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市付志宇被迫害致死追述(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付志宇,堅持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講法輪功真相,二零零一年七月被警察綁架,在鐵鋒公安分局遭刑訊逼供,再次被非法勞教,在富裕勞教所被用銬子在兩床之間大字形酷刑折磨;長期被用手銬吊掛,於二零零三年二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付志宇在修煉前患嚴重失眠、腹瀉等症,不能喝涼水,五臟六腑疼痛,吃安眠藥也不起作用,每天在痛苦中煎熬著。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不久,他看見兩隻大手給他清理身體,自此病症全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新聞媒體誣陷法輪功,付志宇去市政府和平請願,被大卡車送到南市郊晚間又帶到鐵鋒分局。此後被騷擾不斷:東湖派出所片警到他家將師父法像摘走;居委會人員到他家坐著嘮閒嗑不走、大雪天的蹲在窗下偷聽;鐵鋒區區長領著扛錄像機的記者、辦事處等一群人到他家,逼他寫不煉功保證給上報紙。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付志宇去北京和平上訪,被齊市鐵鋒分局帶回當地看守所。十一月二十日男女十六位法輪功學員,被市鐵鋒分局警察從一看二看弄到市鶴鳴旅社地下室,所謂的轉化學習班。付志宇(迫害致死)、王立斌(迫害致死)、田勇三人關在一個屋裏,十三個女學員關在另外兩個屋裏,讓學員們煉功,然後他們暗暗偷拍,以此構陷加重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七日,付志宇等三位男學員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富裕勞教所,(女學員被送到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同時被送往富裕勞教所的各地區法輪功學員單獨關押一個大房間,陸續被送來三十多人。齊市岳會民(迫害致死)進來時,雙手腕肉皮已綻開,骨頭裸露外面,生活不能自理,身體極度虛弱,是被齊市建華區刑警隊惡警酷刑大掛所致。

北方冬天非常寒冷,白天的溫度都在零下二十多度以下,法輪功學員被迫在戶外洗臉、刷牙,有時幾天不讓洗臉、刷牙,半個月讓在戶外洗一次衣服,衣服沒洗完水都凍冰了;被強迫將伐好的木頭扒皮,做紙漿;喝的都是消防用沒過濾的暗紅色的水;中午點名、吃飯、上廁所就給十五分鐘時間,獄警就是喊一個字──「快」;如果完成不了高額勞動任務,晚上就得在床鋪邊兒上撅著、用皮帶抽、鋪板打;晚上經常被迫看邪惡灌輸的轉化錄像,沒活時一整天都要被逼迫看邪惡的轉化錄像,一些猶大每天灌輸他們那套歪理。歷經種種非人迫害付志宇一年後獲釋。

二零零一年七月,因付志宇堅持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被齊市鐵鋒分局東湖派出所七、八個警察綁架。在鐵鋒分局被刑訊逼供,被戴狼牙銬銬鐵椅子,被打的鼻口噴血,慘不忍睹。後送到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三年,再次被劫持到富裕勞教所。

中共酷刑示意圖:狼牙銬銬鐵椅子
中共酷刑示意圖:狼牙銬銬鐵椅子

二零零一年十月,付志宇等法輪功學員被富裕勞教所獄警毆打,有的被打傷住院,勞教所封鎖消息四十多天,不許家人接見。逼迫法輪功學員長時間坐著(立板),稍微一彎腰,刑事犯就一腳踹過去,有的學員肋骨被踹骨折。吃帶麩子的饅頭,蘿蔔湯裏的蘿蔔糠得像海綿一樣,沒有菜吃,導致大多數法輪功學員包括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頭髮都白了。

二零零二年,付志宇大年初一被用銬子在兩床之間大字形酷刑折磨。四月至六月,惡警黃殿林、汪泉、佟忠華等獄警以制止煉功為名強行將付志宇、周樹友、羅永金、劉晶明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用手銬吊掛在高約兩米的雙層床頭上,而且還變花樣地將手反銬,使身體沒有活動空間,並用各種髒話污辱人格。每天的吊掛時間多達十五小時,大小便的時間也嚴加控制。除吃飯外,每天都是吊掛站立,有的長達一百二十餘天,最少也達三十餘天。由於長時間的吊掛,他們的腿、腳都腫得很粗,行動更加不便。當法輪功學員周樹友指出他們濫用刑罰違反憲法時,獄警黃殿林、汪泉、佟忠華竟說:「對你們講甚麼法律?就整你們,愛咋的咋的。」「打死你們也沒人管。」「國家就這政策。」「告也告不贏」 ……

酷刑演示:兩床之間大字形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兩床之間大字形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掛

二零零二年年底,惡警又將付志宇、羅永金、高林軍等連續吊掛三個月之久,張化彬等人被吊掛二個多月。後期,惡警們將付志宇從高處吊掛轉到低處離地面20釐米的暖氣管子上反銬。惡警們明知付志宇年初體檢時血壓高達二百多,依然對其酷刑迫害。

長期的吊銬,致使付志宇高血壓、腦溢血、不省人事,過年期間將其扔進醫院。二零零三年二月一日一大早,富裕勞教所給付志宇家人打電話,說病重趕快來看。

在富裕人民醫院,付志宇面色蒼白躺在病床上,醫生摳眼撓腳心仍一動不動,閉著眼睛嘴吐白沫子,口裏往出吹氣兒,於半夜時分溘然長逝。富裕勞教所竟要挾其家人在「某某某死亡與他們沒有關係」的紙上被迫簽字。

富裕勞教所所長 肖振東
副所長 王雲風
政委 李洪軍
大隊長 賈維軍
副大隊長 韓少坤
警察 汪泉 黃殿林 陸井峰 佟忠華 吳強

不完全統計2000年12月~2001年10月在富裕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付志宇(齊齊哈爾市)(迫害致死)
岳會民(齊齊哈爾市)(迫害致死)
慈 海(齊齊哈爾市)(迫害致死)
劉晶明(齊齊哈爾市)(迫害致死)
潘本余(齊齊哈爾市)(迫害致死)
王寶憲(齊齊哈爾市)(迫害致死)
高德勇(齊齊哈爾市)(迫害致死)
高恩華(齊齊哈爾市)
黃利岩(齊齊哈爾市)
孫維國(齊齊哈爾市)
時雙(齊齊哈爾市)
關長安(齊齊哈爾市)
戰乃輝(齊齊哈爾市)
馬勇(齊齊哈爾市)
田勇(齊齊哈爾市)
田磊(齊齊哈爾市)
李齊(齊齊哈爾市)
孫建軍(齊齊哈爾市)
田自強(齊齊哈爾市國稅局)
楊立成(齊齊哈爾市)
黃國東(齊齊哈爾市)
武元龍(齊齊哈爾市)
邢延良(齊齊哈爾市)
單敬陽(齊齊哈爾市)
關昌安(齊齊哈爾市)
都曉(父)(齊齊哈爾市拜泉縣)
都基國(子)(齊齊哈爾市拜泉縣)
都興利(齊齊哈爾市拜泉縣)
國殿會(齊齊哈爾市拜泉縣)
高鎮江(齊齊哈爾市拜泉縣)
徐林山(齊齊哈爾市碾子山區)(去世)
霍寶安(齊齊哈爾市碾子山區)
李宏傑(齊齊哈爾市碾子山區)
張化斌(齊齊哈爾市碾子山區)
侯寶安(齊齊哈爾市碾子山區)
李冰(齊齊哈爾市碾子山區)
李希正(父)(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一重集團公司)
李世凱(子)(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一重集團公司)
楊軍勝(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一重集團公司)
龐隆(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一重集團公司)
韓衛東(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一重集團公司)
李威嶺(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二電廠)
劉博剛(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二電廠)
雷家祥(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二電廠)
張恩明(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第六醫院醫生)
謝振洲(謝老三)(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
謝振海(謝老五)(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
謝振秋(謝老六)(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
陳世傑(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
黃以誠(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中醫院醫生)
呂賓(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
高林軍(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
陳繼輝(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
羅永金(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梅利斯)
王堯(原富裕縣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去世)
高青松(齊齊哈爾市富裕縣)(去世)
鄧青山(父)(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鄧天夫(子)(齊齊哈爾市富裕縣)(去世)
馬希太(齊齊哈爾市富裕縣)(去世)
杜俊友(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趙志剛(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江濤(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姜海濤(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邵景龍(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黃金亮(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馬風岐(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王少輝(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張興宇(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張洪權(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劉春富(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崔勛建(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國慶(齊齊哈爾市富裕縣)
王金鵬(齊齊哈爾市甘南縣)
趙長海(齊齊哈爾市甘南縣查哈陽農場)
田寶慶(齊齊哈爾市訥河縣信用聯社)
王平發(齊齊哈爾市訥河縣)
林柏成(齊齊哈爾市訥河縣)
楊君寶(齊齊哈爾市龍江縣)(去世)
蘭紅軍(齊齊哈爾市龍江縣)
孟慶鎮(齊齊哈爾市龍江縣)
王利華(齊齊哈爾市龍江縣)
王利強(齊齊哈爾市龍江縣)
周愛國(齊齊哈爾市依安縣)
王守慶(哈爾濱市雙城區)
劉文偉(哈爾濱市)(去世)
劉景洲(哈爾濱市)
武紅軍(大慶市)
夏雲吉(大慶市)
張兆華(伊春市鐵路辦事處)
李梓波(綏化市鐵路車輛段)
張曉春(綏化市)(去世)
陳彥博(黑龍江省綏化市)
劉惠春(內蒙古牙克石市)
周樹友(遼寧省撫順市清源縣北三家倉石東村)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