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出苦海 信師信法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我是二零一五年開始修煉大法的新弟子,到現在修煉已三年了,在這三年的修煉中,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事,酸甜苦辣,不知從何說起,有開始修煉時的喜悅,也有在過關中的剜心透骨的痛苦。我有幸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是多麼幸福的事,令宇宙多少神都羨慕啊!

以前,我可以說是一個名、利、色、氣樣樣不落的一個人,在工作中爭強好勝,是「女中豪傑」,在家裏也是得理不饒人、無理辯三分,把利益得失看的極重,不吃一點虧。在個人情感中也是隨著社會潮流不甘示弱的向下滑著,常人有的毛病我可以說也基本樣樣有,貪圖享樂、追求刺激,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現在想想,如果不得這高德大法,得到師父度化,像我這樣一個滿身罪業的人下場如何,大家可想而知。師父慈悲!把我從地獄撈起,並給我洗淨。

一、身體的變化

先說我的身體的變化。從前,大大小小的病不勝枚舉,身體免疫力差,弱不禁風的,在一、二十歲,我先後得過胃炎和肝炎。雖表面用現代醫學暫時抑制住了,但身體一直不好,又加之在常人的現實中名、利、情各種慾望執著,把身體弄的更加不堪。

在學大法初期還沒看書的情況下,當同修教我第一套和第二套法輪功的兩套功法,在做第二套抱輪時,我就感覺到能量場很強,身體發熱,原來體寒怕冷、體乏無力、虛弱等症狀,不知啥時候所有的病不翼而飛,身體特別輕鬆。

在聽到師父講法錄音和看到大法書後,身體的變化更是翻天覆地。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露無遺,時不時的能感受到一隻溫暖大手在我後背揉搓,特別舒服,手心、腳心、後背、腰部。有時腳、腳趾都感覺有法輪轉動,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特別突出的一件事:在我修煉一年左右,每次在我大便時會排出很多的瘀血,過一會兒就凝結成塊,這種情況連續好幾個月,真的是很神奇的。我知道是師父把我生生世世積攢的業力用這種方法排出去了。

我現在可以說身體身輕如燕,騎著自行車帶著孩子就像有人推我一樣。真的太感謝師父了,如不是得法修煉,我的身體將會是個甚麼樣子啊!

二、訴江

在我修煉一個月左右時,我看到同修很多都在寫起訴信起訴江魔頭,作為新學員的我來說,當時還不清楚起訴的重要性,但我覺的作為一名大法學員,我也應該、也有責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起訴江澤民。於是,我很快就寫了起訴書。

在起訴書還沒發出去時,師父就給予我莫大的鼓勵。當寫完訴狀躺在地板上休息時,師父讓我在夢中感受到了另外空間的美妙與殊勝,感覺我整個人被一股能量包圍著,身體一直向上升,一股溫暖的能量把我托的高高的,一直升一直升,升到空中,但不能動,那種美妙的感覺無以言表、太美妙了,感覺好幸福!好實在!這次感覺更讓我親身感受到師父的加持和鼓勵,和另外空間的美好,更堅定了我修煉的路。

三、闖家庭關

我是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的單親媽媽。我得法,孩子自然也得法了。可能是得法的喜悅,孩子比較興奮,在得法不長時間我回我母親家。剛到家,孩子就迫不及待的給姥姥姥爺說我們有師父了,煉法輪功了!我的父親母親因受中共毒害太深,加之不明大法的真相,聽我孩子這樣說後非常害怕,堅決讓我放棄修煉。家裏兄弟姐妹多,都來阻擋勸說,對剛開始修煉的我來說,干擾和壓力是非常大的。

因我不太會講真相,這對我來說是很大一關,但我就一念,相信大法是好的,堅信大法師父,不能錯過這萬古機緣。他們看我這樣堅持也沒辦法,最後拿出他們認為的「殺手锏」,利用我對孩子的情,來威脅我,說:要出甚麼事孩子怎麼辦,他們是不會照顧的等等。同時,也怕我給全家帶來災難等等。我給家人說,讓他們放心,我不會出事的,我們是正法修煉,孩子也不用他們操心。最後他們沒辦法,看這樣也沒動了我的心,最後就用房子來威脅我(因我和孩子是借住在我三姐家的),家人知道房子是我們娘倆最大的問題。所以我姐就打電話說:如果還煉法輪功,就馬上從她的房子搬出去,並且限我三天搬走。我還是不為所動,在同修的幫助下,三天後我搬出了我姐家,中間的艱辛不在此敘述。但我覺的值,再難也沒大法對我重要,再難我也不能放棄修煉大法,這是我來世間的本願啊。

當時他們真的沒有想到,也非常的不理解,他們又怎麼會理解得了法的生命呢!我跟我父母說:「朝聞道,夕可死。」[1]。經歷這場魔難後,現在我父母也不怎麼干涉我的修煉了,只是因中共的謊言宣傳與殘忍迫害,他們還是為我擔心。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走過了這家庭關。

四、講真相 證實法

我修煉大法是在工作單位時一位同事引導的,我和這位同修同在一個藝術學校當老師。當校長得知我倆都修煉法輪功時,就不容分說把同修給開除了,她知道我剛學法輪功,就找我談話,讓我放棄大法放棄修煉,並要求我不再和這位同修來往聯繫。當時我剛得法,也說不出多少法理和大法真相,就是感覺大法好,把我當時所知道的真相給校長講了些。校長很生氣,氣急敗壞的大聲說:若不放棄馬上開除!當時我也有些生氣,後來在法中明白,失與得的法理後,也就不執著了,坦然放下。再後來,還給當時開除我的主管講了大法真相,雖還沒勸三退,但為以後他能明真相做了鋪墊吧!

我修煉後總是想,這麼好的法,我怎麼才得啊!當看到別的同修正在講真相、救眾生,做著證實法的事時,自己就急著也要做一點證實法的事。就在我修煉六個月時,我就開始發真相資料,每當拿到資料就和孩子晚上出去發,每次三、四十本,我們都很快發完,當時非常高興,我們也能救眾生了!就是感覺資料不夠我發的,沒過多久我想我也要面對面講真相,那會救更多的人。

有了這個想法後,當時我修煉八個月時,就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了,從不知怎樣講到慢慢給我帶的學生講,我先後把我帶過的學生差不多都講了一遍,共有一、二百人吧,都退了少先隊。現在出去到外面一下午順利的話,有時講十幾人或二十人不等。特別是過了年後更感到救人的急迫。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家也開了朵小花,我自己也能做資料了,我也能做一些資料和不乾膠等,這樣呢資料就相應的充足了些。但前段時間我市局部還有一些邪惡展板在繼續毒害著眾生,我和同修配合清除了一些展板。我們在清除,但邪惡也利用壞人在不斷毒害著眾生。

這樣,我又從新改變了原來下午講真相後才面對面發資料這樣的方式,這樣救人我感覺還是有限,眾生受毒害太多,不明真相的太多。我在過了年後,現在我是大量面對面發放真相資料,我是每天下午幾十本資料和《九評》《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再加上一些單頁的資料等,大概有上百份吧,每天大量的發放,基本上都是面對面發放的,我覺的面對面發放資料特別好,會減少資料被丟棄,眾生也少造業。有時我發資料的時候,很多眾生都急著了解真相。在我面對面發資料時,發生過好多次很多人圍著我要,甚至爭資料。有些直接的就要《九評》。雖也有不接受或說不好話的,但很少,這也正是我們面對面講真相的機會。我就遇到過不接資料,對法輪功不理解,但經我給他們講了真相後就有幾個做了三退了的。

在實際的修煉當中,我還有很多很多沒有去掉的人心和執著,在這裏我也曝光出來,特別是早上晨煉不能堅持,就是克服不了睏魔的干擾,還有安逸心、懶惰心、色慾心、顯示心、黨文化等等還沒有去掉。藉此我把我這些不好的心寫出來曝光出來,清除它!不給它空間!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