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腐蝕掉的指頭長出來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我今年六十五歲,一九九六年十月與丈夫有緣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大法福益我家

修煉前我百病纏身,神經衰弱、嚴重失眠、風濕關節痛、鼻竇炎、結腸炎,發作時痛得我死去活來。修煉法輪大法後,很快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狀態,本體也向年輕化方向轉化,從表面看來,完全不像六十四歲的老太太,人家說,看我最多五十歲左右。近來我的頭髮也逐步由白變黑,精力充沛,工作效率高,全身心的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中,力爭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我丈夫是高級工程師,是受聘的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修煉法輪大法前,他有較嚴重的神經衰弱症,身體消瘦,一九九二年三月發現肝內血管瘤,被一所軍醫院作為重點病情監護對像,一年一大檢,半年複查,五年內做過十次檢查,血管瘤依然明顯存在。到一九九六年十月法輪功洪傳到我廠,丈夫煉功二十多天後恰逢體檢,負責監護他病情的張醫生自言自語地說:「血管瘤怎麼沒有了?怎麼找不到了。」丈夫說:「再找一找。」張醫生指著B超說:「就是這個位置,現在疤痕都沒有,藥物治療不可能,你煉了甚麼氣功吧?」 我丈夫說:「法輪功,才煉了二十多天。」 張醫生感慨說:「法輪功真的那麼神?」我丈夫說:「是呀,天地中存在許多不解之謎。」

被腐蝕掉的指頭長出來了

我是從事藥物原料成份分析的化驗員,我們質檢科有四、五十個化驗員,對分值低(分值決定獎金)或毒性大的,或化驗操作程序複雜的品種,一般人都不太願意接手,領導和同事們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是好人中之好人,把分值低或毒性大的藥物原料(如溴乙酰溴),都推給我做,久而久之就成了我的「專利」了。我對此毫無情緒,相反,我把它當作提高我心性的大好事。

有一次給我化驗一批劇毒的「溴乙酰溴」化學原料,不知不覺左食指粘上了,很快食指紅腫、潰爛,過幾天發臭,人人為我擔憂。但我相信大法法力無邊,不會對我煉功人造成傷害。結果一個多月後,被腐蝕掉的指頭慢慢地長了出來,而且沒留下受過傷的疤痕。我科的同事們都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與超常。

大難中毫髮無損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小女兒大學畢業,丈夫用摩托車送小女兒回校,在高速公路上到達學校門口前的高速公路拐彎換道處,被一輛軍車(小轎車)從側面以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撞擊下,將我女兒從摩托車上飛出二、三十米,當時我女兒一點沒有傷,馬上爬起來看看她爸怎麼樣,她爸還坐在倒下的摩托車上,一動不動,女兒大呼,並譴責那軍車司機怎麼開的車!丈夫醒來後對司機說:「我沒事,你走吧。」他起來後真的甚麼事都沒有,而摩托車只是前剎車把斷了。如果沒有師父保護,他們父女倆早已是車毀人亡!可他們父女倆一點傷都沒有、一點皮都沒有擦破。真是不可思議啊!這裏再次叩謝師恩!

二零一五年八月,我們回鄉下洪法救眾生,在完成預定的項目後,我看到老家門前兩棵龍眼樹結出豐碩的果實已很成熟,欲採摘一些帶回來,但是樹長得很高,用五米長的專用剪還搆不著高處的龍眼枝,丈夫就用約三米髙的兩腳木梯用細竹竿支撐著,上去剪高處的龍眼枝,剪著,剪著突然竹竿與木梯脫了扣,丈夫從兩米半高的木梯上摔下,一米七六的身軀,頭先著地,一頭栽在水泥地板上。(他後來說,自己聽到像從高處向下摔西瓜一樣的沉悶響聲)在場的親人們都驚恐萬分,丈夫自己從地上爬起來,連說「沒事,沒事,謝謝師父保護!謝謝師父保護!」真的甚麼事都沒有,沒有皮膚傷,沒有包,沒腫,沒頭暈,只是落地的頭頂有一點不很明顯的淺紅印痕!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我丈夫第三次生命!

真相護身符的神奇

我大哥是一九五六年到新疆工作的,是處級退休幹部,邪黨黨員。退休工資較高,一般隔一年就出去旅遊,享樂晚年。他認為只有共產黨能給他這麼好的待遇,無論怎麼講,他都不肯三退,還表示:「不退,即使明天死都不退。」

但我的大嫂悟性較高,她前年來到我家住了一個多月,我們一說她就三退了,並且同我們學法煉功,成為大法修煉者。我哥看到嫂子修煉後身體起了明顯變化,病沒有了,臉色紅潤年輕了許多,他觸動很大。

去年我哥又來了,並給我講了他的一次奇遇。他說去年的一天,他騎著自行車被後面來的摩托車撞了,自行車被撞出老遠,可他還站的好好的,而撞他的人倒下了,還受了傷。我哥說:「我口袋裏有你給我的(大法)護身符,我感到是你師父保護了我,確實很神呀。」這件事對我哥觸動很大,他終於同意三退了,頑固的他終於得救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