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彥秋被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七年的最後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遼寧錦州市殯儀館裏寒冷悲涼。寒風吹打著前來奔喪的人們,王彥秋家人的心情更是格外的沉痛,兒子王可新望著母親王彥秋的遺容,悲痛至極:媽媽,您已經自由了,為甚麼還要這麼早地離開?

'王彥秋遺照'
王彥秋遺照
'王彥秋在瀋陽七三九醫院'
王彥秋在瀋陽七三九醫院

此時,三年前寫給獄中媽媽的信,又浮現在王可新的腦海裏:「媽媽:回想我來在世上的二十多年裏,最幸福的時光就是您煉了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了,不對我發脾氣了,不嘮叨了,而且您還善待我父親,我十分感激您,我為自己擁有這樣一個身體和心靈都健康美好的母親而自豪!多麼希望時光能倒流,再回到從前的日子裏。我感覺自己還沒長大,有您的呵護我很踏實。

「可如今您深陷囹圄,原本健康的您才失去自由一年多,就得了十幾種病,這可叫我怎麼辦啊。媽媽您一定要多保重,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如果您認為自己沒有罪,那就更不應該悲觀,要心胸開闊些,開朗些。為了兒子,您一定要健康地出獄。」

這封信,是在二零一五年中國新年前,王可新去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探望被關押在那裏的母親王彥秋,得知母親已身患十幾種疾病後,回家後寫給母親的。他給母親郵去了,還沒來得及問問母親是否收到了兒子的信,母親就去世了。

在出獄前的一個月,王彥秋在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被迫害致昏迷,一直是「植物人」狀態。經歷五個月的痛苦掙扎後,這位飽受摧殘的善良婦女,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七點半悄然離世,終年五十六歲。

獄中摧殘

王彥秋在獄中的情況,知情人和目擊者出獄後幾次投書明慧網,披露出來。據明慧網報導,自二零一四年王彥秋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後,被獄警和犯人多次毒打摧殘。

雖然監獄裏的監規監紀明文規定不許毆打、體罰在押人員,但規定是規定,在大陸的監獄裏打人是「天經地義」的,已經見怪不怪了,被毆打的犯人出監後沒有人敢去投訴,獄警也是肆無忌憚。獄警為了自己的獎金逼著犯人超負荷的幹奴役活,根本不顧犯人的死活,他們中或許還有良知未泯者,特別是新來乍到的年輕警察,但在這虐囚成癖的煉獄裏,漸漸的,他們也喪失了最起碼的良知和同情心,也就變得心黑手狠。

這個遼寧女監獄的李文博就是一例。據一些服刑人員講,李文博剛來時是個年輕姑娘,她被分到八監區,第一次看見監區長毒打犯人,她嚇哭了,還跟領導說她下不去手。可誰能想到,幾年後她就變成了八監區最兇狠的獄警,二零一一年夏季的一個星期天,犯人在監舍休息,李文博喊她小隊的犯人出來加班,但有幾個犯人沒聽到喊聲,沒出去,等知道李文博叫她們時,監舍大門已經關閉了。結果第二天,李文博就將這幾個犯人叫到辦公室,李文博找來幾個搓衣板,命令她們脫光衣服,只剩下褲頭,逼她們跪在搓衣板上,李文博操起塑膠棒,挨個毒打犯人。李文博一米七以上的個頭,健壯的身軀,看上去十分兇悍。犯人的皮膚立刻被她打成青紫色,一會兒就變成黑紫茄皮子色的,打累了,她又指使其他犯人打。有個犯人的大便被打出來了。李文博由於「管理「犯人「出色」,二零一三年八月,被調到女監四監區,又叫「矯治監區」,此監區是專門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監區,現在李文博在那裏任四小隊隊長,明慧網披露,二零一七年四月,她指使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劉豔萍、胡哲輝(盤錦)大打出手,百般折磨。

為了得到遠遠高於工資的獎勵,獄警們可以沒有道德底線的奴役犯人,還可以指使犯人去奴役其他犯人,甚至可以把原本自己份內的事交給犯人去幹,他們不怕犯人不聽話,一句「你還想不想減刑啊?」就使犯人俯首帖耳,乖乖就範,哪個犯人不想減刑早日回家?於是,只要獄警說一句話(有時甚至不必明說)、或一個眼神,犯人馬上就心領神會,馬上就回去執行。「執行」過程中,為了立功,為了使獄警滿意,他們可以翻出新花樣,不計後果的去折磨其他犯人,只要能達到目的,甚麼手段都使得出來。

法輪功學員認為自己是無辜的,不是犯人,他們不認罪。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不肯向邪惡低頭,當然也不會為了減刑而順從獄警,聽其擺布。這就與中共的獄警和犯人格格不入。而「獎金」和「減刑」這兩股利益相互依托,將獄警和犯人緊緊的粘在了一起,二者沆瀣一氣,成了中共對付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和工具。

明慧網報導說: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王彥秋被分到馬三家監區二分監區一小隊三零四室。當時王彥秋已經骨瘦如柴,經監獄醫院檢查,血壓高達二百多,大腦小腦出現萎縮症狀,就這樣的身體還被逼幹活。

獄警隊長趙敬華,副隊長戴雪梅等人以減刑來鼓勵指使犯人菊華、王曉紅、曾鵲明、孫美霞、蔣麗娟、朱春英等人監視王彥秋,不讓她煉功,還製造事端迫害,王彥秋閉眼就說她煉功,馬上報告給隊長。為了捍衛信仰,王彥秋高喊:「法輪大法好!」菊華、孫美霞、王曉紅等人一窩蜂的上去把王彥秋摁倒在地捂她的嘴捏鼻子。王彥秋的腿被王曉紅掐得青一塊紫一塊的,事後獄警不但不制止這些人,還訓斥王彥秋一頓。

七月某日,王彥秋又被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大隊長尤岩一頓暴打,據目擊者說,尤岩氣急敗壞的用穿著皮鞋的腳往王彥秋的臉上猛踢,當時王彥秋的臉就被踢腫了。尤岩還不算完又把王彥秋拽到辦公室一頓打。

另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馬三家分監區二分監區一小隊隊長代雪梅一手捂著王彥秋的嘴,一手把王彥秋的胳膊反背在身後,推向二分監區大車間(幹奴役活的地方),另一隊長趙敬華用水杯砸向王彥秋的腦袋,然後又煽她的耳光。「啪,啪」的煽了二十多個耳光,當時王彥秋的臉紅腫起來,並留下明顯的手印。

第二天,趙敬華把王彥秋帶到監舍樓的隊長值班室,給她放誹謗法輪功的錄像,王彥秋不聽,趙就把她的手給反銬在背後,趙還用膠帶封她的嘴,並繞著脖子纏了好幾道圈,並踹她幾十腳,致使王彥秋腿疼痛難忍,青腫,近一個月不能正常行走,上廁所蹲不下去。當天下午副大隊長尤然又與趙敬華、代雪梅三人把王彥秋帶到另一個屋子裏,她們惡語相加,誹謗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並把王彥秋摁倒在地,在她的內衣上寫污衊法輪功的言辭。王彥秋掙扎著,制止惡人,趙敬華用手掐王彥秋的胳膊,逼她罰站。

另據王彥秋同一監區人描述,王彥還曾被關進蹲小號迫害。

遼寧女子監獄的馬三家監區,就是原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當局在勞教所不得不解體後,於二零一三年七月至十月通過對舊牆、大門、監 捨、崗樓、電網的改造,改裝成瀋陽女子監獄一個分監區,共有三個分監區,警察基本上是馬三家勞教所的原班人馬。那裏依然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艱難的探視

二零一四年,王彥秋被投監後不久,她的兒子和外甥去監獄看望她,獄警不讓見。結果兩個孩子失望而歸。王彥秋的外甥平日跟老姨相處很好,娘倆很貼心,這次遠道而來卻沒見到老姨,孩子很傷心。之後,獄警還「主動「給家屬打電話,說王彥秋「不配合」他們,不要來接見。可中國任何法律都沒有規定不許探監,在押人員都有會見親屬的權利,這是他們的基本權利啊。

二零一五年中國新年前,王彥秋的家人再次前往瀋陽看望王彥秋,這次終於見到了她。當時「陪同」她的獄警(獄中法輪功學員接見時,都有兩個警察「陪同」,一個站在學員身邊,一個站在家人身邊,其責任是看著法輪功學員和家屬談話的內容,如有談論信仰或揭露獄中迫害的談話內容,會被馬上阻止),拿著病歷讓家人看,說王彥秋得了這些病。家人見到病歷上寫了十幾種疾病,最嚴重的是高血壓和心臟病。家人不理解:王彥秋女士被非法關押前,在家裏時好好的,身體健康,還能打工掙錢,被關押才一年多就得了十多種疾病。

最後的日子

二零一七年仲夏,被囚禁在遼寧女監馬三家監區的王彥秋,還有一個月就出獄了,四年的苦難就要結束了。錦州的家人和朋友們在數著日子,為她倒計時,憧憬著與彥秋團聚的時刻。

王彥秋的刑期是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結束,可是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就在距王彥秋回家還有一個月,家人突然接到遼寧女子監獄的馬三家監區獄警的電話,說王彥秋當天早上六點得腦出血了,被她們送進瀋陽七三九醫院搶救,現已甦醒過來了,讓家人去看看。

家人立即從錦州趕到瀋陽七三九醫院,見到了被搶救過來的王彥秋,王彥秋當時雙手戴著手銬,家人見到此景心裏感到憤懣和悲愴:人都這樣了,還戴著手銬。那時王彥秋是清醒的,認識家人,只是不會說話。然後她被送進重症監護室。在重症監護室的頭兩天王彥秋還是清醒的,家人每天都能與她見半個小時的面。可是第三天,當王彥秋被推出重症監護室時,家人發現她已經沒有意識了,醫生讓家人幫助推著王彥秋做腦CT,檢查結果正常。家人問醫生,在重症監護室呆了三天,現在腦CT 也顯示正常,怎麼神智不清了呢?醫生說是「正常現象」。在這種狀態下,王彥秋被轉移到普通病房,一直到她離世都沒有醒過來。

家人不解的是,人都已經被搶救過來了,意識很清晰了,怎麼在重症監護室呆了三天就變得昏迷了呢?王彥秋在重症監護室呆著的這三天裏,發生了甚麼?這三天只有獄警可以自由出入,而家人只能在探視時間看半個小時。十多天後,家人痛苦的回到錦州。

王彥秋結束冤獄的前一天,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獄警給家人打電話,詢問接王彥秋回家事宜,因為沒有安排好住處,七月二十三日家人沒有去接王彥秋。七月二十四日,遼寧女監馬三家監區獄警一行三人來到錦州,將王彥秋家人約到南山派出所商談,最後王彥秋的前夫說王彥秋出獄後由他來護理。結果獄方答應給一萬元錢作為各種費用的補償。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五日,由監獄出車,王彥秋的家人去瀋陽把她接了回來。臨行前,王彥秋的家人向獄方索要王彥秋的病歷,幾個獄警說:病歷不能給你們,我們得拿著去報銷費用。

幾天後,錦州市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前去王彥秋的前夫家看望王彥秋,可是王的前夫不明白真相,將王彥秋的遭遇全都推到法輪功身上,他用敵對的眼神看著這幾個法輪功學員,只讓他們呆一會兒,就攆他們走,還拿著菜刀威脅,並將勸阻他的一名法輪功學員的左手劃傷,留下了疤痕;之後,又有法輪功學員前去探望,他根本不讓進屋。後來,還有法輪功學員前去看望王彥秋,但多次都沒有叫開門。

雖然獲得了「自由」,但王彥秋卻甚麼都不知道了。她靜靜的躺在床上。兒子說媽媽時而緊皺眉頭,時而下意識的用手抓撓自己的胃部(大概是胃部不舒服),但始終沒有甦醒,一直是「植物人」狀態。經歷五個月的痛苦掙扎後,這位飽受摧殘的善良婦女,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七點半悄然離世。

被冤獄判刑後,錦州市勞動局社保科,扣下了王彥秋五萬多的工資,而且這些年還不給調資,王彥秋臨終前的工資才一千二百多元。

一心惦記別人

王彥秋走了,可她還活在親朋好友的記憶裏。

王彥秋出生在一九六二年,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她的童年是苦澀的。婚後,丈夫脾氣暴躁,嗜酒如命,酒後經常毆打王彥秋,王彥秋渾身經常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在不斷的家庭暴力中生活。一次王彥秋被丈夫一腳踹的老遠,她姐姐形容說:「(他)都能把我妹妹從炕頭踹到炕梢。」王彥秋常常暗自落淚,想離開這個家,又捨不得幼小的兒子。兒子也時常被父親毆打。常年的抑鬱導致她患有子宮肌瘤,還有嚴重的貧血症。最後,王彥秋不得不與丈夫離異,孩子和房子都判給了丈夫。

那時的王彥秋在錦州市古塔區林西路綜合商店上班,下崗後,單位只給她開一半的工資,才一百多元。由於生活拮据,為了租房和生存,王彥秋不得不打工掙錢。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暴力常年與媽媽生活在一起,而前夫掙錢吃力,更給不了孩子的生活和學習費用。這樣王彥秋不但要解決自己的租房和生計,還要承擔撫養兒子的費用,經濟更加拮据。而她又疾病纏身。

為了治病,王彥秋曾經多方尋醫問藥,中藥、西藥、偏方等等都試過,不見好轉。那時的她,瘦小的身軀更顯得弱不禁風,看上去非常讓人憐惜。她因貧血,臉色蒼白,沒有血色。一天她走在街上,一位老年男子攔住她說,你是不是貧血?我是醫生,給你看看吧。王彥秋婉言謝絕了。病痛的折磨使王彥秋心情鬱悶,有時也對兒子發脾氣。

一九九六年,幾個朋友先後修煉法輪功,王彥秋看到她們修煉後身心受益,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讀完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後,王彥秋的心情豁然開朗,頓感前途無限光明。她明白人生的真正意義,也明白了人生苦難的根源,放下了對前夫的怨恨。她每天堅持到煉功點煉功,渾身的病很快都好了,打工也有力氣了。從此,王彥秋感覺自己的生活充滿了陽光,幸福極了。她性格開朗了,脾氣也變好了,兒子看到媽媽的身心巨變,很支持她修煉。

修煉法輪功後的王彥秋,知道了要按真、善、忍的標準行事做人,一心惦記別人,對誰都好。朋友評價她:俠義、慷慨、知恩圖報。前夫的平房動遷後回遷時,他手裏沒有錢了,買不起電視,但他喜歡看電視。王彥秋不計前嫌,主動給前夫買了電視送去,每逢年節她都去前夫家幫助收拾屋子,平時也很關心他。前些年王彥秋生活很困難,娘倆每月才幾百元的生活費,可是有一年前夫的工作單位一年都沒發工資,他連買煙的錢都沒有了,他來找王彥秋要錢買煙,王彥秋慷慨解囊。二零一二年和二零一三年期間,前夫兩次手術住院,王彥秋主動去幫忙護理,買物品,給錢。王彥秋對哥哥和姐姐也很恭敬,雖然大家的經濟條件都比她好,可是她總是惦記哥姐,經常買物品去探望,誰家有大事小事她都幫忙,平時與家人相處都高姿態。

朋友和同事看到她生活艱難,有時會接濟她一些物品,可王彥秋不忍心讓朋友破費,都想方設法購買其它物品,如數報答。一次,一個朋友收到了親戚給的新羊毛衫,朋友穿著小,就送給了她,結果幾天後,王彥秋買了一大扇排骨送來了,當朋友打開房門,看到瘦小的彥秋抱著一大扇排骨進來時,感慨得不知說甚麼。王彥秋自己十分節儉,長時間捨不得為自己添件新衣服,甚麼好吃的也都捨不得買,常年吃鹹菜,冬天由於蔬菜價格較貴,她幾乎吃不上青菜。

修煉法輪功前,在商店上班時,彥秋經常往家拿東西,大家都拿。修煉後,她遵循真、善、忍做好人,在這方面嚴格要求自己,一分錢便宜也不佔。有一次她在一家做保姆時,不小心給老人家裏打壞了一個碗,第二天她立刻買來了新碗。為了生計,王彥秋先後在幾個家庭當保姆,她對老人有耐心,有善心,打掃衛生仔細乾淨,家家滿意,家家稱讚。有時,人家看她活幹的好,多給她錢,她都不要;有一次,她有事不能來照顧老人了,就讓朋友來頂替,然後將工錢如數給了朋友。

親朋好友看見王彥秋修煉後如此樂觀,寬容,都很欣慰。彥秋修煉,兒子也跟著受益。一次兒子腰部疼痛,王彥秋讓兒子看《轉法輪》,兒子說,腰疼看不下去。她就給兒子讀《轉法輪》,兒子認真聽著。聽著聽著,兒子睡著了,結果一覺醒來,兒子的腰部疼痛消失了。兒子感慨的說:「(法輪)大法真神奇。」

被關押和誣判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忌,與中共互相利用,對法輪大法實施了全面瘋狂迫害,身心受益的王彥秋,認為修煉法輪功沒有錯,為了維護「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她與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一樣,開始了向民眾講清真相、和平反迫害的悲壯歷程。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的迫害中,王彥秋被綁架關押過四次。

第一次是大約在二零零一年,她在粘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一老太太舉報,王彥秋被錦州南街派出所綁架後,錦州市古塔區政保科科長薛治忠對她敲詐勒索,罰了她數千元錢,王彥秋當時沒有那麼多錢, 是跟二哥借的錢,之後,王彥秋打工掙錢,省吃儉用,將這筆錢還上了。薛治忠因為積極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沒退休就死了。而那個舉報的老太太,沒多久也去世了。

王彥秋第二次被綁架是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上午,當時與王彥秋一起租房的法輪功學員的手機被警察監控,導致她們在租房處被錦州龍江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關押在錦州看守所三十七天後,被放回家中。

第三次是在二零一二年夏天,在古塔公園講真相時被綁架關押,一個多月後被放出。

最後一次被綁架是在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 ,那天傍晚,王彥秋與錦州法輪功學員曲偉和周玉禎,在錦州兒童公園附近向民眾散發光盤,內容是海外神韻藝術團演出的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歌舞,有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十三棍僧救唐王啊,等等。她們正在發放時,被古塔區聯防隊的張政和古塔區維穩辦的楊鐵利、王錦輝和王旭發現,張政向錦州市公安局反×教支隊惡意舉報,然後,這四名警察與隨即趕來的市反×教支隊警察一同綁架了她們,時任市反×教支隊頭目是白寧和李嵋珊。當時這三位法輪功學員在被綁架過程中都不配合警察的非法抓捕,大聲向圍觀群眾講述法輪功真相,一位目擊者說:「(她們中)有一位大喊『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之後,三人被關進市看守所。

王彥秋被綁架關押後,她的兒子給反×教支隊頭目白寧和李嵋珊寫了一封勸善信,由當地法輪功學員何濤陪同,前往市公安局親自給二人送去。但孩子的苦苦哀求不但沒有感動他們,何濤還被他們非法扣押一天。

不久王彥秋和周玉禎被古塔區檢察院構陷,檢察官是溫震宇,時任檢察長是王世元。王彥秋和周玉禎的家屬為她們請了律師。而曲偉在看守所被迫害成糖尿病放回家(現已被迫害離世)。

據曾經被關押在錦州看守所的人講,剛進看守所的時候,王彥秋認為自己沒有犯罪,不穿犯人馬夾,管教警察石紅唆使犯人刁麗麗毆打王彥秋,還把王彥秋用手銬銬掛在窗戶上一天半(雙手舉起,腳在地上)。之後王彥秋出現了血壓升高等病態反應。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王彥秋和周玉楨由於被禁止煉功,再加上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原本健健康康的她們,不久都出現了病態。

家人得知消息後,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王彥秋的姐姐來到市看守所,請求看守所為妹妹看病,監所管理支隊紀檢書記刁某稱王彥秋的病不嚴重,說:「比她病重的都沒上醫院,找法院去吧!」

十二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半,錦州市古塔區法院不顧法輪功學員周玉禎和王彥秋身體狀況極差,竟在錦州市看守所私設公堂,對她們非法庭審,審判長是錦州古塔區法院的潘莉莉,時任古塔法院院長是黃萍(已遭報應,因受賄與介紹賄賂被停職審查)。當時王彥秋的家人共來了六人,但古塔法院只許進去兩人。當王彥秋的姐姐看到憔悴的妹妹時,難過地落淚了。一法警過來恐嚇王彥秋的姐姐說,如果她再情緒激動,就將她驅逐法庭。

面對違法的庭審,周玉禎的律師憤然退庭,以示抗議。王彥秋的律師當庭揭露迫害真相,並從信仰自由、法律規定、公訴機關適用法律錯誤、犯罪客體等方面為她做了有理有據、義正詞嚴的無罪辯護,問得包括審判長在內的所有公檢法人員啞口無言。

但是二零一四年一月王彥秋、周玉禎均被錦州古塔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五次投監

王彥秋被冤判後,曾前後四次被投監未果,最後一次,第五次才被強行送進監獄。按照有關部門的規定,被判刑人員被投監前需要在本地做體檢,當地指定醫院是錦州市附屬三院,所以在押人員就診和體檢都在這個醫院進行。其實,在入監體檢之前,王彥秋和周玉禎幾次都用急救車、擔架抬著,拉到錦州附屬三院緊急診斷。但是錦州市看守所違法規定,在入監體檢時,擅自帶王彥秋和周玉禎去錦州二零五醫院體檢。有一次在去二零五醫院體檢時,王彥秋對周玉禎說:「整到二零五醫院,咱還能好了嗎?」因為女所所長吳燕的丈夫是二零五醫院的麻醉師。

即使去二零五醫院體檢,因為二人都是屬於重症,其結果還是不符合收監條件。王彥秋的血壓270~280,還有腦血栓症狀,嚴重貧血,血色素不足五克,頸椎部位又出現積水。周玉禎也檢查出卵巢囊腫,結腸癌等重症。所以從二零一四年二月至四月,王彥秋被四次(周玉禎三次)拉到瀋陽遼寧女子監獄,都被監獄拒收,看守所不得不將人帶回錦州。一次,陪同去體檢的女所所長吳燕說:「(王彥秋的)體檢結果,醫生難以下筆。」

這期間,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三點,王彥秋的家人突然接到錦州市看守所女獄警石紅的電話,大意是:王彥秋現在「病情嚴重」,看守所已經向上級打報告,說明了情況,如果出現危險,看守所沒有責任,我們現在通知你們家屬,你們到法院去找。王彥秋的姐姐馬上去了古塔法院,但門衛不讓進去。

按照監獄法規定,二人都符合監外執行的條件。但時任錦州市政法委書記張曉光和錦州市古塔法院院長黃萍等相關人員根本不想放人,他們死心塌地的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草菅人命,執意要將她們投監入獄。

在上級主管部門拒不放人的情況下,錦州市看守所也助紂為虐、一同作惡了,想方設法將她們送進去。二零一四年五月中旬再次體檢後,沒有告知王彥秋和周玉禎體檢結果。五月二十日,錦州看守所女所所長吳燕親自押車去瀋陽送王彥秋和周玉禎,到達遼寧女子監獄後,在辦理入監審查手續時,吳燕挨個辦公室找人,王彥秋見狀,問她:「你找人呢?」吳燕回答:「我有個同學,我來看看」。吳燕在收監主管辦公室呆了很長時間,最後她們將周玉禎收監了,把王彥秋又拉回錦州看守所。不久,第五次,吳燕等人終於「如願以償」,將王彥秋投監入獄。

在中共的體制裏,很多事情都不是按章行事的,法律是法律,規定是規定,只要有熟人,甚麼事都能辦成,人們也習慣於拉關係,走後門,至於要辦的事是否違法,是否缺乏道德,甚至會造成甚麼樣的後果,沒有人去考慮,只要對自己有利就行。

接下來,在經歷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三年多的煉獄折磨後,王彥秋最終被迫害離世。錦州又失去了一個善良兒女。王彥秋在這片熱土上生活了五十多年,她為這裏的人們做了她應該做的。兒子可新說:「(媽媽)沒回來的時候,還有個盼頭,現在連個盼頭都沒有了。」


附:參與迫害王彥秋的相關人員
(一)錦州市公安局
1.反×教支隊
李嵋珊15698704590
白寧 13700068341 15698703071 座機:0416-2135511
2.副局長姜龍 (主管迫害法輪功)宅電:0416──2361181 手機:13841659777 辦:0416──2572155
惡警:單學志、秦首智、肖江
(二) 錦州市古塔區公安分局
楊鐵利,男 四十二歲 古塔區維穩辦反邪教支隊
家庭住址:古塔區北二里30─32號 手機:15174218865
張政(此人親自打電話給市邪教支隊舉報)男 38歲 古塔區聯防隊
家庭住址:古塔區保安裏21──6
王錦輝 男 四十九歲 古塔區維穩辦反邪教支隊
家庭住址:古塔區東一里77──34號 宅電2399110
王旭 古塔區維穩辦反邪教支隊 手機:13897886766
錦州市古塔區政保科科長薛治忠
(三)錦州市古塔區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
主任李福軍 男
四十多歲(此人為迫害周玉禎提供所謂的「前期犯罪事實」,他在」證詞」上說周玉禎曾被勞教)
家庭住址:凌河區國和裏14──18
(四)錦州市古塔區檢察院
原檢察長 王世元 辦:0416─2326655 宅:0416─3869111 手機:15041689999
公訴科 溫震宇 男 四十多歲, 辦公室電話:0416──2322377
(五)錦州市古塔區法院
原院長 黃萍 辦:0416──2872777 手機:18941603999
執行一庭審判員 潘莉莉 30多歲 手機:13804160717 18941601838
辦:0416──2872733
(六)錦州市女子看守所
錦州監所管理支隊紀檢書記刁某
原所長 吳燕
原副所長 石紅
錦州看守所犯人刁麗麗
(七)錦州市政法委
原書記:張曉光
(八)
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
獄警:趙敬華、戴雪梅、尤岩
犯人:菊華、王曉紅、曾鵲明、孫美霞、蔣麗娟、朱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