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拽我出心牢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修煉十九年來,一路跌跌撞撞,感恩師父不放棄我:給我從地獄中除名;幫我淨化身體;迷途中把我找回;救我出黑窩,拽我出心牢。

二零一六年夏天師父把我從黑窩救出來後,所有的大法書、電腦、手機、身份證、錢和銀行卡都被邪惡搶走,我身無分文。有半年的時間,陷在洗腦班被迫害的神志不清時配合邪惡寫了所謂的「三書」的自責中。被迫害的陰影和無盡的懊悔籠罩著我,有時壓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我堅信,師父絕不會放棄我!在師父的加持和家人(同修)的幫助下我返回家鄉,又拿起手機給公檢法司人員打電話,講真相。二零一四年我曾回到家鄉參與給公檢法打電話講真相,當時還是這個項目中主講人之一。

這次從黑窩回來後,更認識到給公檢法講真相的重要,這不僅僅是救度這些直接參與迫害的眾生,也是制止迫害,同時還能營救同修。去年本地又成立了兩個給公檢法講真相的項目組,我回家不久,我們這片的協調同修來找我的家人參與此事,但每次到我家,他們幾個人就在別的房間,關上門,一起探討如何做好這個項目,沒讓我參與,我心裏很難過,覺的自己這次被迫害,沒做正,雖然同修不知道實情,但是天上的眾神都看著呢,所以我沒資格參與這個項目了,自責和自卑湧上心頭。

又聯想到兩年前回來參與此項目時,協調人分組,每組兩個打電話主講的同修,配兩個發正念的同修,都願意和我家人一組,沒人願意和我一組配合發正念。後來協調同修安排了兩位七十多歲的老年同修配合我。其中一位同修對我說:「你放心吧,我倆保證能給你發好正念!」我回應:「你倆保證能發好正念,我就保證能講好!」後來,在老同修的正念配合和師父的加持下,我們組講的效果最好。可是這次卻沒讓我參與,我關上自己的房間門,偷偷哭了好幾天。

一天,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的話打到我的腦中,如果被懷疑是特務,我就去街上發單張啊。是啊,不讓我給公檢法人員講,那我就給常人講吧,反正都是眾生,也不能有分別心,是眾生都該得救。可是,拿起電話,講了上句,不會說下句。思維好像渙散,大腦沒有內容了。我就開始上明慧下載真相語音電話稿,照著念。但大多剛講一兩句,對方就掛斷電話,幾乎都不聽,就更別說講清真相勸三退了。我心裏特別苦,想:「我走錯了路,連救人的資格都沒有了嗎?那我活著的意義是甚麼?」

本來和家人一起去一個小組學法,這回她們參與給公檢法講真相項目了,單獨成立一個學法小組,也沒讓我去學法,我自己一個人去本地小組學法,每次去學法,同修都問:「怎麼就你自己來了?她們呢?」我每次都模糊回到說:「就我自己來了。」但是心裏很不舒服。向內找,知道這裏有我需要修去對家人同修的依賴心和怕人知道實情後的沒面子的求名的心。但是對這件事並沒有坦然面對。尤其是家人每次講真相回來後,他們在另一個房間裏關上門交流切磋,我都在自己的房間裏暗暗流淚,在心裏和師父哭訴:「師父啊,弟子走錯了路,弟子想歸正,想走好今後的路,可是弟子該怎麼走啊?」

我哭得眼圈很黑,躲著家人,家人也小心翼翼對我,深怕哪句話不小心傷了我,我就昏睡起來,不學法不煉功,白天有時硬撐著講真相,有時就昏睡,昏睡的樣子很嚇人,眼圈青黑色,臉頰塌陷,張著大嘴,打著很大的怪聲的呼嚕。有時一睡就是一天一宿。有時幾天不起來煉功,家人叫我起來煉功,我就大哭大叫,離家出走,或者想拿剪子扎她;有時自己不煉功,看她們煉功也來氣,就想去踹她。雖然也知道這不是我想的,是邪惡往我腦袋裏打的不好的念頭,我一直在分清和抑制,但是感覺人走出黑窩了,可心還在被迫害的煉獄中無法自拔!

一天,學到師父的法:「在編造假經文、不許學員睡覺、栽贓陷害、造謠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騙、高壓下,一些學員在神志不清時被迫寫下了甚麼所謂的「不煉功」或「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這都不是學員內心真實的表現,是不情願的。雖然他們有執著,一時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可是對一個修煉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認這一切。當他們明白過來時,馬上會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該做的,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1]我的眼淚一下流了出來,心裏生出了強大的正念:「我是師父的弟子,師父不承認這一切,我也絕不承認!自責、懊悔都是人心,我都不要,就堅定修煉,甚麼也擋不住我跟師父回家的路!」從此精神起來,再也不昏睡了。

第二天,去小組學法回來,家人就和我說:「協調人問你甚麼時候上車,跟大家一起給公檢法講真相,說你回來這麼長時間,也該調整過來了吧?給你安排了和W同修一組,和我們週末去公檢法講真相小組學法,下週就上車吧。」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甚麼也沒解釋,就爽快的答應了,心裏無限感恩師父。

那天晚上,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們的正念配合下,有三位公檢法的人明白了真相並退出了邪黨組織,為自己選擇了一條光明的路。我沒有欣喜,只有感激,感激師尊的加持!感激同修的正念配合!感激眾生的信任!

幾年前,幫一位老年同修寫了一個曝光迫害真相的短文後,同修對我說:「你知道嗎?師父賜給了你一支神筆,你可要好好利用啊」在她的這番話的鼓勵下,這幾年我也寫了幾篇文章,但是這次從黑窩回來後,怕心總是往出冒。拿起師父賜給我的神筆,寫完這次我被迫害的揭露文章以後,怕的物質沒有了,怕心徹底解體了。我又開始幫同修寫揭露迫害真相文章,寫營救同修的揭露迫害的相關報導,給營救同修的電話小組編寫電話稿,編寫營救明慧網上報導的全國各地被綁架同修的專案文字彩信,編寫針對全國各地警察所謂的「敲門行動」的法律條文小彩信,配合明慧網上每天報導的各地敲門騷擾案例,每天及時發送。

寫到此,內心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唯有珍惜時間,踏踏實實地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這段路,緊緊拽住師父的手,跟師父一起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