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慈悲救度使我重歸正法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女性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一週歲,這是第一次向明慧投稿,我把交流稿寫完,急切的投到明慧網,結果等我靜下心來仔細一看,看到有很多錯字,還有不詳細的地方,就又靜下心來從新寫,我要向師父交一份自己滿意的答卷。

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我得法前雖然只有三十多歲,身體卻有很多毛病,如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十二指腸潰瘍、淺表性胃炎、低血壓、肋軟骨炎、肩周炎、腰肌勞損、膽囊炎、眩暈症、咽喉炎、頸椎病、乳腺增生、副乳症、盆腔炎等等,大大小小有十幾種慢性病,我整日感覺有氣無力,無精打采的。

為了祛病健身,我練過很多種氣功,在當時能接觸到的氣功我都練過,可是這些氣功都沒有把我的病練好,而且心臟病還加重了。經常到晚上九、十點鐘,在我剛剛入睡的時候,心臟就突然狂跳不止,心跳加快的時候,我就一隻手緊緊抱住熟睡的孩子,一隻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對自己說:「你不能死呀,你可不能死,你死了,孩子可咋辦呀?」那段日子,我感覺自己說不定啥時候就死了,心情特別沉重。就這樣我在忐忑中過日子。後來我練的這些門派的氣功都沒人練了,我也就不練了,但在我心裏隱隱約約的總有一個念頭,就是我的這一身病只有通過練氣功才能好。

一九九七年「五﹒一」前夕,一位以前一起練氣功的大姐送給我一本書,她說:「你快看看吧,這本書可好了。」我高興的接過書,這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轉法輪》。當時書包著皮,我還不知道是《轉法輪》。晚上臨睡覺前,我打開書第一眼先看到的是師尊的法像,師尊慈眉善目,笑盈盈的看著我,我也不知道師尊的名字,就是覺得很親切很親切。把孩子哄睡覺了,我開始認真的讀《轉法輪》。

當我看到師父講:「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1]我心裏猛然一震:「哎呀,這是修煉啊,我可得修!」

我就這麼一想,師父就管我了。我才看了幾頁書,突然感覺自己要嘔吐,我來不及找個容器,趕緊就近趴在洗手池邊,開始大口大口地吐髒東西。我閉著眼睛趴在洗手池上,一邊吐一邊放水沖,也不知道都吐了些甚麼東西,吐了很多。我很奇怪,我也沒吃這麼些食物呀,咋吐了這麼多。吐完後覺得很舒服,沒有感覺到難受。由於是剛剛看書,不知道是淨化身體,還以為自己著涼了。後來才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師父多慈悲!

從那天起,我身體很多毛病都沒有了,人也變得非常快樂,因為我有師父了,我在心裏一遍一遍叨念著:「我有師父了!我有師父了!我啥也不怕了,我也有師父了!」以後很長的一段時日裏,我一下班回到家裏就迫不及待的打開書,翻到師父的法像一頁,看著師父,說不出的一種感覺,沒有語言形容,就是覺得親。後來讀《洪吟》,當讀到「尋師幾多年 一朝親得見」[2]的時候,我的眼淚「唰」的流了下來,就是這個終於找到師父的感覺。

師父點化我

我真正開始修煉了,各種人的觀念和思想業力開始干擾了。從小接受的無神論和實證科學在大腦中激烈的反映,我在心裏總是嘀咕:「師父講的氣功中的種種現象我都親眼講過……可是到底有沒有神呢?有沒有另外的空間呢?」就這樣我苦苦地思索著,抱著有求之心在師父的講法中找答案。

師父見我這樣不悟,有一天就點化我。這天中午我睡完午覺,躺在床上閉目養神,這是以前養成的習慣,因為以前心臟不好,醒來不敢馬上起床,要在床上靜躺一會兒,雖然得法了,可這習慣還沒改。我正躺著,不知道哪裏飛來一隻蒼蠅,按照當地的時節,五月份不應該有蒼蠅,這只蒼蠅在我身邊飛來飛去,由於學法了,懂得了煉功人不應該殺生,就順手拿起一張紙蒙在臉上,防止蒼蠅落在臉上,繼續躺著。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小腹部位有個東西急速的旋轉,像電鑽一樣,速度快的無法形容,但是我沒感覺到肚子疼,反倒覺得很舒服。還沒等我想明白是咋回事,我感覺自己「呼」一下起來了,我嚇了一跳,心想:「我這是飛起來了?還是元神離體了?哎呀,要是元神離體,你可不能走遠了,你要走了,我不就死了嗎?你就在屋裏飛吧」。當時我《轉法輪》還沒有看完一遍,還不知道我的元神就是我。我的元神很聽話,讓他起他就起,讓他落他就落,不讓他飛遠,他就貼著天花板飛來飛去,讓他落在地上,他就像直升飛機一樣平緩落下。

我正飛得高興,突然聽到隔壁的家人打開房門,我想:「快下來,可不能讓常人看見我在飛。」就這麼一想我就回到了床上。我房間的門打開又關上,我又開始飛,飛來飛去的覺得很奇怪,我心想我這是真的起來了嗎?我掀開臉上蒙著的紙,一睜開眼睛,我就回到了床上,我更糊塗了:「要是起來了,這張紙不得掉下來嗎?我是不是做夢啊?」思來想去不得其解,我就問隔壁的家人:「某某,你是不是剛才到我房間來了?」他說:「沒有,我開開門看你睡覺呢,沒敢進去打擾你。」「啊,明白了,不是夢,我是清醒的。」因為我清清楚楚聽到房門開了又關上,至於說是身體起來了還是元神出去了,我臉上蒙著紙一直沒看見。但我知道了,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體驗到常人體驗不到的感覺,來破除我的無神論,打破實證科學對我的束縛。

從那以後,我再有懷疑的時候,我就問自己:「你那天的感覺不是真實的嗎?你還懷疑啥?」就這樣在師父的點化下,我一點一點堅定著正念,對修大法越來越堅定!

師父不放棄我

雖然無神論和實證科學還時不時的干擾我,但是我非常願意看書學法,我明白了很多法理,心性也在不斷提高,很多執著心都修得很淡很淡,師父把我推得很高很高。我每天照樣學法、煉功,跟同修到處去洪法,但是我越來越不願意說話,我想說的話別人不想聽,別人想說的話我不想聽,由於當時學法沒跟上,沒在法上認識法,心性沒跟上,就覺得自己很苦,很孤獨。我心想:「我這才三十多歲,這麼修下去,我得修成甚麼樣啊,這在常人中咋生活呀!還是先別修了,等到退休再說吧!」就這樣的想法,被邪惡鑽了空子,加大了我的執著,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停住了修煉的腳步。

「七﹒二零」之後邪惡瘋狂的打壓,我又生出了怕心,就再也不想修煉了。師父不忍心放棄我,安排了很多同修來找我,我都避而不見,連門都不開。一晃五、六年的時間過去了,到了二零零五年,師父安排送我《轉法輪》的那位同修大姐和另外一名同修姐姐直接來到我的辦公室,把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簡裝本放在我的辦公桌上,並對我說了很多很多的話,我現在都想不起來兩位同修大姐都說了甚麼。當天晚上,我出於好奇拿起了《北美巡迴講法》看看。當看到師父講「宇宙的法在這裏傳,誰來聽法?聽法的生命將做哪些事情?這一切都有更重大的意義。過去我說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實際上你們承擔的責任是相當大的。」[3]師父的講法打到了我生命的深處,啟悟了我善良的本性,我想到了師父為我操了那麼多心,我代表的無數生命對我的苦苦期盼,我「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說:「師父我錯了,師父我錯了」。

我失聲痛哭,最後泣不成聲,深深痛悔自己的錯誤決定,影響了自己的修煉,也險些錯過萬古機緣。我馬上找出了久違的《轉法輪》,迫不及待的翻開書,看著師父的法像,師父依舊慈悲的看著我,我雙手捧著《轉法輪》在胸前,然後又放在桌子上,我跪在師父面前,從新發願,我要修煉。

從新走上修煉的路,這魔難馬上就來了,邪惡利用睏魔瘋狂的干擾我,我一看書就睏,睏得沒看幾頁就睡著了,書掉在地上。好在我有以前學法的基礎,我知道這是干擾,我識破了邪惡的伎倆,我就把隨身聽掛在身上,聽師父講法,白天黑夜不離身。做飯時聽,吃飯時聽,幹家務時也聽。看書睡著了,書掉在了一邊,我一醒來就馬上找書,馬上看,一秒鐘都不耽擱。師父看我堅定了正念,幫我清理了睏魔,一週以後我突破了睏魔的干擾,看書再也不睏了,我就抓緊一切時間學法,師父也點化我,讓我快學法。

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境裏,我是個學生,我一抬眼看到時鐘指向一點半了,要到考試的時間了,我要遲到了。如果我走平時上學的路就來不及了,我就從近道跑,穿過村民的院子,村民家裏都有看家護院的狗,我勇敢的衝過了一家又一家的院落來到教室的門口,物理老師對我說:「你來了,我一直在等你!」我開始答卷,前邊的基礎知識我都會,答的很好,可是後邊的我一點都不會,心裏非常難過,這時物理老師走過來對我說:「你要努力學呀!」我後邊的座位上還坐著我的三舅,生活中我一個舅舅都沒有。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讓我勇猛精進,衝破邪惡的阻擋,努力學好法,悟透法理,修好自己後,要做好「三件事」,要救人,要不我的身後咋坐著三舅呢?

在師父的鼓勵下,我抓緊時間學法,天天學法,師父讓我明白了很多法理。很快我就溶入了大法弟子的行列,至此我才真正的成為了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師父安排我去執著

師父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在修煉中,按照法的要求,遇到矛盾向內找,修心斷慾去執著,修去很多人心。可是我對親情的執著遲遲沒放下。師父就安排去我的情。

去年年初,我兒媳婦生了個女孩兒,我見到了第三代人,心裏很是喜歡這個小孩兒,沒事就去兒子家看看小孫女,一來二去的這執著心就放大了,開始關注孩子穿紙尿褲是不是太熱呀?這房子是新裝修的,會不會有甲醛呀?孩子整天側著身體睡覺會不會把腦袋睡扁了呀?心裏放不下,就給兒媳婦發短信,兒媳婦按照網上學來的方式育兒,我倆就發生了分歧。兒媳婦不敢直接反駁我,心裏委屈就哭,兒子從中調和我倆,我和兒媳各持己見,兒子見我倆說的都有道理,也不知道咋弄了。其實這時我已經不在法上了。

我這樣執著於親情,考驗的力度也加大了。一天吃完晚飯,接到兒子的電話,他說:「媽媽,跟你商量個事兒,你以後不上我家來行不行?」我一聽,心裏咯登一下,忙問:「為啥呀?」兒子說:「你來我家總愛管閒事,我媳婦總哭,上火了,奶水都不夠吃了。」我一聽心裏這個委屈,眼淚差點掉下來。我就解釋:「我說的話都是為孩子好呀!」兒子說:「現在孩子沒奶吃了,你還說為孩子好?」我啞口無言了,放下電話,心裏委屈得不行,這時師父的講法打到我的腦子裏:「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4]

我想:我是修煉的人呀,是師父的弟子,這點委屈算甚麼,常人才會覺得委屈,人心才會感覺委屈。修煉的人有啥委屈的。我冷靜的想想我為啥惹得兒媳婦不高興,就是心疼小孫女,怕孩子受苦。我這樣想都不在法上了,吃苦不是好事嗎?吃苦能消業,小孫女也是生命呀,到人中來必然有業力,在法上一悟,頓時,我心裏堵的滿滿的感覺一下就沒有了,對小孫女的執著也放下了。這時兒媳婦打來電話,哭著說:「媽媽,你可不能不上我家來呀。」我們倆之間的矛盾一下就煙消雲散了。這次過親情關,過得好辛苦。

我也有過關過得好的時候,比如過色慾關,我就過得很輕鬆,剛開始過色關,也過得不徹底,後來在學法時知道了宇宙中的很多高層次的生命都是無形的,連形體都沒有,哪還有甚麼男女呀,我們要修成高層的生命,不需要形體,更不需要甚麼男身、女身的,就這樣簡單,我的色慾心沒有了。感謝師父為我開示了法理,我很輕鬆地去了色慾之心。在修煉中,我悟到,在過關時,一定要在法上,要用師父的法來思考問題,否則過關可難了。

我的交流稿同修看了說:「你得法的過程好曲折啊。」是呀,要是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我現在都不知道在人中變成啥樣了。師父的慈悲救度,弟子無以為報。再一次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緣歸聖果〉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