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心臟病的新生兒得救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朋友小鳳喜得貴子,本是幾輩盼望的大喜事。可是胎兒七、八個月時,就被診斷為嚴重心臟發育不全,醫生建議墮胎,而又唯恐誤診,孩子勉強生下來了。

出生半個月後的一天傍晚,孩子出現了嚴重心臟病症狀,住進了當地有名的三級甲綜合性醫院兒科重症監護室。經醫院醫生檢查,是罕見的新生兒多處嚴重發育不良,心臟病,預後不樂觀。醫院緊急召集專家們會診,必須連夜轉診。給聯繫到全國有名的上海復旦大學兒科附屬醫院救治,看還有沒有好辦法。

在上海兒科醫院的重症監護室裏,醫生們給做了仔細的檢查與會診,說孩子病情確實很嚴重,必須儘快做手術以矯正孩子嚴重缺氧等狀況。在術前準備、檢查的過程中,孩子病情迅速惡化,心力衰竭,使用人工呼吸機維持生命。不久,傳來噩耗,說孩子已經出現全心臟嚴重心力衰竭症狀,不能做手術了。勉強手術的話,可能下不來手術台。家人了解情況後,決定放棄治療,維持著氧氣管道,連夜往家趕,恐怕孩子回不了老家。

小鳳因在月子裏,不能前往陪伴孩子,在家哭成了個淚人,神情恍惚,痛不欲生,家人尤其是她的父母親更是痛苦不堪。當時是帶著一百萬元去上海給孩子看病的,日花銷一萬多元,現在成了這個樣子,真是人財兩空啊!沮喪的說,這孩子是「討債鬼」,「坑人鬼」,哪輩子欠下的啊等痛心的話。

我安慰著她們,並給她們講了大法真相。可誰又能聽進去,靜靜的想一想呢?所幸的是小鳳已經「三退」了,也了解大法真相。我再三的叮囑她要相信師父與大法,求師父保祐,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她被孩子病的打擊的已經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夜裏來電話,讓我不要管了,放棄吧!小鳳已失去了信心與正信。我電話裏叮囑她:只要不到最後,只往好處想,不想壞的,千萬記住!不要放棄!你是孩子最親近的親人,一定不要放棄!並要她不停的念(大法好等),以保障孩子路上平安、順利。

如此嚴重的病狀出現在小鳳兒子的身上,我心裏沒有底。但是,當我想到師父正法的偉大意義時,我心裏一下子敞亮了。生命個體之間的那點恩怨,不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嗎?在今天遇到師父洪傳宇宙大法,普度眾生的偉大時刻,又算得了甚麼呢?生命回歸才是最重要的。偉大的師父無所不能!

接下來該如何做呢?午夜十二點發正念的時候,我雙手合十,求尊敬的師父,求師父救救這個孩子吧,人身難得,只有人身,才能得法修煉。雖然這孩子來到世上還不到二十天的時間,一旦脫去這張人皮,再投胎轉生,就不一定還能遇上大法弟子了,師父正法已接近尾聲,也許就永遠的錯過了這大法洪傳的珍貴機緣!再說,這孩子一走,他的母親小鳳可能從此一蹶不振……我不再想了。我求師父給我智慧。

那一夜,我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睡不著,我繼續發正念。近凌晨兩點的時候,師父的對聯「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1]打入我的腦中,我立刻明白了:孩子有救了,孩子有救了!我非常感激師父的點化。我知道了最後的結果完全取決於自己與眾生對師父與大法的堅信程度。

次日上午,我來到了小鳳婆母家(因孩子病情嚴重,按當地風俗不能回小鳳家)說明了來意,講清了大法真相。我堅定的對他們家裏人說,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我們修煉中的人不能給別人治病,師父不讓我們給別人治病。但是我們的師父能救命。就看你們對大法的堅信成度。你們對大法信到百分之十,就有百分之十的威力,信到百分之百,就有百分之百的威力。你們只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他們不解的問「管用嗎?」「管用!」我堅定的說。「如果真管用我們就念!」「如果孩子好了,我們都修煉!」我告訴他們不要抱著有求之心,修煉、治病沒有條件,只要心誠,心地善良,敬重佛法就行。

他們聽明白後,急不可待的對我說,你快教我們念吧!大家一起念!

看著孩子鼻孔裏插的氧氣導管,長長的管子連到幾米之外的氧氣枕上,我頓感生命的脆弱,慈悲心油然而生。我撫摸著孩子的頭,心裏默默的跟孩子說:孩子啊,你來到人間不容易,碰上師父洪傳大法更不容易!你快求師父救你啊!長大以後,你按照師父的大法好好修煉,你也能修成個偉大的神!只有有人身才能修煉。孩子,快求師父救你!我和孩子的主元神溝通好了以後,我同他們家人一起大聲的念了一個多小時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期間,孩子的狀態非常好,這哪像個病兒啊?!

我叮囑他們全家人,只要有時間就圍在孩子身邊大聲念,不停的念,每天如此。沒有時間就在路途中,工作閒暇時念,在任何環境中都要念,也可以默默的念。不要管時間長短,也不要懷疑效果,咱們只管誠心敬念就行。

緊接著我又去了孩子的姥姥家,再次給他們家講了真相,並教他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們問孩子不在身邊管用嗎?「管用!」沒有時間、地域的限制,只要心誠,都管用。

孩子漸漸的脫離了危險,得救了。延續來的生命一天天的計算,盼望。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百日」過去了……孩子漸漸的在長大。一個嚴重的病兒,性命難保的心臟病患兒,在師父的慈悲救度與呵護下得救了。師父的法輪大法又創造了一個人間奇蹟。

由於小鳳全家人都不修煉,也不懂的修煉的嚴肅性和大法師父為此辛苦的付出與承受(哪有沒有人承擔罪業孩子就好了的?)以及抹不掉前期在醫院診治時的陰影,這期間被宗教中的人士與巫術小道干擾了一下。我跟他們講明了利害關係:法輪大法是當今世上唯一能救人、救命、救世的正法大道,孩子只有一個身體,你要哪一門的東西?假如大法師父要是不管了,這孩子的命就不保了。你們不修煉,不知道更深刻的大法法理,如果對先前醫院的診斷(孩子心臟)還不放心的話,你們可以找醫院裏的大夫去診治,萬萬不可往孩子身上整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啊!

現在小鳳家的孩子一切都很好,白白淨淨,英俊可愛。病兒得救了,他們全家人都敬重大法,感激師父,有的開始步入修煉的大門。

為此事,我比病兒的家人還感激自己的師父。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流著淚對師父講:師父,讓您受苦了!弟子替眾生謝謝師父!與此同時,我想起了師父講到:「他三天就能下地,一個星期就能走路,一個月以後,他像沒有事了一樣。大家知道,得腦血栓在醫院治也不會這麼快。反過來他講,我學了法輪功,為甚麼還得腦血栓了?那個時候因為我剛剛傳法,我當時就想,度人確實很難。他不知道我為他承擔這個難的時候,我當時被灌了一碗毒藥。」[2]

如此嚴重要命的心臟病,不知又讓師父承受了多少苦難?!我止不住的流淚,跪在師父法像前好久好久……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對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