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場裏的一家人叩謝佛恩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我和丈夫有三女一男四個孩子,因供四個孩子在山下住宿讀書,我們夫妻在山上林場沒日沒夜的幹活。三個女兒都考上了大學,兒子也分配了工作,我也累出了一身病。

一九九七年,我從林場到山下看病,看到親家母正煉法輪功,身體健康。我也和親家母到煉功點學法、煉功。幾天後,身上疾病不治而癒,無病一身輕,覺的這個功法太好了。

回家後,我們夫妻倆決定不種小塊地了,送給了別人,老伴也退休了,在我家成立了煉功點,我們組織大家每天早晨在外邊煉功,晚上學法、打坐,嚴格的用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和同修們到處洪法,告訴他們我們做人的目地是要返本歸真,返回到先天的本性,那才是自己的家。

那段時間,每天都沉浸在師父保護無比的幸福之中。

有一次上山幹活,我被大馬蜂蟄了頭,要是不修煉的人,可了不得,得遭多大的罪,可我躺了一天就好了,啥事沒有。

還有一次不小心,腳被開水燙傷,傷的很重,可我沒打針、沒用藥,幾天就好了。這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是時時有師父保護的結果。

二零一五年夏天,我騎自行車從樓房牆角拐彎時,突然竄出一輛摩托車把我撞倒了,七十多歲的人,當時就起不來了,我心裏說:沒事,我是大法弟子,堅持自己爬起來,覺的頭昏腦脹,晃晃悠悠站不穩。

撞人的小伙子說:送你去醫院吧。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沒事,你走吧。他當時掏錢給我,我不要,修煉人是不能要人家錢的。回家後,孩子們看見我滿臉又黑又腫,兩眼睜不開,很嚇人的,要送我去醫院,還想找撞人的小伙子,我說我是煉功人,沒事,更不能讓撞人的小伙子賠償。三天後好了,孩子們看看說:真是奇蹟。

二零一三年,老伴起了一身疙瘩,皮裏肉外,還能看見在皮裏亂竄,奇癢無比,折磨的他整天整夜不能入睡,不斷的學法、發正念,這些小疙瘩又匯聚在胳膊肘,成了一個鴨蛋大小形狀的一個大包,孫子急了,非要給爺爺手術,老伴拒絕,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沒問題。果然過一段時間,包不知不覺消失了。老伴也很精進,經常和我們做大法的事,救人勸三退,起訴江澤民,幫助病業假相的同修過關、發正念。

小女兒的丈夫有外遇,經常打罵虐待她,並提出分手。離婚後,小女兒帶孩子去深圳教學,幾年過去了,孩子長大了,小女兒工資也長到可觀數字。她前夫混不下去了,又去找她。女兒不原諒他。我和她爸勸她,咱家是大法弟子家庭,要寬容、忍讓,再給他一次機會吧,這樣他們又破鏡重圓、和好如初,非常幸福。女婿和親家非常感謝我們,都知道大法好,做了三退。

我家的孩子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大姑娘在天津是個工程師,二姑娘是我地高中教師,三姑娘是深圳小學教師,兒子是電業技工。領導想提拔他們,讓他們填入黨志願書,他們說:我爸、媽是煉法輪功的,我們不入黨,婉言謝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我們夫婦倆決心要為師父為大法討回公道。我們在二零零零年環境特別惡劣,從山上搬到了山下,當時大法弟子傳遞資料非常困難。我主動承擔起了這項任務,因我是山上剛搬下來的,邪惡之徒不認識我。我每次都能理智和警察、警車周旋,安全傳送。

發《九評共產黨》時,我們就設法一袋子一袋子送往全區各個角落,有時利用陰雨天,下雪時夜間去山上逐家逐戶發送,因這樣相對來說比較安全。

一次聽同修說,社區有謗師謗法的展板,我二話沒說,立即行動,和同修發完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兩分鐘除掉,邪惡瞎折騰了半年也沒「破案」,有力的震懾了邪惡的囂張氣燄。

別看我七十多歲了,發資料、貼粘貼、打真相電話、面對面勸三退證實法的事情,我樣樣不落後。有時我不在家,孩子們主動幫我們做大法的事,誰做大法事誰受益。有一次,兒子開著單位剛買的轎車去山上送人,回來時路滑,一下子掉到山澗裏了。這個地方地勢險要,經常車毀人亡,兒子開著車掉下去之後,車摔的慘重,人卻安然無恙,啥事沒有,大家都說這是爸媽修煉法輪大法,兒子受益的結果。

現在我的孩子們家家幸福平安,外孫、孫子都上了大學,這都是在師父、大法的保護下,得到的福報。我們全家叩謝師恩浩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