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優秀警察被打毒針 出冤獄半年仍生命堪憂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高雨民是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隊警察,曾因抓捕殺人犯立過二等功。他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在彰武縣發放關於法輪功真實情況的資料時,被彰武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崔海峰等綁架,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被非法判刑五年,上訴後改為三年半,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被劫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一七年在高雨民還有兩三個月就到冤獄結束可以回家的時候,他在監獄被打毒針,在醫院昏死了九天,多處血管已經滲血,大便呈黑紫色,不能進食,精神恍惚,手腳彎曲,監獄方已做好了處理後事的準備。當家人趕到時驚得目瞪口呆,看到的就是一個活死人。家屬又幾經周折將尿液送去檢測,經權威專家鑑定,距離注射藥物九天後,身體還呈大陽性,屬嚴重中毒。

如今的高雨民已回家半年有餘,仍然生活不能自理,時而抽搐、理智不清,智力如三四歲孩子一般。就是這樣,阜新市政法委、610組織等也沒放鬆對高雨民及其親屬的監控。他們威逼利誘家屬,嚴防高雨民的消息外漏。

人性是向善的。高雨民的遭遇與義舉已廣在人中流傳,更有各方的良知人士:本地的、外地的;公檢法司界的、監獄的、醫院的,都在默默的記錄著他們所見證的一切。

下面是各方人士傳送出來的消息匯總,基本能還原高雨民的一段鮮為人知的人間壯舉。

一、從參與迫害修煉法輪功

高雨民原是阜新市公安局刑警隊的一名警察,曾在單位裏立過二等功。他曾經因為相信邪黨對法輪功的污衊宣傳而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學員,但是過程中法輪功學員的善良與堅毅與中共邪黨報導的反差引起了他的思索。

一次,高雨民在家門口發現了法輪功真相傳單,了解到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原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江澤民出於妒嫉之心,利用國家機器發動的迫害。高雨民從開始敬佩不畏強權、堅守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到後來自己也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中來。

高雨民修煉法輪功後,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一改以往的吃喝嫖賭等惡習,開始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他照顧患有十多年精神病的妻子,無怨無悔,樂呵呵的;看誰有困難了,他都盡力幫助。認識他的都說他是個好人,一點警察的架子都沒有。

二、講真相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高雨民在阜新市彰武縣彰古台鎮發放關於法輪功真實情況的資料時,被彰武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崔海峰等人綁架到彰武縣黑坨子看守所。

高雨民被全天戴著手銬和腳鐐,還把殺人犯和吸毒犯和他關在一起,讓這些人犯迫害高雨民。高雨民不氣不恨,跟他們講自己也曾是一名警察,原來不明白,現在才明白「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做人的根本。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惡黨的相關組織。這群人明白真相後表示也想學法輪功,還和他一起喊法輪大法好。

在那裏高雨民每天都喊法輪大法好,並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他遭到彰武縣黑坨子看守所警察的拳打腳踢、野蠻鼻飼灌食和打鹽水等摧殘!即使這樣,高雨民仍然利用一切機會給警察寫勸善信,呼籲他的警察同行們,千萬不要助紂為虐。

兩個月後高雨民因身體被迫害的嚴重而保外就醫,被家人背出看守所。

三、非法判刑三年半

回家後高雨民堅持學法煉功,一個月身體恢復正常,家人們驚嘆不已,同時又深深的擔憂這個恢復健康的他再被掠劫,都紛紛建議他躲出去。善良的高雨民哪裏想過自己的安危,他不想牽連哥哥,因為哥哥是公務員,是他的所謂取保候審的保人;他惦記已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他還要照顧精神失常的妻子……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一日,高雨民再次被蹲守在他家樓下的彰武縣法院警察綁架。三月十四日彰武縣法院對高雨民非法判刑五年。高雨民上訴阜新市中法後,彰武法院改判三年半。

在再次上訴無果的情況下,高雨民不得不再次絕食抗議。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被彰武看守所劫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當時高雨民已絕食二十多天,吐血、便血,身體已極度虛弱被直接送到瀋陽監獄城新康監獄醫院,在體檢不合格的情況下,經過阜新市政法委授意,權錢交易後被強行入監。家屬又幾經周折將尿液送到遼寧省藥物監督檢測中心。經權威專家鑑定,距離注射藥物九天後,身體還呈大陽性,屬嚴重中毒。

後來有好心人說,當時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醫院檢驗報告單上顯示,高雨民有十五項指標不合格,腎衰竭,腎、肝受損且已傷及心臟……已給家屬下了病危通知。高雨民人已脫相,眼睛看不清東西,而且不知冷熱,手腳卻還被戴著手銬、腳鐐,手腕、腳腕均有傷痕,頭髮被強行剃光,頭上留有一道道劃痕,而且經常昏迷,讓人看著心碎不已!

事後更有好心人透露,高雨民的事被報到省裏,當時任阜新市政法委書記的王秋博認為公安戰線警察學法輪功影響他的政績,一心要把高雨民送到瀋陽大北監獄,他一方面向法院施加壓力,一定要給高雨民判刑。(可是此時高雨民因抗議對他的迫害再次絕食已致身體嚴重虛弱,瀋陽第一監獄拒收。這期間他家人花錢打點疏通關係,他們說只要高雨民不煉,寫個保證就可放人,遭到高雨民的拒絕。)另一方面因沒得到錢氣急敗壞放狠話到看守所,要求狠命的打,逼其轉化。知情的人說再打就不行了,就得死了。最後高雨民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仍被強行送進瀋陽第一監獄。

四、獄中黑幕

瀋陽第一監獄嚴管隊為逼迫高雨民放棄修煉,逼其轉化、認罪寫保證書,對他野蠻毒打,搧嘴巴叫犯人查數,數到三十二個嘴巴,用鞋底抽,打到臉變形,眼睛封喉。高雨民不為其所動,有機會仍然煉功打坐,他們就用電棍擊他的下肢,一直打到身體沒有支撐了。

一位外地好心人親眼目睹了高雨民被打的過程(他是三年出獄後,幾經周折找到阜新說出來的)獄警用菱形膠管抽他的頭,打的站立不穩,他用兩手支撐大腿使身體不倒,高喊「法輪大法好」,打一下喊一聲,再打再喊,不畏邪惡。他的行為感動了監獄裏的其他人員,還有不少警務人員,他們都對高雨民投以敬佩的目光。

高雨民不僅抵制對自己的迫害,遇有同修遭到迫害時,他就發聲並絕食聲援。一個獄醫勸他:你只有吃飯才能反迫害,高雨民說:只有釋放大法弟子,這個飯我才能吃,我們無辜被迫害,這個飯我吃不下。

高雨民抗議迫害,幾次絕食遭強行下管,造成胃出血,並被施以酷刑,難以坐臥。一次在第九監區,有人在門窗口看見他起不來了,用兩隻手撐著身體在地上挪,普犯們說監獄把他送到瀋陽739醫院,檢查說胃腸粘連嚴重。他家人知道這個情況後,不得不疏通關係找獄警長,多次上錢上物,以保維持他的生命,後來給錢少了都不行了。一個名字叫金旭的獄警長,他兒子得重病經常透析需要錢,一次因有事錢送晚了。金旭氣急敗壞的說人都死了,還要錢幹甚麼?

這期間,高雨民的親人一邊忍受巨大經濟損失,遭受極大精神的痛苦,一邊還得照顧和安慰那個日夜惦記高雨民卻不知兒子早已在監獄裏遭罪且多次生命垂危的八十多高齡的老母親。

五、出獄前慘遭毒手

更難以想像的是在高雨民即將結束冤獄的前兩月,中共公檢法竟密謀對他下毒手。此時監獄外,整個阜新公檢法系統的人都在傳著高雨民已死的消息。乃至其家人到阜新市彰武縣法院為高雨民做出獄前準備時,他們都不相信高雨民還活著!而此時的高牆內監獄方也在下毒手:監獄給他注射了大量破壞中樞神經藥物──巴比妥。打完毒針後,再關小號,往死裏打,使高雨民身體毒性發作。

高雨民目光呆滯,身體僵直,已成植物人。監獄又將同監室的犯人及與高雨民有關的人員全部換掉,直到第七天奄奄一息時,才告訴家屬說高雨民身體不太好。當家人趕到時驚得目瞪口呆,看得到的就是一個活死人。當家人質問時,獄方卻說是絕食引起的,負責人金旭說人快不行了,趕快買衣服吧。並寫了條子說我們一定好好待他。獄方認為這人是必死無疑了,想好言打發家屬,家人無法理解,說我們都要回家了,前幾天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種現象?

由於高雨民哥哥姐姐經常到監獄看望高雨民,高雨民本人平時也向監獄警察講真相,所以就又有有良知的警察巧妙的點化家屬要求做尿檢。於是家屬提出要求轉院檢查。這樣高雨民幾經周折轉了醫院,家屬又幾經周折將尿液送到遼寧省藥物監督檢測中心。經權威專家鑑定,距離注射藥物九天後,身體還呈大陽性,屬嚴重中毒。

監獄知道情況後,一時慌了手腳,想溝通私了,讓家屬把人接回去。家屬說當初我們是站著進來的,今天我們不接。當時高雨民多處血管已經滲血,大便呈黑紫色,不能進食,精神恍惚,手腳彎曲。監獄方不得不同意住院治療,身體換血。期間有監獄出的護理,有家人出的護理,家人寸步不敢離開,生怕再有意外。

因為高雨民家人掌握監獄方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證據事實,使獄方無法抵賴,所以高雨民出獄前,監獄方同意給高雨民一定數量的經濟賠償,前提是不要把事實向社會公開,還需要向遼寧省政法委610彙報,結果沒有批准。後來監獄怕收不了場,要求家屬接人,家屬不同意接。他們就和阜新市政法委溝通,當時的阜新市政法委負責人於洋、王秋博表示不賠,說賠就錯了。

由於刑期已到,監獄要求必須接人,就這樣監獄和阜新市政法委派出六輛車,把高雨民接回阜新市中心醫院,並安排公安警察三步一崗,不許其他人接近,半月後高雨民接回家。

六、生命仍然堪憂

高雨民回家後,生活不能自理,已被開除公職,沒有生活來源,先前妻子就患有精神病,在高雨民非法關押期間病情加重,放火燒了樓房裏的全部家當。高雨民回來只能和80多歲的母親住在一起,花錢雇人進行24小時陪護,生活費、醫療費、陪護費都需要很多費用,而且身體情況仍不樂觀。

高雨民在監獄醫院裏長期處於被搶救急救狀態就有約一年多的時間,生命隨時受到威脅,為了保住高雨民的性命,高雨民的姐妹們傾盡全力保護他,還曾在醫院附近租房,大家輪流負責高雨民的飲食問題。

高雨民出獄後,阜新市政法委610安排警察、街道對高雨民的住所、家人進行監控,不准家人向社會曝光高雨民在監獄期間被迫害的詳細過程,限制家人、高雨民和外界的正常接觸。他們兄弟姐妹及家屬的手機、身份證、車牌號都被登記受到監控。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給中國人民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傷痛,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烏鴉終究遮不住太陽,正義的曙光正在將天空照亮。高雨民一家的遭遇揭開了中共偽善的畫皮,人們在同情欽佩高雨民一家的同時,更加唾棄中共及其爪牙的卑鄙。

道義與良知的天平正在稱量著每個人的良心,希望更多的善良人士加入,讓醜惡在人間無處躲藏。讓我們都發出正義的呼聲,來一起將邪惡曝光,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