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的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我今年七十九歲了,修煉法輪功已經十八年了。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修煉的路上越走越堅定。

記得在一九九六年四月份,我突然感到身體不適:頭難受,手麻,去醫院檢查,結果是腦血栓前兆。於是就去專治腦血栓的醫院住了十五天的院,病情沒有多大的好轉,只好回家靜養,吃醫院給開的藥。一天看見鄰居的身體有明顯的變化,就問她:你現在咋變樣了呢?她說:我學法輪功了,從前的病都好了。這功可好了!當時我沒有動心,也可能是緣份沒到吧。但我心裏記住了她說的話。

後來當我的病久治不癒的時候,我想起了鄰居說的話,我想鄰居那麼嚴重的病都煉好了,我也應該煉煉試試。就這樣,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七日,我走入了大法修煉中。從開始走入修煉中,加上同修的現身說法,我就非常相信大法好。也就不到十天的功夫,我就感到頭清涼了,渾身特別舒服,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久違了的身輕體透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可是當我剛剛修煉了一年零三個月,殘酷的迫害就開始了。後來,我悟到:去北京證實大法,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於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我輾轉來到鄰縣的火車站,買好車票,就在準備檢票進站的時候,被截了下來。然後鐵路警察給本地的政保打電話,把我們幾個同修綁架到拘留所。在那裏我被非法關押了三十七天。

二零一三年三月份,我與兩名同修去市裏,我們在馬路兩邊上分開發真相光盤、小冊子。我忽然看見一位同修被警察拉著搶真相資料,並要帶走同修。這時我快速的穿過馬路來到他們身邊,告訴警察:那東西是我的,你給我撂下!跟她沒關係,放她走!警察還不撒手,於是我就上前拽住警察的衣服,叫同修快走。同修走了,這時他們才醒過腔來,將我帶到附近的派出所。警察給上級打電話,接著要給我照相,並問我居住地、年齡。我一概不配合,警察無奈的說給我送到上邊去。我說:你送我到天邊我都敢去。一會,他把我從四樓送下來,叫我去樓下警車那兒。那裏停著三輛警車。我走到那一看,都鎖著呢,上哪輛車啊?我回頭正想問問,一看一個人也沒有。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這是把我放了。因為我沒有怕心,只想救同修免遭迫害,師父就幫我躲過這一難。

還有一次發資料,發著發著,發到了一個麵包車裏,一車全是年輕警察。我把一本資料給了最近的一個警察,告訴他們:好好看看,大姨都是為了你們好,別抓法輪功弟子,他們都是好人。年輕警察說:大姨,我記住了,你快走吧。

二零一三年的夏天,社區宣傳欄出現了污衊大法的展板。同修們都很著急,紛紛想辦法,怎樣迅速的處理掉,免得眾生對大法犯罪,一直沒有一個可行的辦法。後來我睡不著,後半夜兩點悄悄起床,繞到社區宣傳欄旁邊,迅速的將大塊的宣傳紙撕了下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這類事情發生了。

社區負責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委員,經常上我家來,我就給她講真相,她總是樂。後來,上面一來甚麼命令,她就來告訴我:大姨,別出去了,這兩天又緊了。我也樂,可是我不聽她的,我聽我師父的,師父要我出去多救人。一天在路上看見了她,我用手一攔,笑著說:別走別走,今天得三退了。她不想退,我說:今天必須退。你這麼好的一個人,跟著邪黨倒霉啊?趕快退了吧。她點了點頭:大姨,我聽你的,我退。

我家成立學法點已經十年了,每天下午和晚上各有一個學法小組。十年裏,同修發的資料,看的期刊,都從我這裏取。我怕心極少,防盜門鎖上的時候很少,都是用繩掖著,同修一推門就進來了。同修不敢放的東西都放我家。最難的時候,我常常想:我這個點絕不能散,同修們必須有一個能在一起聯繫的地方。別人怕,我不能怕。我這個人中的家就是給大夥預備的。

不論今後修煉的路還有多長,我堅定修大法的心從來沒有動搖過。不論我做的如何,我就去做,儘量做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