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裝上路 跟師父回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今生有幸得大法,現在知道是因自己久遠前就發下誓願:下世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過去在紅塵中本性迷失,忘記了自己是誰,是法輪大法喚醒了我這個迷途的羔羊。

修煉前我是個把名利情看的很重的人,自私自利、強取豪奪,在家裏妻子就像我的私有財產一樣,稍有點開放,我就氣的不行,孩子在外邊要吃點虧,我就跟人家動粗,在人中不算是個好人。

有幸得了大法後,心情無比激動,世界觀發生了根本轉變,能按照大法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惡習全部改掉,我這個浪子真是脫胎換骨轉變成了真正的、公認的好人。家人和朋友看我和以前判若兩人,都認為大法好。我被迫害期間,兒子懂事不貪玩了,努力學習,考上了名牌大學,妻子行為也收斂了,在被多次非法抄家前,在那種恐怖環境下,每次都先把大法書保護起來。我是修煉人向內找,不再怨她,慢慢的理解她了,想我被迫害期間,她擔驚受怕,還得一人打工掙錢供孩子上大學,想她的不容易,逐漸的我們夫妻關係融洽了,現在我們是一個幸福家庭。

我受益了,我還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訴眾生。

車行萬里救人忙

二零零七年我走出勞教所,失去了工作,靠打零工維持生活,閒餘時間我就溶入到當地整體,與同修做一些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我們地區周邊農村多,要去送資料步行去不了,我就買了一輛摩托車,一個是上下班用,還能帶著同修到農村去發真相資料與同修切磋。

一次,我帶同修去農村,回來時下起了大雨。秋後天氣很涼,我怕同修被雨淋,就加大油門往回騎,幾十公里的路上,大雨不停的下著,神奇的是到家一看,我倆的衣服只是有點潮濕,也沒覺的冷,弟子做對了,師父真是時時在呵護。

當時我們地區同修中沒有一輛三輪車和小轎車,真相資料需求量逐漸的加大,又要經常與周邊同修切磋,嚴寒酷暑、冰天雪地常年騎摩托車帶著同修走太辛苦,我萌生了買車的念頭。跟妻子商量她也同意,就用兒子結婚後剩的錢買了輛能拉客的三輪車。這回可方便了,下雨下雪也不會挨淋挨凍了。

我是個急性子,有時搶時間車開的太快,同修在車裏被甩的東倒西歪,還開玩笑說:「這得有天膽才敢做你的車。」有一次,我的車被酒後駕車的司機開車撞了,四個車門全被撞壞,司機說:我車有保險,我負全責。我當時沒敢說自己是學法輪功的,怕他不陪損失,由於執著利益,沒跟他講真相,讓司機失去了得救的機會。事後真後悔,想下次一定做好。

結果真求來了,我車停在路邊,又被一個司機倒車時給撞了,司機掏錢要給我修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會訛你錢,也不用你修車。他聽後很感激一再道歉,這時我給他講了三退保平安,他很高興的三退了。還對別人說「煉法輪功的人真好。」

做好了就是證實法,我開車拉乘客,他們的錢物落在我車上的,我都一一送還,光手機就有七、八部。我沒要一分錢的回報,並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他們。

開車講真相遇到過不同階層的人,有一次,兩個小學生坐我的車。我說:小朋友叔叔問你們個問題,愛因斯坦、牛頓是不是比一般人聰明,小學生說:他們是科學家。我說:叔叔告訴你們有更聰明更開智開慧的好辦法,那就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學生說:老師說法輪功是「某教」不叫聽。我說:法輪功教人做好人,說真話,善待別人,遇事忍讓,這不好嗎?共產黨盡撒謊,歷次搞運動整人,你們看「六四」學潮大學生反腐敗被鎮壓,被殺,搞的人與人之間不信任,你們說這樣的黨好嗎?學生說:不好。「不好咱們就退出共產黨組織,等清算共產黨大災難時,神佛會保祐你們平安。」學生問:「佛真有那麼大威力嗎?」我說你看孫悟空多厲害,神通廣大降妖除魔,被如來佛一巴掌壓在五指山下。兩個學生說:那好,我倆退。我說給你倆起個化名,一個叫開智、一個叫開慧,聰明智慧。他倆下車後高高興興向我合十,說:「謝謝叔叔。」

一天,一個農民工打我車,上車後我給他講真相,他說你挺好的人怎麼煉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教人做好人,這不好嗎?沒等往下說他立刻翻臉說:好甚麼好,日子過的好好的還反對共產黨,真是吃飽撐的。我說:你說日子過得好,有那些腐敗官過得好嗎?他說你是不是工人,我說退休了,他瞪著眼睛說:你在家呆著共產黨給你開工資你還反黨,你是人嗎?這要在我年輕時我早就打你了。我說你別激動聽我慢慢說,他說你講吧,看你有甚麼理。我說退休金不是黨給的,是我工作了幾十年交的養老金,共產黨還得靠老百姓的納稅錢養活呢。他說我種地共產黨還給錢呢,我說給你那點錢你就滿足了,那是因為物價年年上漲給你們點補差,國外早就給農民補錢,而且給的很多。他「啊!」了一聲明白了似的,我接著說,你以為現在生活比過去好了,你想一想,過去是一個人做工養活七、八口人,現在是小倆口養活一個孩子,還得讓雙方父母管呢。你們農民種地多辛苦,去了種子化肥能剩幾個錢,你要知道是農民和工人的血汗在養活這些貪官,我們是納稅人,你看政府部門都寫著為人民服務,他為民服務了嗎,你要去辦事都得花錢,否則不給辦,共產黨歷次搞運動都在整人害人,還說打土豪分田地,誰富了?都是當官的富了,讓共產黨騙了這麼多年還不醒悟,還跟黨走嗎?

他聽我講完激動的說:我退黨,然後握著我的手說:「朋友,謝謝你,你要不跟我講這些我還蒙在鼓裏,我就交你這樣的朋友。」

還有一次跟一個像有身份的人講法輪功洪傳世界,唯獨中共迫害法輪功,他很反感的說法輪功是封建迷信,國外反華勢力干涉中國內政等等,是黑社會老大。我說你是受中共一言堂的偏見所誤,咱們分析一下:你說美國是黑社會老大,那為甚麼中國大官大富豪都辦護照把妻兒送到美國?你說美國不好中國好,舉個例子,南北朝鮮,美國支持的南朝鮮,國富民強,禮儀之邦;中國支持的北朝鮮,百姓窮的吃不飽飯,女的逃跑到國外誰給飯吃就嫁給誰。他又說共產黨打天下是好的,我說打敗日本是國民黨打的,八路軍小米加步槍一個地道戰,一個地雷戰就把日本人打敗了?他笑了笑覺的我說的有道理,我又講了很多,他最後聽明白了,高興的做了「三退」,連聲說「謝謝!」下車後雙手合十微笑著目送我。

我看到這一幕,眼淚一下湧出來了,眾生都在盼得救呢。

一天,兩位信佛的女士坐我車,我跟他倆講佛教和法輪功其實都是佛家的,但修法上不同,佛教要求坐禪,自身解脫,現在的佛教徒大多都是求佛保祐,無災,無難,發財,和釋迦牟尼放棄王位修行差別太大。而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標準,怎樣提高心性,去執著心,廣度眾生,修得無私無我,達到更高境界……,我講了挺多,她倆聽了非常贊同,戀戀不捨的說:「以後有機會多給我倆講講。」還要請大法書看看,然後高興的退出黨團隊。

講真相得主動有耐心,如果覺的遇到信佛信教的不好講,就不講了,那我遇到的這兩個佛教徒就失去得救的機會了。

講真相也遇到不聽真相罵人的,摔我車門的,要舉報的。一次遇到個便衣警察,拿出警察證說再講就抓我。當時我有點怕,又一想,我怎能怕他呢?師父早就告訴我們:「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我增強了正念,平靜的對他說:「我沒違法,只為了你好。」警察聽後不兇了,說這次不抓你了,你走吧!讓我再一次感到大法的威力。

這些年講真相中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有行禮說謝謝的,握手要交朋友,工人要請我吃飯,有要舉報的。我盡可能不錯過有緣人,記住師父說的我們是眾生的希望。

整體協調 共同提高

我們這區域不大,學法人數不少,而且大多都是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學員,從迫害最嚴酷的時期磕磕絆絆走了過來。大家在一起學法交流,都認識到了師父用巨大付出給延續的時間是讓弟子們修好自己抓緊救度眾生兌現誓約的。

在同修的協調下,在原有的學法小組,各片又成立了多個學法小組,都能各負其責,老學員帶動新學員。如果有同修兩三天沒來學法組學法了,就會有同修去家看看發生了甚麼事,是否需要幫助,這樣不論遇到甚麼問題,心性關很快就能過去。

通過集體學法,同修們心性提高的很快,都能參與救人項目,各片還建立了資料點,有做資料的,有發資料的,有面對面講真相的,還有把真相台曆整箱捧到單位發放的。我們地區近幾年幾乎家家都擺放著大法真相台曆。商家也都不再進年歷了,知道沒人需要他們的年曆了,賣不出去了。

我還承擔了安裝新唐人大鍋項目,這是一個又辛苦又磨練心性的工作。冬天冷,夏天曬,這不算甚麼,更多的是人心的考驗,如有的人,你給他安裝完後,家人又重調試,搞得不是信號沒了就是沒影像了。我就一趟趟樓上樓下來回跑,我心裏有些不平,心性沒守好,說了幾句讓他們珍惜的話。有一位家住六樓要安裝大鍋,我把大鍋和工具扛到他家,他一看鍋太大又不安了,我的抱怨心出來了。這大冬天的,說安又不安折騰人。

回到家背《洪吟四》中的〈解開你的迷絆〉,師父說:「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 是你忘了來時的真願與期盼」[2]。我可能是來時發願要做這事的,我一下不抱怨了。做不好都不行的,怎麼還抱怨呢!這就是我的使命。

我經常開車和同修配合到周邊農村與那裏的同修切磋,讓當地精進的同修把在家帶學不學的和昔日同修找出來。農村溝溝叉叉村村戶戶,各種狀態都有,再加上農村活多,學法少,要協調起來很不容易。我們悟到帶動他們也是我們的責任,我就帶著同修今天去這明天去那。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與交流,發現農村同修樸實善良,交流中也都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大多提高的很快,各村很快組織成立了學法小組,有的還建立了資料點。他們說到學法小組集體學法真好,否則自己在家學法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到學法組學法交流的同修,心性普遍提高的挺快,有的學法組同修農季再忙再累,每天晚上都堅持到小組學法,認識到了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也開始出來講真相救人了。真讓我們敬佩。

修煉就是修心性和講真相救人。有同修心性守的很好,家人房子相爭,鄰地相爭,都能以煉功人心態拱手相讓。讓左右鄰居都說大法好。有的同修三三倆倆挨家挨戶講真相救人。

同修們踏踏實實的修自己的事蹟對我觸動很大,無論多遠的路多難走的路也擋不住我的車。一次去同修家開法會,有三十多人各自講了怎樣修自己向內找、多救人,及怎樣增強正念等方面的體會。我們聽了都受益匪淺。

在回來的路上車上的油量指針指到備用位置,而我的車備油只能行駛十公里。但四十多公里我一口氣開到家,真是太神奇了!而且每次做證實大法的事,都是平平安安去,平平安安回。只要是做證實大法的事,我隨叫隨到,沒耽誤過。

我們還與鄰縣的同修協調對農村包片發真相資料,儘量不落下空白區,不重複,開車路過時哪怕有幾戶人家也把真相資料送到,給眾生得救機會。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興起,我們在明慧網看到同修寫的對訴江重要性的交流文章,我們整體上進行了切磋,大多數同修都認識到了應該寫訴狀,我們地區一位同修在五月三十日向北京兩高發出了第一份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隨即同修們互相鼓勵去怕心,從五月初到下旬,我地十多個學法小組和自己在家獨修的學員,通過交流,大家都用真名實姓向兩高發出來控告狀。

期間我開車和同修分頭去農村交流,儘量不落下一個地區一個同修。同修說,我們寫,再給他們整理打印,再送到他們手上,讓他們自己郵寄,一個地區的訴狀不知道得跑多少回,真是修心哪!當看到明慧網上有訴江模板,覺的我們的訴江狀不符合法律文書,照模板的要求又全部第二次郵寄了訴江狀。

我地郵局不給發了,我就天天帶著同修一波一波的到鄰縣鄰鎮的郵局去郵寄。五月末,鄰市的一個同修說他們那個區同修還沒動起來很著急,要我們這同修去他們那交流幫助,同修到他們那一看,當地就有幾個同修在寫訴江狀。沒過多一會,當地學員聽說外地來人了,一下就來了三十多位同修要求幫助寫控告狀。經過交流,我們都幫助一一寫好了控狀。

有一位曾經被關在教養院迫害的老年弟子,現在出現了輕微腦血栓病業假相,得知有同修來幫忙寫控告狀了,拖著不便的身體去找同修幫忙。一進屋就開始哭。同修問她是不是要寫訴江狀?她流著口水吞吞吐吐說:「我要告江澤民,它迫害我。」同修把她扶到沙發上坐下,她邊哭邊訴說了自己被迫害的經過。同修也哭了。

寫完訴狀後,神奇的事出現了:老同修不流口水了,說話也清楚了,她說心口有塊石頭掉出去了,不便利的身子好了很多,高高興興像變了個人,還對幫助她的同修說:是師父派你們來幫助我的!

訴江狀郵寄後,同修們又開始向世人徵簽舉報江澤民,一個月內,我們這個小地區有三千多百姓簽字按手印舉報江澤民。一次趕大集,老同修在向世人徵簽時的精彩片段被同修用手機拍下發往明慧網。明慧網發表後同修們看了又增添了救人的信心。

這些年來,同修們不斷的講真相,我地民眾往少說有百分之五、六十,多至七、八十明白真相做了「三退」。只要弟子有願望救人師父就幫。都說我們地區環境好,那是同修們注重學法形成整體開創出來的。

近幾年,我都是午夜十二點以後睡覺,早晨三點五十起來煉功,白天有時間開車拉乘客講真相救人,中午和晚上參加集體學法,學完法後還出去打電話救人。我很注重學法,師父的四本《洪吟》書我背下來三本,第四本還沒背完,天天背。有時和同修去農村散發真相資料回來的路上我們就背《大海是我的胸懷》:「大海是我的胸懷 藍天下都是我的舞台 助師救人是我的誓約 傳真相是神的安排 甘露遍撒大地民舍宮宅 千萬年的等待沒有白挨 創世主已來 魔難中大法徒在全力救世人 狂徒腳下卻是懸崖 我們雖然沉冤不白 紅潮托起的是千古英才 因為我們走向神的未來」[3],真感覺到溶入法中的快樂。

前些年我被迫害的很重,房沒房家不像家,工作也丟了,家人親朋好友都不理解我,講真相也不接受。如今我走出困境,也住上了三室一廳的樓房,衣食無憂,妻賢子孝,親朋好友、同事我都跟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大部份做了「三退」。有時十多個朋友聚餐或路遇他們時,他們就高聲喊:「法輪大法好!」看到他們明白真相後我真感到欣慰。

每天我都覺的過的很充實,只是還有很多執著心沒去乾淨,還得努力修,從根子上去掉它。

二十年的修煉,有苦、有甜、有成功、也有跌倒,也走過彎路,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到今天。師父為我們付出太多太多,我只有在助師正法的最後階段做好三件事,與同修配合好多救人。放下人世間的一切包袱,輕裝登上法船,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解開你的迷絆〉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大海是我的胸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