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最好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我是農村婦女,今年五十四歲。師父要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我做的不到位,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寫不出一篇完整的修煉體會來與同修們交流,就說一下印象最深的幾個故事吧。

修好自己,講真相

前年的一天我休班,就想早早去集市講真相救人。到了那裏看集上還沒有多少人,我走進一家獸醫店,向店主詢問給牲畜治病的藥品。當他說到禽流感時,我接上話講真相,我說:「人不重德就有天災人禍。江澤民妒嫉大法師父的威望,不聽眾人的勸阻,一意孤行,利用手中的權力,誣蔑師父,殘酷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老天要懲罰它。貴州省藏字石被發現,是老天在警示人──天要滅這個作惡多端的惡黨。因為共產黨歷次運動殺了無數的人,五八年是大豐收年,因為搞大躍進,不讓農民把糧食收回家,餓死很多人,還撒謊說是自然災害造成的。所以趕緊退出黨、團、隊,保命保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

這時一個中年男子不聽我講的真相,還破口大罵。我只好離開了。一上午也沒勸退一個人,心裏很不是滋味。

中午我來到一個加油站。只見一對中年夫妻從摩托車上下來給車加油,男的去加油,我就對那位婦女講真相。那男子回頭對他妻子說:「不要聽她的,她在宣傳法輪功。」女的問我:「是嗎?」我說:「妹妹,我真心實意的為你好,你明白真相,給自己和家人留一個美好的未來。」女的沒吱聲,那個男的就拿出手機來,對我嚷嚷,說:「是不是今早晨我沒舉報你,你難受,不過癮?!」我一看,原來這人就是在獸醫藥店不聽真相罵我的那個人。

我向前走近他說:「兄弟啊,我就想讓你不要被謊言矇騙,明白真相,為自己著想,不做替罪羊。」這時,男子將手機裝進衣兜裏,騎上車邊走邊說:「你給我些金子銀子我就信。」我急追著他說:「如果人的命都不保了,有金銀何用?明真相讓全家大人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多美好啊!兄弟,我真是為你好!」

這時那男子已騎出去一段距離,我痛心的流淚了。心想:惡黨把眾生毒害成這樣,我自語道,「我就是想救你啊!」

這時只見那男子突然轉了一個大彎回來了,對我說:「姐,謝謝你,我真謝謝你了!」車沒停,便急急的走了。

我望著他的背影,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沒讓這個人造業。

回家後,我就當天遇到的事向內找自己:在獸醫店,我有急於求成的心,還有怕心,導致那人想報告給警察;後來忘記了自己,只想著要救人,覺著人不明真相太可憐,有了慈悲心,那個人就有了個大轉變,對給他講真相表示感謝!

重溫師父的講法:「只有你真的是抱著救度他的願望,把他視作一個要救度的生命,你看看這件事情就不一樣。就說很多事情對待的方式不同,收到的效果也就不同。」[1]

去年的八月八日,我從分廠轉到大車間上班。到那後見車間的人掙錢像掙命,人就像繃緊的弦,一拉就斷,人人都在為搶料的多少大喊大叫,亂罵一通,還時不時的嘲笑我,說我這個煉功人癡了,不知道搶,還有時間給人發書(即真相期刊)。

當我把真相資料發給他們時,有的說不看,別耽誤我掙錢,有的中毒較深,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

看到這些可憐的眾生,我心裏想:「師父,我怎麼救這些人?我真想救她們啊!」這念頭一出,就想起來師父講的法:要「善到想問題都在為別人著想,修成一個無私的生命。」[2]「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3]

師父讓我先修好自己,為別人著想啊。我就開始不講話,加強發正念,我不搶料,別人多搶了,我沒了,我就義務打掃衛生;如果我還有料,同事沒了,我就分給她們;她們幹不完我就幫著幹,成品數記在她們的賬上;通常她們比我幹的多,掙的錢已經比我多了,到收工時她們有的盤還沒裝滿,我就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成品拿幾隻給她們,讓她們裝個滿盤。我這樣做,同事都高興了,對我的態度全變了,不再是嘲笑,而是敬佩。大家都說:「咱們都像某某某那樣就好了。」

這樣,也就三週的時間,在我的帶動下,我們的工作台變了:不再像以前那樣兩眼緊盯著料,像防賊那樣看護著了,不但沒有了爭搶,相反互幫互讓,誰沒料了,多料的人就主動送給她一些,當我把他們給我的料做好成品,放到她們的盤子裏時,都不要了;自己盤裏的成品都滿了,還餘幾隻,就放到我的盤裏,都說算我的,給我記上,大家都不要零頭了。

我們的工作台上,同事之間能和睦相處,變得安靜,文明了,閒暇時也都愛聽我講真相,坐車回家的時候,我們都用普通話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再看別的工作台,仍舊是搶、爭、打、罵,烏煙瘴氣。

師父救了我丈夫

再說說發生在丈夫身上的奇蹟。

二零零三年丈夫得了骨頭壞死病,吃了很多藥也不見效。到二零零七年,發展到兩肩和兩條大腿四處大關節壞死,完全不能走路了;全身骨質增生,腰痛的厲害。二零零九年我的大女兒考上大學,冬天丈夫又得了肝腹水,醫院治不了,只能在家熬著。

我對丈夫說:「你快學大法吧,只有我師父能救你。」他沒吱聲,也沒說甚麼不好的話。於是我就天天坐在他身邊,白天播放大法真相光盤,晚上就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放了一段時間後,我請一位老同修來給丈夫講真相,勸丈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他請大法師父救救他。

老同修走了,晚上十點,丈夫說:「真、善、忍三個字,字意好,分開好,合起來好,李大師叫人做好人是好事。如果人人都學法輪功就好了,晚上睡覺也不用關門了。那次咱家被人偷了錢去,我哭了好幾天沒起來。」我說:「有一億人都感恩師父,你就念吧!」丈夫說:「以前我不信,就是不信。現在我信了,既然信,就百分之百的信,一點水分都不能有。」

說完他睡了。第二天早晨四點,丈夫喊我,我趕緊跑過去,以為他不行了,正想給他穿壽衣,丈夫卻說:「我好了!」看著疑惑的我,他說:「你看看我肚子,癟了。」我一看肚皮快貼在脊上了,我還是疑惑:「你是不是下洩了?」一摸,床上是幹的。我這才回過神了,知道丈夫的肝腹水真是好了!

因為丈夫病重,這幾天親朋好友來探望的絡繹不絕。我就藉機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師父救了丈夫的命。

晚上,我到鄰居四嬸家,對四嬸說:「四嬸,你快去看看,你姪子好了。」

我四嬸說:「孩子,你還沒癡吧?俺家你二兄弟剛從你家回來還說叫我去看看你呢。他說,『媽,你快去看看我嫂子吧,她快癡了。我哥快死了(因村裏主喪事的都準備給我丈夫出殯了),可我嫂子還說我哥好了,又哭又笑的,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大師救俺哥了。還說她家的對聯是:『心中牢記真善忍 洪福長伴善良人』。說我哥名叫洪福,這是大法師父給他定下的,他以後一定會事事處處都好!你有空快去看看我嫂子,不管大法怎麼樣,我嫂子煉了功病就沒了,還處處為人方便,孝敬老人,照顧我哥,善待孩子。』這不,我正想去看看你哪,老天不會做絕。」

說著,四嬸就來到我家。

她一見我丈夫,哎呀,真好了!高興的都不知說甚麼好了。

可是,村裏大多數人都不相信丈夫好了。我就和妹妹把丈夫帶到丈夫平時看病的醫院做彩超。

一個年輕的醫生說:「院長,我沒法寫報告,他不是肝腹水,可他的肝不平不光,全是疤痕。」院長接過來一看,也很驚訝!神奇的事就在眼前,院長在報告上寫上了兩個字:「奇蹟」。

過了大概有二十來天,丈夫坐在馬札上,一點一點蹭出去,坐在臨街的大門口,這個見了問:「大叔,你好了?你真的好了?」那個說:「大哥,你好了,真好啊!」還有的說:「聽說你好了,我有意的過來看看。你這是沾大法的光了!」我丈夫也高興的說:「我是大法師父救的,大法可好了!」

還有一件神奇的事。病好後丈夫學騎電動車,不小心摔倒了,把小腿摔了,斷成六節。他只是到醫院拍了個片子,也沒採取甚麼措施,就是聽法,相信師父,四個月全好了。

現在我們家在師父的呵護下,越來越好,丈夫已經能騎三輪電動車出去了;大女兒去年在大學取得了三個學位;小女兒也考上了大學。同事們都說我「了不起,不簡單!」我不斷的糾正她們並囑咐她們:「是師父救了我丈夫,給了我家這麼大的福份,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會有福報的。」她們都笑著說:「記住了。一直念著哪。」

我無法表達師父的救度之恩,唯有修好自己,精進,精進,再精進!抓緊時間救人!

謝謝恩師!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