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郵寄真相信 黑龍江醫院幹部再被非法批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原齊齊哈爾鐵路分局加格達奇鐵路醫院優秀職工、法輪功學員李萍,為了讓政府官員明白真相,郵寄十一封真相信,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在哈爾濱被香坊國保和建築派出所警察綁架,現被非法批捕。

李萍今年四十七歲,原是加格達奇鐵路醫院幹部,負責單位精神文明建設和醫德醫風工作,多次榮獲優秀幹部、文明職工標兵等多項榮譽稱號。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後,李萍因為不放棄信仰法輪大法,被無理開除公職,多次被綁架、非法勞教、判刑,遭受酷刑摧殘,包括長時間吊銬在床、上地環、關小號、不讓睡覺、毒打,上重刑:大掛吊起來、用竹條打反銬在背後的手、野蠻灌食等等。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正在哈爾濱打工(看護一位老人)的李萍,遭香坊國保和建築派出所警察綁架。家被抄,朋友存留在她家的金項鏈、現金、保險箱、筆記本電腦及其它個人物品被搶劫,屋裏一片狼藉。

七十多歲的老父親知道後,去香坊公安分局要人,被攔在外面,無人問津,也找不到相關警察。建築派出所所長態度非常不好,老父親無奈只好先回去了。

後來,老父親查到國保辦案人的手機電話,才被叫去國保簽字。在香坊國保等了一天,快下班了,警察才來,讓李萍父親領了刑事拘留通知書。李萍父親問因為甚麼原因被刑事拘留?國保警察說李萍「搞活動」,而且有「前科」(註﹕即李萍以前曾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關押過)。李萍父親問警察叫甚麼名,警察沒說就走了。

之後,哈爾濱香坊分局國保王殿斌給李萍的父親打電話,告訴他李萍已被非法批捕,讓他去哈爾濱簽字。

無奈,李萍的老父親為李萍聘請律師,律師在見到李萍後,才了解到原委。原來,在中共開「十九大」前,李萍因向省內各職能部門郵了十一封關於法輪大法真相信,希望他們了解法輪功真相,其中一封郵到了哈爾濱市公安局局長的手裏。局長大怒,下令徹查。在「攝象頭硬盤」中,找到李萍,然後蹲坑,將李萍非法抓捕。而且在抄家時,將李萍的2萬多現金和朋友的金項鏈抄走,並沒做記錄。

在十多年的被迫害中,法輪功學員李萍被剝奪了基本人權、自由和健康,受盡了摧殘和凌辱。她母親任萬傑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三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五個月,被非法勞教,在中共不法人員長期的騷擾、監視、蹲坑、綁架等迫害下,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含冤離世。

歷盡迫害十五載

(一)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齊齊哈爾鐵路分局邪黨副書記逄玉梅和齊鐵公安分處姓宋的科長等一行人找李萍談話,逼李萍選擇要法輪功還是中共邪黨,李萍選擇了法輪功,那個科長不顧身份在會場就罵了李萍。九月三日,李萍被劫持到齊齊哈爾鐵路分局主辦的加格達奇黨校洗腦班,二十四小時被監視不讓回家,逼迫寫保證放棄修煉。

同時被洗腦班迫害的還有曹靜華、李萍的弟弟。後來又被綁架去了一些齊齊哈爾、大慶的法輪功學員,其中有潘本余、王寶憲、慈海,現三人已被迫害致死,齊齊哈爾鐵路車輪廠工程師王寶憲從洗腦班直接勞教三年再也沒回來。

各個單位抽調職工,他們輪流排班黑天白天監視。有很多職工白天上班晚上還被值班,害得他們不能正常生活。有的把怨氣發到法輪功學員身上。加格達奇鐵路招待所前後兩次辦邪惡洗腦班長達半年之久,給李萍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了巨大傷害。

第一次洗腦班,因李萍最後也不放棄信仰,醫院取消李萍幹部身份,齊齊哈爾鐵路分局給她開除路籍留路查看處分。第二次洗腦班,因李萍煉功被齊齊哈爾公安分處拘留十五天而結束。

單位醫院安排李萍由原來當幹部到當衛生員打掃衛生。在當衛生員期間,院領導說李萍是加鐵醫院建院以來幹的最好的衛生員。還有醫院職工說李萍把醫院廁所打掃的比食堂都乾淨。

(二)被雙合勞教所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加格達奇鐵路醫院邪黨書記馮洪斌派保幹和邪黨宣傳助理,將李萍劫持到加格達奇公安局,姓趙的公安局長要李萍交待給誰大法經文了,李萍不說,被那局長打了。並被公安局惡警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關押,後來又被劫持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勞教一年。

剛被綁架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關押在小號,李萍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等待因爭取要求煉功權利而被帶走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而沒在規定時間就寢。李萍就被惡警帶走迫害,其他法輪功學員就被惡警打倒,被惡警們往胳膊和腦袋上踢,打倒在桌子底下,半夜又被推到外面榆樹牆裏跪下,差點扎壞眼睛。

惡警逼李萍保證不煉功,不保證就用細繩把她背吊在棚頂暖氣管上,腳尖點地,惡警還不斷大罵,整整一夜。早晨被放下來時,惡警恐嚇李萍回去不要對別人說自己挨打上刑的事。

當李萍把被打的事反映給勞教所所長洪振權時,洪振權說調查後給個說法,卻一直不見回音。在雙合勞教所,李萍因為抵制播放誣陷大法的錄像,背誦《轉法輪》<論語>,被惡警們用電棍電手、臉,電的聞到焦糊味,並因煉功先後兩次被加期半年。

(三)被迫害離婚、失去工作

李萍是在煉法輪功後結婚的,她的丈夫對煉法輪功是支持的。他們結婚三年多沒吵過架,李萍用大法衡量,平衡家庭關係,支持丈夫,孝敬雙方父母,多給婆家郵錢,生活平和幸福。

一九九九年,法輪功被迫害後,李萍夫婦同在齊齊哈爾鐵路分局工作,上面給李萍丈夫施壓,再加上輿論上的壓力和惡警的騷擾,她丈夫承受不了巨大壓力,提出離婚,他曾對李萍說:「離開你,我再也找不到你這樣好的妻子了。」

在李萍被綁架的前三天,丈夫曾對李萍說:我就一個要求,希望你能在家平安的過日子。沒想到話落三天,李萍就被綁架。李萍的丈夫離開家的前一夜,留給還在被勞教迫害的李萍一封信,信中說,他整整哭了一夜,並拿走了他們夫妻的全部照片。看到那封信的人都哭了。

李萍被勞教迫害期間,丈夫給的信連警察看了都落淚。本來好好的家庭,就在這場殘酷的迫害中被拆散,就像文革期間劃清界限一樣。 李萍被單位加格達奇鐵路醫院邪黨書記馮洪斌等人無理開除。

(四)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受折磨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九三農場公安局馬勇帶隊,伙同加格達奇公安局,把走在街道上的李萍綁架,走在前面的李萍家人都不知道。他們把人綁架到黑龍江省九三農場看守所。李萍在加格達奇看守所關押期間,在七個月沒有人提審的情況下,就被非法起訴,連法律程序都不走,就被秘密開庭,被加格達奇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

(1)集訓隊嚴管迫害

李萍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集訓隊被嚴管迫害,一個法輪功學員被一個刑事犯包夾形影不離,成了犯人中的「犯人」,李萍因不報數被提前下到五監區。李萍因不服從邪黨監獄管理被惡犯單桂香等人每天點名時按倒在地。期間不讓買東西,不讓寄信。

(2)被連續打上百個耳光

有一天,說惡警程秀豔找李萍,李萍到警察辦公室,程秀豔沒吱聲,就起身走了,辦公室剩下惡犯李梅、單桂香、劉文革、呂淑文四人,她們要求李萍服從邪惡管理,點名報數。李萍說:「你們是犯人,沒權利審問我、要求我。」於是四人瘋狂毆打李萍,連續打李萍上百個耳光,用腳踹小腹。打完後,惡警程秀豔回來了。當李萍質問程秀豔為何安排惡犯打人,程秀豔說:「誰打你了!」惡犯說:「誰打你了?誰看見了?」

(3)襪子、褲子被拖爛,被皮鞋踢在臉上鼻子上,鮮血流在雪地上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五監區法輪功學員不承認強加的罪名,否定這一切迫害,不點名,不報數,不戴名籤。法輪功學員李萍第一個不參加點名、報數。谷亞榮因配合李萍,點名不蹲,也被押入小號迫害。為了反迫害,法輪功學員全體絕食。

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左右,惡警大隊長吳豔傑帶領惡警王珊珊、劉紅、邱豔、犯人姜春鳳等人將谷亞榮叫到辦公室,逼著谷亞榮喊報告,谷亞榮不報告;被惡警罰蹲,谷亞榮不蹲。吳說:「你不蹲,我們可以強制你。」她抓住谷亞榮的肩膀,惡警們齊上把谷亞榮打倒在地。劉紅破口大罵,狠勁踢谷亞榮的腿。後劉紅又拿手銬把谷亞榮銬在地上,由王珊珊看著,下午一點多被非法關押小號迫害。

二零零三年,因法輪功學員楊秀華不服從管理被長期關押小號四十多天,法輪功學員多次要求放人也不放。由於法輪功學員執意要求釋放楊秀華。惡警大隊長吳豔傑想制服法輪功學員,就聯合監獄採取所謂「拉練」殘酷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法輪功學員們被拖到男監迫害。大隊長吳豔傑、陶淑萍指使刑事犯及五人聯保將法輪功學員拖到樓下,拉出去凍著。事先準備好的惡警們手持電棍毒打法輪功學員。因法輪功學員不配合惡警,被惡犯兩人拖一個法輪功學員,拉到一百米以外的男監進行殘酷的迫害。李萍因保護同修被惡警、惡犯先弄到樓下,因不配合惡警被男防暴隊惡警王亮,肖琳第一個拽走,李萍鞋丟了,襪子、褲子被拖爛。期間因拖不動,王亮就用皮鞋踢李萍的臉鼻子,鮮血流在雪地上。最後用車將李萍綁架到迫害地點。

(4)關小號、酷刑

從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至十二月二日,每天天不亮,惡警們就把法輪功學員攆出去挨凍,天黑後,幾十位法輪功學員逼回到監舍蹲著或坐著,在冰涼的地上直到半夜十二點。五監區是一樓,特別冷,而且扒掉了法輪功學員們的棉衣、棉褲,不讓上廁所,不給水喝,不讓洗漱,每天只給吃一個涼饅頭。惡警唆使犯人用筆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寫犯字,程佩英用生命反抗侮辱和迫害,被惡警用手銬銬在鐵門上。

小號就是獄中獄,時間長了人是受不了的,腿不好使、頭顫。丁玉腿不好使,張淑哲頭顫。獄方隨意把法輪功學員關小號酷刑,根本沒有期限(刑事犯關押最多一個星期就放了),女子監獄竟忍心把法輪功學員關半年以上,可見其殘忍程度。

(5)被毒打、挨凍、用竹條打反銬在背後的手等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拉練回來,晚上罰蹲時,李萍因不戴名籤被男惡警毒打,又被拉到外面挨凍,同時被迫害的還有楊秀華、黃麗萍、閆淑芬,此時已是晚上十點多,被用竹條打反銬在背後的手,閆淑芬雙手被打腫,又被罰蹲。半夜十二點才讓李萍回去。

十一月二十八日早八點,巡邏隊全部警力和五監區警察又來到監舍。為了反對這場迫害,法輪功學員們齊聲背誦《轉法輪》<論語>。同時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學員堅定洪亮的聲音在監舍大廳迴盪,喊聲長達半小時之久。

法輪功學員幾十人組成一道人牆,互相保護。惡警們無從下手,手拿電棍發呆,後來向法輪功學員人群衝來,把李萍拖出;黃麗萍被打昏在地;閆淑芬背部被打傷。惡警楊子峰、王亮拿起碼坐的小凳向法輪功學員人群打去,凳子打碎了,馬愛橋的頭被打傷,滿臉是血,縫了四針。馬愛橋自己花去醫療費近二千元,這種情況還被關進小號,每天吃兩頓玉米麵粥,戴背銬酷刑三天,直到昏迷才解開背銬,共被關押十五天。

發了瘋的惡警們像野獸般的向法輪功學員們施暴。法輪功學員們抱在一起,倒在地上的褚力和幾個人抱在一起,人分都分不開。馬愛橋頭上的血沾滿褚力的臉上,一旁的刑事犯和女警察們都驚呆了。這時監獄所有惡警全部出動,將監舍團團圍住,把法輪功學員分別拖到各個監舍屋中,疏散開,將李萍、劉桂華拉到屋裏戴上手銬。其餘法輪功學員被逼到操場上,由惡犯李梅帶領。陶大隊點名叫出了:谷亞榮、程佩英、杜桂傑、任秀英四名法輪功學員,後又把肖愛玲、李萍、劉桂華三人關押小號迫害。惡警說這七人是這次事件的組織者,以獄長找談話為由,把她們騙入小號。

在這七天的迫害中,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手被凍傷,被惡警用柳條抽的腫得像饅頭一樣,發紫、發黑、不好使。監獄指使五名防暴惡警幫助四隊惡警(其中有兩名男惡警叫王亮、楊子峰)迫害法輪功學員,將法輪功學員肖愛玲銬在鐵門上毒打。被毒打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李萍、程佩英、黃麗萍、張春傑、劉桂華、馬愛橋等。五監區全體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傷痕累累。惡犯拿刷廁所的刷子給法輪功學員刷牙。給年輕的法輪功學員剃鬼頭,惡警大隊長陶淑萍哈哈狂笑,說:「真漂亮啊!像電影演員。」

有一位哈爾濱的六十歲的老年學員被扒得剩內衣內褲,被刑事犯埋在雪堆裏只露腦袋,扒出來後沒咳嗽一聲,犯人稱奇,內心佩服大法的神奇。李炳清被惡犯劉文革等人暴打很長時間,最後李炳清肋骨骨折,內傷嚴重,從未得到治療,很長時間呼吸還疼痛。楊秀華也被從小號放出來一起挨凍,他們把楊秀華扒得只剩內衣褲用手銬銬在鐵門上整整一下午。最後犯人說:她不是人,是神。所有參與拉練迫害的惡警都戴著厚厚的帽子和口罩,可好多惡警被凍傷。所以惡警們一提「拉練」就害怕。

(6)戴上手銬腳鐐,手銬在地環上,腳被吊起來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哈爾濱女子監獄五監區法輪功學員由於不屈從惡警的迫害被拉到外面挨凍,七人被關小號三十三天。大冬天被扒光內衣褲,只剩褲頭,光著身子穿上被剪掉扣子的棉服,被銬在地環上酷刑。小號的暖氣被卸掉,窗戶被封死,所以在裏面不知白天黑夜。劉桂華在剛進小號時被脫鞋光腳,挽上褲腿站到水盆裏;任秀英光著腳站到水泥地上,地上潑上水;李萍被姓曹的惡警打在鼻子上,鼻子被打出血,戴上手銬腳鐐,手銬在地環上,腳被吊起來。由於法輪功學員不答應惡警的戴名籤、點名的要求,連續兩次續押票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七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加的犯人身份及剝奪他們通信、買東西,不讓用筆、紙等人權。三月九日,七人被分開了,惡警分別採取不同的方式迫害她們,逼迫屈服。其中肖愛玲、李萍、任秀英、杜桂傑、程佩英被用手銬銬在床頭,其間只有二天晚十二點讓休息幾小時,其它時間都被銬在床頭,連續十八天十六夜站立,沒讓上床休息過。只有四、五天半夜十二點讓坐小凳。

酷刑演示:上大掛
酷刑演示:上大掛

(7)被罰站立,銬到床上,上大掛吊起來被用手指摳眼睛

法輪功學員不配合邪惡無理要求,就被逼迫連著站立,她們的腳又疼又腫,極度疲勞。肖愛玲在連續逼站立兩天後,雙腳、小腿紅腫劇痛,發燒直至疼痛難忍,幾近暈厥才允許坐在小凳上。但依然戴著背銬。經醫生檢查,怕雙腳截肢,被幾個惡犯強行銬著灌藥,臉被抓腫、嘴全被鐵勺刮破。在坐幾天緩解後,又被逼迫站立銬到床上,剛剛緩解的雙腳又開始紅腫。任秀英、程佩英也在幾天後雙腳紅腫變黑。這種情況下還逼她們繼續站立,多次反映,才讓坐下。械具始終不給拿下來,並強行給兩人打針。任秀英的腳腫得不能穿鞋。

十八天中,四個人每頓只給兩個小饅頭,理由是小號沒地方,這是小號待遇。十六天不讓法輪功學員們睡覺。當法輪功學員問獄長劉志強哪條法律規定不讓睡覺時,他說:我就是法。最後惡犯辛淑梅出主意改重刑上大掛吊起來。手銬深深勒進法輪功學員們肉裏,要不是大法保護學員真是要殘廢了。

(8)被整整上刑七十天

從零三年到零四年四月,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整體配合反迫害,不戴名籤、不穿囚服。法輪功學員這段時間因反迫害,不配合邪惡要求,肖愛玲、李萍、任秀英、杜桂傑、程佩英,劉桂華,谷亞榮,馬愛喬等承受了巨大的迫害。整整上刑七十天。在遭受這種殘酷折磨情況下,李萍又遭受了惡犯王代群的流氓毆打,王代群還用兩個手指挖李萍的眼睛等。


哈爾濱市香坊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
袁兆祥 13604885769
王殿斌15104690118
哈爾濱市香坊區委610書記:王洪斌 單位電話:0451--55662918
哈爾濱市香坊區委610書記:劉英俊 單位電話:0451-55662938
哈爾濱市香坊區610主任:李恆:單位電話:0451--55648610
哈爾濱市香坊區公安分局局長電話:0451--55661199
副局長電話:0451--55662512、0451--55653607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