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夫妻雙雙受益 做好人遭綁架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家住遂寧市安居區橫山鎮滑泥村五社的法輪功學員王其軍、侯素華夫婦,是一對善良、樸實的老人,他們為了維護做好人的權利,無辜遭受了中共及江氏流氓犯罪集團的非法關押及經濟迫害

下面是這對善良夫婦自述修大法受益及被中共迫害的事實。

一、修煉大法 夫妻雙雙受益

我叫王其軍,今年六十六歲,修煉大法之前患有外痔、腸炎、疝氣。特別是疝氣,經常是兩個大腿根部隆起拳頭大小的硬包,使我疼痛難忍,行走困難,更無法幹農活;而且我性格倔強、固執,對甚麼都不服輸,爭鬥心特強,有理不饒人,還經常與別人打架,也打過妻子,惹急了連村幹部也要打,只幹農活,從來不管家務。家裏人都怕我,更不敢惹我生氣。我妻子侯素華,是一個賢惠、操持家庭很能幹的人,修煉大法前患有貧血、頭暈、半邊臉面癱無知覺、怕見風雨,只要天下雨,就只能臥床不起;特別是暈病發作時,只覺得天旋地轉,全身不能動彈。

二零零三年,我妻子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全身疾病不治而癒,長期侍奉八十多歲的老人,而且從無怨言,是左鄰右舍眼中的好媳婦、好妻子。

二零零五年,我看見曾經多病的妻子侯素華通過修煉法輪功後,身上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而且面色紅潤,一身輕鬆。我也躍躍欲試,便叫妻子幫我請回了一本《轉法輪》寶書,開始靜心閱讀。我雖然識字不多,卻被師父深入淺出的法理深深折服,我知道這是當今社會無法用金錢衡量、萬年難遇的高德大法,我只要有空閒,就要抓緊時間看。由於農活多,也沒有學煉功。二零零八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煉,所有的疾病很快得到了康復,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性格也變得溫和了,再也不與人發生爭鬥了,處處謙讓他人,尤其幹起重活來不亞於年輕人,至今沒有吃過一粒藥,整天紅光滿面、精神飽滿,這一切都應歸功於慈悲的師父和法輪大法。

二、遭綁架、抄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上午,我和妻子去集市買東西。我從集市回家不到十分鐘(妻子還在集市),突然看見橫山鎮派出所穿制服的男警龔玉華(音)與一個三十多歲的警察直接闖進我家裏,不由分說直接將我按在沙發上坐著,不讓我動,也沒有向我出示任何執法證件。那個年輕警察馬上打手機叫趕快來人,不到三分鐘,二十多個人一擁而進,我一看,家裏家外都有警察把守。這次他們為了抓我們這對善良老人,竟然出動了安居國保、六一零人員(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橫山鎮綜治辦、派出所、村委幹部等二十多個不法人員一同作案,還調動了五、六輛車,很明顯是一次有預謀、有計劃的一次綁架行動,很多村民看在眼裏,急在心上,真是敢怒不敢言啊!

接著這伙不法之徒就開始當著眾多村民肆無忌憚的抄家,搶走法輪功創始人的法像三張、大法書籍一百多本、mp3四個、影碟機一部、播放器三個、手機兩部、現金三千五百元、還有衣櫃裏的一千八百多元現金被抄家的人裝入腰包及救人的電腦設備等私人物品全部被洗劫一空,沒有向我打清單。所有的罈罈罐罐都翻了個底朝天,甚至連一個塑料口袋都不放過。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警察還把師父的法像丟在地下,使勁用雙腳踩,嘴裏還不斷用污穢的語言謾罵,大約十點多鐘,警察將我綁架到了橫山鎮派出所。

由於妻子侯素華還在集市沒回家,派出所的警察(兩、三個)又叫上村書記熊生強、會計熊定吉兩人開車到鎮上找到妻子侯素華直接綁架回家,不讓她動,這伙人還在家裏抄家,折騰到十二點多鐘又將妻子也綁架到了橫山鎮派出所,也不給我們飯吃。

三、遭非法訊問

到了派出所,警察們將我們夫婦分別關押在一個室內非法審訊,還用手銬將我的一隻手銬住,有四、五個警察對我進行輪番審訊。逼問我:這些電腦和打印設備是哪兒來的?大法書是從哪兒來的?誰在做書?誰教我做的書?甚麼時候煉的功?還認識哪些煉功人?我說一個都不認識。

妻子侯素華也同時單手被銬,遭兩個警察逼問以上幾個問題。其中一個警察說:「侯素華,你知不知道法輪功是×教(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 侯素華正色道:「法輪功不是×教,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誣蔑法輪功。」

我們夫婦一直從上午十一點被非法訊問到晚上八點多鐘,他們見問不出甚麼,就用兩輛車把我們拉回到家裏,一共去了四輛車。在車上,警察問我:「王其軍,你去不去幹日嫖夜賭的事?」我說:「這些事,我們不得去沾。」 警察們一聽都不吱聲了。

到家後,警察問我:「你師父的法像掛在甚麼位置的?」他們把法像重新掛上後並開始拍照,回到派出所後,又對我們分別進行審問,並叫我們在筆錄上簽字,整個訊問過程都被錄了音。當天晚上十二點多鐘,又將我們劫持到安居區國保大隊,然後警察們又把我們送到醫院去體檢,最後將我們夫婦劫持到永興看守所。

我被非法關押到一號監室。十月二十一日下午,派出所和國保大隊共來了兩個警察對我進行提審,看守所的人還用手銬銬住我的手逼我接受非法訊問,審問過程中,警察還將妻子被審問時的錄音放給我聽。我被關押十一天後,看守所又將我轉押到一百四十號監室,妻子被關押到二百二十號監室。

十一月十幾號,派出所派人到監室來給我們驗血(午飯前)。

四、遭非法提審、經濟迫害

十九日下午,檢察院來了一男一女對我倆分別進行非法提審,也都是重複前面提的問題。我質問這兩個年輕檢察官:「我們煉法輪功到底犯了國家哪條法律?你們拿出法律來對照!」其中一人答道:「你們認為好,就在家裏煉,別出來宣傳!」聽著他們自相矛盾的話,心裏真的替他們感到悲哀。於是,我坦然答道:「我們受了益就要說!」兩人一聽無言以對。

我妻子侯素華在被提審時也對他們說:「我們是無辜的、清白的,是在做好人,我師父就是教我們做好人,沒有錯。」

我們夫婦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三十四天後,於十一月二十三日被兒子接回家中,兒子說他花了數萬押金才將我們弄出來。

回家後才得知:自從我們夫婦被警察綁架關押後,女兒王勤豔(四十二歲、開店做面)心裏十分痛苦,幹活時心中還在想著受迫害的父母親,做面時四個手指尖被機器壓破,鮮血直流,遭受了很大的痛苦,而且花了很多錢才將手指治好;兒媳蔣傑(三十五歲)因痛苦、傷心,失眠住進醫院。

結語:

這就是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對兩位遵紀守法的善良民眾及其家庭蓄意造成的難以彌補的迫害,像這樣的家庭在中國大陸難以計數。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快十九年的今天,在現政權不斷推行司法新政的情況下,中共江氏餘孽置若罔聞,仍然在誠惶誠恐的執行迫害指令,一味地幹著泯滅良知、殘害無辜的事,不遺餘力的對修真、善、忍的好人進行各種干擾,並將其送進監禁場所任意羈押、嚴加迫害。

我們在此真誠奉勸遂寧地區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們,靜下心來拷問一下自己的良心:對這群手無寸鐵的信仰民眾進行殘酷打壓,你們的內心真的就那麼心安理得嗎?!拿著迫害好人的獎金,雙手真的就不顫抖嗎?!你們想過後果沒有?作為你們的父老鄉親,我們真心盼望你們早日醒悟,善待修佛之人,得到大法的救度。否則,後果將會使你們追悔莫及,望你們三思而後行。


參與迫害的直接責任單位及個人:
遂寧市安居區國保大隊
遂寧市安居區六一零人員
遂寧市安居區橫山鎮派出所:龔玉華等警察
遂寧市安居區橫山鎮綜治辦主任:宋吉運
遂寧市安居區橫山鎮滑泥村:村支書:熊生強、會計:熊定吉、村長:張金富
遂寧市安居區郵政編碼:629003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