉的八十多歲老岳父和小兒子,在鱍魚圈租的住處被洗劫一空,綁架前,李家已被秘密監控跟蹤三個月了。

當時被綁架的不止李德成一家人,遼寧各地都有大法弟子被綁架。參與綁架的有省、市、區公安局、國安局、政法委(包括六一零)等多家,國安特務直接用萬能鑰匙破門而入。中共邪黨選在除夕萬家團圓之日前,對大法弟子統一行動大綁架,其邪惡本性可見一斑:拆散了無數個幸福家庭,給受害家庭造成的經濟損失無計其數,給他們的本人及親人造成的身心傷害至今都難以癒合。

鱍魚圈國保大隊的王洪奎等參與了對李德成一家的綁架。一家人除了老岳父和小兒子被當日放回,李德成和妻子孫慶華及大兒子李廣被非法關押在鱍魚圈看守所。

在萬家團圓之時,李德成八十多歲老岳父和小兒子在極度恐慌與孤獨無助中,度過除夕和大年。團圓節竟成了分別日,一別就是七、八年。李德成後被鱍魚圈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妻子孫慶華被非法判刑七年,大兒子李廣被非法判刑八年,當時執行非法判刑的法院庭長是王業家。上訴被營口高級法院駁回。被非法關押在鱍魚圈區看守所期間,兒子李廣曾遭受虐待,妻子在被劫持送大北女子監獄的頭天晚上,獄醫高日正強行對她注射不明針劑。

一家三口被邪黨殘酷迫害,其八十多歲的岳父無依無靠,老無所養,被親屬接走後,送到老年公寓;小兒子無人照料、到處流浪,過早承負起養家糊口的重負。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李德成非法關押到期,從遼寧省錦州監獄被釋放回家。在此之前,妻子和大兒子也相繼被釋放回家,老岳父也被接回家中。歷經多年風雨的一家人終於團圓了。後來大兒子李廣娶妻生子,家中添了個可愛聰明的孫子,一家四世同堂享受著天倫之樂。

李德成第三次被迫害後,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李廣與弟弟按慣例每月一次到大連南關嶺監獄探視父親,沒讓接見,理由是邪黨要開「十八大」,禁止接見。回家後第二天,李廣即被綁架。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晚八點三十分左右,鱍魚圈區國保大隊惡警王洪奎帶領五、六個警察闖到鱍魚圈西紅海,用萬能鑰匙強行打開李廣的家門,一窩蜂湧進屋,不顧家中還有九十高齡的老人(李廣的外公),翻箱倒櫃挨屋查抄,搶走了家中兩台電腦、還有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在沒有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李廣綁架到鱍魚圈看守所。


修煉後的李廣

十一月八日早八點三十分左右,鱍魚圈國保的警察三男一女又闖到李廣家,將李廣的母親和弟弟(未修煉法輪功)綁架到國保大隊,對他們威逼恐嚇,逼供,直到十二點左右才放回家。當天九點左右,國保大隊王洪奎領五、六個警察闖進李廣的妻子開的布藝店,非法抄查,搶走一箱大法書和大約現金六百元,使布藝店無法正常營業。

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三月五日,鱍魚圈區法院以「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兩次對李廣非法庭審,李廣自我辯護無罪,北京律師也當庭為李廣做無罪辯護:依照憲法,公民有信仰自由,修煉法輪功合法;並當庭指出法院違法出示無效證據,應當庭釋放李廣。但法官羅義海和公訴人張曉荔等不尊重事實,多次無理阻攔律師辯護,明知無罪仍不放人,最後枉法冤判李廣四年。

這場迫害給李德成一家人及其親屬身心所造成的巨大傷害,無法用語言形容。家中三人一直被迫害,親人難見,如今李德成又悲慘離世,一家人居無定所、生活無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