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路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我修煉法輪功之前坐車常暈車,暈車那種滋味是很難受的。外出坐車時總需要吃暈車藥。

二零一一年夏天,我和先生參加了為期六天的「港澳火車遊」。臨行前,先生問我帶暈車藥了嗎?我說:「我修大法的,不需要,如果你需要,你就帶。」先生不屑的說:「我又不暈車,帶甚麼藥。」

我們在上午十點,登上了去廣州的火車,將於次日十點到達廣州,要在火車上度過二十四個小時,而且我們坐的是硬座,沒訂臥鋪。上了火車,對號入座,當時是暑假期間,車廂擠滿了人,發現一位約七十歲的老人已經坐在我的座位上,當老人起身時,我動了惻隱之心,看到他身體孱弱,一把年紀了,單獨外出身邊也沒個人照應,還買的無座的票,哪忍心讓老人起身,於是請老人放心坐下,自己則站在過道上。先生則安坐在老人的旁邊他自己的座位上,而且還流露出對老人嫌棄的神色,因老人是鄉下人,穿著不太乾淨,大熱天的,身上散發的味道也不好聞。我這一站就是四個小時,一直到鄭州,老人到站下車。而如果不修煉大法我也不會把座位讓給老人的,是大法改變了我,是大法讓我為別人著想。

老人下車後,我坐下休息了一會兒,之後的車程,我就一直在和周圍幾個站著的人輪流坐在我的位置上休息,尤其是晚上的時候,本應該睡覺的,可是大家都不得不擠著站在過道上,很是煎熬,能夠坐下休息一會兒,就成了享受。而先生是不修煉的人,不願意放棄座位讓給別人,還老說我「真傻」。就這樣,坐一會兒,站一會兒,我在火車上度過了難忘的一夜。

到了香港,到處都能看到大法真相,各個景點都有大法弟子講真相、擺展板,可是導遊好像是受過培訓的,一直在嚇唬遊客不許聽真相,我則悄悄的拿了不少真相資料,而先生因為害怕,處處阻攔。

香港的地勢不平坦,大巴車不是爬坡就是下坡,好像沒有直路,不停的拐彎轉圈,奇怪的是,我這個「暈車」的毛病,居然好了,要知道在國內平坦且不需要拐彎爬坡的大公路坐車都會暈車的人,居然一直沒有暈車,反倒是我先生這個向來不暈車的人卻暈車了,難受至極,向同行的人借了暈車藥,吃了也無濟於事。

香港到澳門有一個多小時的船程,每當一個浪推過來的時候,船便大幅度的顛簸,跟暈船比的話,暈車可就算不上甚麼了,船上給每一位乘客都發了幾個大的塑料袋子,我看到很多人都撐著大的垃圾袋在吐,而少數不吐的人,也都緊閉眼睛皺著眉頭,看的出來在承受著暈船的痛苦。我則幫先生撐著垃圾袋,照顧著他,在他不吐的時候,欣賞一下海景,隨著船的顛簸起落,我居然舒服的很。修煉真好,師父把我暈車的毛病給治好了。

整個的旅行期間,我暈車的毛病一直沒有發作,吃的好,玩的好,睡的好。而平時不暈車的先生卻一路伴隨著暈車的毛病,先生這次旅行也沒有玩好。而且一直到現在,我暈車的毛病,已經徹底好了,而先生卻落下了暈車的毛病,甚至現在坐火車也會暈車。

作為一個在大法中修煉的生命,我深知大法的神奇、偉大之處,而先生這麼多年來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開始變的相信大法,支持大法了。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恩!合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