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宋丹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法輪功學員宋丹,女,一九六六年九月出生,現年五十三歲,家住黑龍江省湯原縣鶴立林業局,原工作於合江林管局黨幹校,護士兼保管員,大專學歷。

宋丹曾飽受病痛折磨,多方求治無效,於一九九九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團糟的身心和日子,很快被改變,終於擁有了正常健康的生存秩序。

正當她和家人滿懷希望開始新的生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製造了難以計數的家庭悲劇。這樣的態勢下,儘管宋丹只是單純的想維護自己的信仰和來之不易的生活,可是,只要生活在共黨全面掌控的中國,就沒有任何信仰自由。宋丹和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到無辜迫害──被逼放棄信仰,被拘留、勞教、判刑八年,開除公職,身心摧殘,經濟損失至少三十九萬。

目前,宋丹正在辦理養老金事宜,尚無一分錢收入,幸運的是,她的家人始終對她關心著。

一、難得的健康

在修煉之前,宋丹患有嚴重的胃病,醫院確診為淺表性胃炎、萎縮性胃炎、糜爛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胃水腫、胃充血。住院治療好久,沒有甚麼效果。同時,還患有神經衰弱,頭疼、失眠。吃藥打針,亦不見好轉,吃啥吐啥,藥比飯吃的都多。

正規醫治不好,宋丹就找民間的巫醫看病,結果自己招來了附體,渾身沒勁,頭昏昏沉沉,花了好多錢,病情反而加重;又去信教,也不好使;又練了幾種氣功,身體還是不好,體重已降至六十五斤。

身體幾乎沒有好受的時候,脾氣怎麼能好,宋丹經常和丈夫吵架。當年,家裏老人身體也不好,孩子又小,宋丹實在是力不從心,丈夫工資才一百五十元,開工資後,得先買藥。每天痛不欲生,宋丹多次想自殺。

一九九九年三月,宋丹有緣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覺得很好,當即決定按著書中的原則「真、善、忍」做人修行。短短幾天,宋丹身體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好多年不能吃的東西,例如大米飯、各種水果、蔬菜,都可以吃了;躺下一覺睡到天亮,長久的失眠好了,不久,體重增加了四十五斤,恢復到正常體重。宋丹有精力照顧老人和孩子了,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秩序。

二、被非法拘留勒索

二零零二年四月末的一天,宋丹去鶴立北醫院找同修索立娟聊天,過來四五個男的問宋丹,你是煉法輪功的嗎?宋丹回答是。這幾個男的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將宋丹劫持到鶴立鎮派出所。

當得知宋丹是鶴立林業局的人,鶴立林業局公安局派人接回繼續非法看押,林業局公安局局長尹敏指使多個警察去宋丹家抄家。

宋丹家,四十五平米的小平房,一下子塞滿了人,屋子裏翻的亂七八糟。宋丹的母親、丈夫、十歲的女兒都嚇著了。沒有翻到甚麼,警察又跑到鄰居家翻,鄰居家主人的父母,七十多歲,都癱瘓在床,面對突然闖進來的警察,老人受到了驚嚇。警察甚麼也沒搜到,走了。

宋丹被非法關押在鶴立林業局看守所。鶴立林業局公安局的宋軍、王洪海多次來看守所恐嚇她,說:要是繼續煉,就要判刑幹苦工。他們把宋丹母親和女兒叫到看守所,欲利用親情迫使宋丹放棄信仰。看守所男警察許樹啟把宋丹送回家,就為了讓宋丹接妹妹國外打來的電話,目的也只有一個,繼續親情施壓。

公安局勒索五千元所謂的「保證金」才肯放人,宋丹家裏沒錢,她妹妹拿出一千元,給公安局打了四千元的欠條。家人又給看守所交了四百元的伙食費,宋丹才得以走出看守所的大門。宋丹被非法關押二十三天。公安局說,「保證金」一年後退回,十六年過去了,依然沒有歸還。

據說,這次綁架事件源於被惡意舉報,索立娟也被綁架、抄家,後來又被非法勞教,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期間,索立娟被逼放棄了信仰。

宋丹女兒在外地讀小學,孩子五一放假回家,警察抄家,嚇得不敢再在家裏待了。孩子返校沒路費,就上了客車,好在司機認識她,怕孩子小在外面不安全,就捎了一程。從那以後,宋丹家人尤其是女兒,無論在哪,一聽到警車叫就十分恐懼。宋丹被關押期間,丈夫痛苦不已,經常哭。

宋丹回家後,因被迫放棄信仰心裏後悔難受,整天整宿睡不著,臉乾瘦,精神萎靡,眼睛睜不開,心裏愈加絕望。後來,她又看到了大法書,僅僅讀了幾頁就睡著了,第二天,她身心輕鬆,想著要好好的修下去。

三、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

1、被綁架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晚,宋丹在街上走著,林業局巡邏的警察發現了她,一看是宋丹,警察詹界印下車,拽住宋丹胳膊,抬大腿,往車裏塞,車裏警察往裏拽,弄進車後,直接去宋丹家抄家,搶走了大法書、真相資料、電子書、師父法像等。宋丹丈夫李鳳祥膽子小,嚇的把櫃子裏的大法資料也拿出來了。警察還到佳木斯宋丹妹妹家抄家。

在鶴立林業局公安局,警察張軍被調來做筆錄,隨後,宋丹被劫持至鶴立林業局看守所。警察曾把宋丹帶到貼有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膠貼的電線桿那拍照。

宋丹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家人托關係花錢找了鶴立林業局公安局局長尹敏,最終,宋丹還是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

中共迫害法輪功,從上到下都是權勢驅使利益相誘惑,詹界印因綁架宋丹獲利一千元。

林業局公安局「610」於敬彬押送宋丹到佳木斯勞教所。於敬彬被派到北京駐京辦事處幾年了,這次押送完宋丹後,又去了北京,幾天後,於敬彬因急性腦瘤死於北京天壇醫院。

2、在佳木斯勞教所

宋丹一進佳木斯勞教所,就遭到逼迫,警察強行拽著她的手,簽了放棄修煉法輪功的邪惡「五書」。

宋丹,住的是二十人的一個房間,兩個大通鋪,敞著門,冬天裏風颼颼的,在勞教所二十個月,一直用涼水洗頭;吃的是酸、黑、粘的饅頭,鹽水煮菜湯,特別是冬天,幾乎都是凍白菜,一吃能吃大半年;缺水洗碗筷,只能用菜湯涮涮,沒有油花掛,洗涮倒是方便。

佳木斯勞教所裏奴工種類多,勞教人員給大學院校做過被褥、挑選一次性筷子、給女士毛衣縫十字繡、包扣、編車坐墊等等。勞教所車間裏,老鼠多,養貓,屎尿便多,人一進車間,味道令人作嘔。女勞教人員上廁所後大多不洗手,但法輪功學員基本都洗,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這樣的一雙雙手完成的各種奴工,為勞教所創造了豐厚的經濟效益。

宋丹在勞教所期間,總計看到女兒一兩次,母親一次。由於媽媽不在家,讀初中的女兒寄宿多處,精神壓力大,抑鬱,想自殺,學習成績下降。

宋丹丈夫講:上班回家晚,有時候下半夜才下班,尤其在冬天,屋子沒等燒熱乎人就睡著了,水缸裏的水凍得都是冰碴兒,每月,他都有整夜無法入睡的時候。家人說,他經常借酒消愁、經常哭。

二零零七年年前,宋丹丈夫拿出兩萬元,送給佳木斯向陽法院的某男性公務員,該人答應中國新年前一定放人,但是,年過去好久了也沒信兒。家人去向陽法院找該人要錢,他拒絕,家人說,不給就告你。後來,錢退回來了,被扣了一千元,理由是吃飯了。

被勞教期間,宋丹的丈夫每個月都要去看望她,買雞翅燒雞等熟食給她改善一下伙食。被非法關押二十一個月,宋丹每月工資少開30%,加上其它花費,經濟損失總計兩萬。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宋丹期滿回家。一進屋,看到床單還是二十一個月前被綁架時鋪的那個,一直沒換。宋丹母親說,來家裏幫忙收拾過幾次,一次就扔出去六七筐的垃圾。

據說,原公安局局長尹敏因為有人告他,從局長降到副處級警察,還有人告,尹敏又降到普通警察。

四、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宋丹和張秀英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到湯原縣吉祥村給民眾發放神韻光盤等材料,被構陷,遭當地警察綁架。

1、被湯原縣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當時,八十歲的姑婆,患病,接到宋丹家照顧;六十九歲的婆婆因拆遷搬到她家住;七十歲的母親剛來到宋丹家,想長住不走了;女兒高考剛結束,護照辦完準備出國,好多事情需要打理。可是,宋丹正被非法關押在湯原縣看守所,想想家裏這些人和事,著急上火,兩次吐血,一次就吐了一小盆兒。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非法庭審,律師當庭指出:公訴機關的指控沒有法律依據;證人不出庭接受質證,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八名法輪功學員始終堅稱:信仰無罪。公訴人張弘和審判長盧林,無言以對。

儘管,律師辯護稱,法輪功學員發資料發光盤根本沒有破壞任何法律,但是,審判長盧林依然以「破壞法律實施罪」來冤判八名法輪功學員八年刑期不等,其中,宋丹八年。審判員是祁躍文,代理審判員是劉傳軍,書記員是羅宇涵。《黑龍江省湯原縣法院刑事判決書(2010)湯刑初字第145號》,是迫害法輪功時期留下的又一犯罪證據。

在看守所關押了八個月二十二天後,宋丹於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首先押在九監區進行暴力轉化,隨後,又在五監區、十一監區相繼關押。

二零一一年七月,原單位合江林管局黨幹校將宋丹開除,時任校長王東陽。

2、女監九監區暴力轉化

在九監區四組,包教黃麗豔,一個貪污犯,與警察溝通,負責監管和強制轉化宋丹。酷刑坐小板凳,從早上五點半開始,至半夜甚至凌晨兩點,六至九個小時,持續半個月,宋丹沒有轉化;加重體罰──罰站,早三點半至半夜十一點,除了吃飯和洗漱的時間,一直站著,不許動,從腳一直腫到膝蓋,腰腿疼的難以忍受,上廁所蹲不下,腳火辣辣的疼,心跳加快、噁心嘔吐,包教黃麗豔經常呵斥謾罵,持續到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酷刑加身,真的很難熬,可是,對大法沒有一絲動搖,宋丹不想再因承受不住壓力而違心的轉化。大隊長王珊珊,負責改造的,叫宋丹去辦公室,她表明:不轉化。

又有法輪功學員被冤判綁架到女監,人多了,宋丹被轉到對道九組,算上她,有三名法輪功學員,普通犯人三十人左右,犯人每天幹活,宋丹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被包夾監管,天天對著監控碼坐,不讓動,不讓法輪功學員互相說話,洗漱上廁所都被監視。警察和包夾對犯人說,她們是政治犯,不讓犯人和法輪功學員說話。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宋丹被轉到十二組,依然碼坐監視。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被轉到勞動監區──五監區,在那過了四個月。

3、外地轉化團加重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自稱是來自北京、河南監獄等監獄的監區長,來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轉化法輪功學員。於是,一個監區抽一名法輪功學員到十一監區和九監區,從各監區調了四個警察,協助外地轉化團,白天晚上輪班轉化。

白天,外地人找宋丹「談話」,做思想轉化;晚上,從五監區抽調的警察上陣,繼續和她「談話」,經常熬夜到凌晨兩三點鐘,逼迫她放棄信仰,宋丹沒轉化。

幾天後,宋丹聽說有兩個法輪功學員已經被折磨的承受不住,轉化了,據說下一個就是她,若是自由環境,她當然不會背棄信仰,但是面對酷刑,她害怕了,又違心的轉化了。回想起以前曾做的決定:以後在壓力面前再也不轉化,又非常後悔。兩天後,警察來找她讓她進一步寫體會,宋丹橫下一條心,把自己上交的轉化書撕了,寫了一份轉化作廢的聲明交了上去。

外地轉化團指使十一監區大隊長陶丹丹、五監區的肖麗娟、於丹不讓宋丹睡覺,不讓吃飯、不讓洗臉刷牙更不要說女性的清洗,大熱天的,身上都能聞到餿味。八月一日至六日,宋丹二十四小時被逼迫在床旁邊碼坐,不讓動,不讓上床,一閉眼睛一打盹兒,包夾就把她踢醒。床與宋丹咫尺之遙。

外地轉化團四十多天後撤了,宋丹仍被留在十一監區的老八組嚴碼組。

轉化團離開後,格局立即大變,十一監區的幾個大屋被改成一個個不隔音的小房間,一下子多出來幾個組,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宋丹被強制看碟,兩個包夾負責監管,晚上九點允許睡覺。一週後,包教崔香,在監獄裏兇狠出了名,監區長都讓她三分的主,指使她下面的包夾找宋丹過去。宋丹談到:越看錄像,發現裏面的漏洞越多,越能看出來共產黨在造假,越看,心裏越明白,越堅定信仰。包教崔香沒多說甚麼,就讓她回去了。

一兩天後,道長何冬梅,來自大慶的詐騙犯,讓她開始幹活,宋丹不再被強制轉化了。

4、常年吐血

女監的暴力氛圍,使宋丹精神壓力巨大,身體也出現了症狀。她經常頭疼、噁心、嘔吐、失眠,二零一三年冬,宋丹開始吐血,逐年加重,幾乎每天都吐,嚴重時一天吐兩三次,嘴裏總是甜的,吃甚麼東西都甜,吐的水先是甜的,再吐是酸的,再吐,又是苦的、腥的,再吐,就看到血了,一天下來,嘴裏總是酸甜苦,尤其是到了冬天,更是經常吐血,病狀持續至二零一八年期滿回家。

5、薅頭髮拽胳膊辦保險

二零一八年三月,聽說監獄要全體犯人辦保險。突然有一天,警察來到監舍,要給犯人拍照,宋丹說,還有兩個月就回家了,不辦保險了,不照相,結果,道長范秀梅,來自大慶的犯人,連喊帶罵,指使犯人上手,雙鴨山的犯人原竟芳爬上床,把宋丹弄到地上,薅著她的頭髮,幾個包夾上來拽著她的胳膊、摁著她的腿,范秀梅氣呼呼的上前,又拽住宋丹一把頭髮,原竟芳再來一把,宋丹像一隻被殺的雞,只有閉著眼睛反抗,警察喀嚓拍完。

五、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宋丹期滿回家。

八年沒有回家,趕緊洗洗涮涮,丈夫三件絨褲,洗衣機下面就一層黑泥,棉衣更是髒的不行,刷鞋時,發現裏面有好多沙子。宋丹此次被綁架,她丈夫愁的一夜間頭髮白了好多,如今,頭髮基本全白了。二零一六年,宋丹的丈夫腦梗住院,只得找朋友住院陪護,病情一有好轉,就找人陪著他趕到監獄看望妻子。熟人說,宋丹丈夫走路,總是低個頭。

宋丹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開除公職,工資損失、獄中生活費、親人探監的路費至少損失三十九萬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