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大法給了我智慧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五十三歲了,一九九七年,我有幸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我小時候得了許多病──腦炎、慢性咽炎、慢性胃腸炎,整天愁眉苦臉的,吃不好,睡不好。最嚴重的是腦炎,整天迷迷糊糊的,見人也不說話,只是笑笑,全家以為我是傻子,但我心裏甚麼都明白,從來不跟別人爭鬥。

因我老實聽話,身體不好,父親給我找了一份工作,在市裏繡花廠工作,當時我在單位屬於最小的員工,可是我不怕吃苦,髒活、累活我都搶著幹,同事領導都對我挺好,整天和我開玩笑,我也很開心。

後來我認識了現在的丈夫,結婚生子。兒子出生後,丈夫遊手好閒,吃喝玩樂,對家庭從來不管不問,本來我有腦炎,大腦就不好,我整天覺的很累很累的,生活沒有了盼頭。

就在這時我得大法了,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吃苦消業是好事。我就盡可能地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嚴格要求自己,因此,師父很快就給我淨化了身體,還了幾次大業,保住了我的生命。下面我就和同修談談我幾次還業時經歷的神奇事。

手臂被染布機輾爛 兩月恢復

我被廠子的染布機把右手轉進去了,皮和肉都輾爛了,手的骨頭斷了。因此,右邊腿和胳膊又痛又麻,手指一動就像觸電一樣難受,甚麼也不能幹,整天在家躺著,生不如死。

領導對我說:「你這麼年輕,孩子又小,傷的又是右手,你打聽一下,哪裏能給你治好了,咱們就到那裏去治。」我說:「我不用去,會好的。」

我堅定的學法煉功,也就兩個月的時間,我的手好了,恢復如初。領導看了都覺的不可思議,說大法太神奇了。

被車撞 沒受傷

那天我剛學會騎摩托車,有點興奮,就出門去我姐家,路上突然被一輛大貨車從後面撞上,把我撞出去很遠,我的摩托車掛在貨車的右面拖走了。被路人看見了,趕緊報警,警察把車攔住了,好幾人把我的摩托車從他的大車上抬下來,一看摩托車一點也沒壞。

圍觀的人和警察以為把我摔死了,說趕緊送醫院。我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有人看見了說:「趕緊趴下。」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叫我訛司機的錢。當時我就想:我是學大法的,不能訛人做壞事。結果我一點事都沒有,眼鏡摔壞了,右胳膊擦傷了一點皮。

司機從兜裏摸出一把錢說:「你買副眼鏡吧,到醫院把胳膊上點藥,包扎一下吧。」我說:「我不要你錢,我沒事,你走吧。」 圍觀的人看我這樣做,都感到不可思議,以為我傻了,可是這是師父教我的,要為別人著想。

尿血 第二天就好了

有一天,我突然尿血,從下午四點尿到晚上十二點。我丈夫和兒子要送我去醫院,我說沒事不去,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我丈夫說不動我,就把單位的司機叫來,開車來,在家門口等我。我還是堅持不去。丈夫和兒子都哭了,怎麼說,我都不去。我對他們說:「如果我真的死了,是我修的不好,給大法抹黑了,大法是好的,師父一定會救我的。」沒辦法,丈夫只好讓司機走了。

結果第二天,我起床,像甚麼事沒發生一樣,感覺身體非常輕快。

嚴重車禍 六天甦醒

丈夫的一個朋友知道我是學大法的,道德品質好,讓我去他廠管理伙房,當時沒推脫掉,就去了。

結果到了那裏,學法煉功跟不上,心性提高不上來,甚麼心都出來了:爭鬥心、妒嫉心、名、利、情都出來了,師父點化也不悟,連摔了三跤,也沒認真的向內找。

在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那天,我騎著電動車去上班,被當地的一輛大貨車從我身後撞上了,把我撞出去很遠,司機報了警,把昏迷的我送進了市一所醫院。醫生一看,說我不行了,讓家裏人都來看看,準備後事吧。

我姐和大姑姐(都學大法),就給我發正念,求師父救我,並強烈要求醫生搶救。醫生說:「我們盡力吧,即使救過來也是個植物人。」

當時電動車的電機都爆炸了,光剩下鐵架子了。人摔得肝、脾、大腦都出血,胳膊斷了四節,腿斷了兩節。然而,六天,我奇蹟般的醒過來了。

我要求回家,醫生不讓走,害怕負責任。我讓醫生替我寫個責任自負的保證書,我簽字。就這樣,我醒來第二天就出院回家了。

回家後,我不斷的聽師父的法,盡最大努力煉功,聽師父的話,還有同修配合交流鼓勵,發正念。我信師信法,把痛當作是消業,看淡名利情,很快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走路生風,走多遠也不累,騎自行車像有人推我一樣。

師父給我調整了大腦,給了我智慧,我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甚麼都能說,甚麼活都會幹,村裏的人都說我變了個人。很多人知道了我的奇蹟,明白了真相,都說大法好。

我現在對所有認識我的人說:「大法是我生命中最珍貴的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