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尋常的車禍結案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是遼寧某地城郊的一個農民,今年七十來歲。我與三十幾歲的兒子母子倆相依為命。兒子從小就患有癲癇性精神病,三十多年他不能下地幹活。從小也沒怎麼念書,我老得看著他,走哪把他帶到哪,因為他經常摔倒犯病,一直沒有治好,生活艱難。我就這一個孩子,三十八歲了還成不了家。為了謀生,買了一個小涼快(電動車)拉人掙點錢。出車時我得經常跟著他,怕他犯病出事!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因有事讓兒子自己出車,一場意外事故發生了。在早八點多,兒子開車將另一個小三輪摩托車給撞翻了,我聞訊後立即打車到現場一看,驚呆了,被撞的是兩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已經不省人事,昏死過去。

我想兒子這回可是攤事了。報警後在圍觀者的幫助下,立刻將兩位老人送醫搶救,到市中心醫院搶救室時已是十點多了,診斷結果一位是粉碎性骨折,一位是腦後出血。那位粉碎性骨折的傷者還沒醒過來,他八十歲的妻子和另一婦女趕到,這兩家人都是煉法輪功的,她們一到就齊聲對著傷者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了兩次,老人就醒過來了!他老伴進屋先安慰我,讓我不要著急,說:「我們有師父救他,我帶錢來了,不用你負責費用。」我心想:哪有這樣的老太太,不責怪我還自己帶錢來。只見她們對著老人喊了兩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傷者就醒過來了!

老人醒後第一句話就是要求回家,不住院。護士說:「這麼長時間救不醒你,趕快辦住院手續,全面檢查,就現在照相來看,很多骨頭已碎,有不少已折斷,得用儀器一個星期給你骨頭對接上,再一個星期用藥等等給你治,能不能全接上恢復原樣還難說,何況你腦袋和別處是否有問題,為甚麼那麼長時間救你醒不過來?醫院不同意你回家。」老人提出:「我得回家,因你們救不了我。」護士回醫療室,又回來問他多大歲數了?他說:八十四歲。護士一聲兒沒吱,又回去問醫生。回來就說:你可以回家了。她把要給老人用的東西全拿走了。其實他們是因他年齡大,又傷的重,沒把握救他了,同意他回家了。另一位老人第二天也出院了!

我心想:不住院怎麼辦?這麼大歲數了,老人是不是被撞傻了?就和兒子跟著去了他家。老人對我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們不用擔心。你們入過黨、團、隊沒有?入過都退了吧。」他們老倆口都告訴我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經常念,退出邪黨組織可以保平安。老人說:「我們的事你們不用管了,回家去吧!今後一定要多注意。我們不找你們麻煩,你們也不用來了。」

第二天,我們母子倆和小叔子一起又去看望老人,問他有甚麼要求沒有?交通隊處理完了就不好辦了。他們夫妻一致說:「你們不要再來了,我們絕不找你們的麻煩,一切由我們自己負擔,交通隊處理結案時,我們會負責任的,不用你們擔心。」我流著眼淚說:「煉法輪功這麼好,不然這老人要住院治療我可怎麼辦哪!這個車還是為了兒子的生活出路借錢買的。」

交通隊十月十三日處理這件事時,我和我兒子去了,心想不知怎麼處理,心裏沒底,這種事情也沒聽說過,別人說:不住院更不好辦,要多少錢都要現金,不給不答應。怎麼辦?萬沒想到,倆家傷者的兒子都表示:對方不是有意撞車,不要處理司機,說是父親囑咐了,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一切費用自己負擔,不給對方增加負擔、麻煩。

交通隊的人也愣住了,說:「我們從來沒有這樣處理過交通事故,都是責任者請求減輕處理少花錢,這個被撞者年齡這麼大,傷又這麼重,卻要求不處理司機,一分錢不要,一切自己負擔,一次會議就結案,還沒碰到過!煉法輪功的真了不起。」

記得車禍發生後,親屬、鄰居都說:這回可夠你們娘倆嗆!家屬不答應可怎麼辦?你們娘倆能受得了嗎?這倆老人住起醫院不出來怎麼辦?不住院狠要錢怎麼辦?後來交通隊是按照倆老人的要求:沒有懲處司機、一切費用都由傷者自負而結案的。親朋們聽了連連說:現在還有這樣的事?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兩位老人在沒住院、沒打針、沒吃藥、沒有任何醫療的情況下,都康復了!在事實面前,我由衷地相信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神奇!通過這件事情,我的小叔子退了黨,我退了團,親屬和鄰居也都三退了,現在我們一大家子人都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兒子天天默念這九字吉言,癲癇病至今半年多一次也沒犯過!他好幾次對我說:咱們也煉法輪功吧!

一場車禍使我真正認識了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