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遭受迫害 長春法輪功學員鄒向陽博士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鄒向陽博士在過去的十九年裏,多次被騷擾、非法關押及勞教迫害,飽受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被迫害出現了肺結核和胸腔積液,身體一直處於虛弱狀態,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五歲。

在去世之前,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長春工程學院中共邪黨書記潘福林找鄒向陽談話,告訴他,將他由實驗崗調到後勤保障處。鄒向陽向潘福林講真相,說明修煉法輪功不違反國家法律時,潘福林威脅說:你再跟我講這些,我給你送進去。

在過去的十八年裏,鄒向陽多次遭受其單位不公正對待:被剝奪評職資格、被剝奪授課權,遭到威脅恐嚇,於二零零五年被學校由教師崗調到實驗崗。

鄒向陽,男,一九六三年出生,是家裏的第八個孩子,從小缺少營養、體弱多病,感冒發燒那是常有的事,更重的病是遺傳性心臟病。一九九二年在吉林工業大學讀碩士研究生快畢業時,學校想留他,但他感覺身體不好讀不了博士,因此就選擇了長春建築高等專科學校工作。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不到一個月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心臟病到現在二十來年沒犯過,再也沒失過眠。

二零零零年七月,鄒向陽博士畢業於哈爾濱工業大學,師從於歐進萍院士。博士畢業之後,依然回到了剛剛成為本科的長春工程學院(長春建築高等專科學校等三個專科合併為長春工程學院)工作,在結構力學、房屋抗震學等方面具有較高的造詣。他指導的學生多次在全國大學生結構設計競賽中獲獎。鄒向陽心胸開闊豁達、與人為善、無私幫助別人,做事首先考慮別人,不計較個人得失,時時處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贏得了學生、老師和領導的尊重、愛戴、信任和好評。

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鄒向陽從哈爾濱去北京依法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 在哈爾濱火車站上被劫持回校,不允許上訪。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去北京依法上訪,在天安門被天安門派出所綁架、毆打,被送到一個北京郊縣派出所(記不得派出所名字了),經歷一晝夜的非法審訊、不讓睡覺、恐嚇、折磨,後被長春警察非法戴手銬押回長春,被非法關押到寬平大路派出所,後被送大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過年前(大概是臘月二十八),鄒向陽博士被兩個警察從家非法抓走,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迫害,正月初二才放回,期間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材料,威脅恐嚇,強迫寫不能去北京上訪材料,人格受盡侮辱。

二零零二年三月四日,星期一,鄒向陽博士正在上課,被長春市公安局綁架(有六~七個人左右,其中有一個姓張),被蒙上眼睛綁架到淨月潭迫害,在鐵椅子上用刑,用電棍電、搧嘴巴子,用棍子打、用鐵桶扣腦袋上等折磨一個下午和一個晚上,第二天被綁架到鐵北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一個月,之後被非法勞教三年,被綁架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迫害。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在朝陽溝勞教所,鄒向陽博士受盡各種屈辱和酷刑折磨:長期坐小塑料凳子,時間長了屁股都磨出血,短褲黏在屁股上,一拽就鑽心的疼,身上都長滿了疥瘡,流膿、流水,吃的都是蘿蔔、白菜湯,有時碗底都有泥,強迫做奴工:春天鏟地、秋天扒玉米、冬天打玉米、背土墊基礎蓋房子、用漿糊糊紙袋等,精神折磨尤其殘酷,常常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各種污衊法輪功材料,月月強迫寫思想彙報,不按照要求寫或不簽字就受到加重迫害,常常不讓睡覺和坐水泥地上迫害。

由於在勞教所受到迫害,身體每況愈下,越來越瘦,鄒向陽由原來的一百二十六斤降到九十多斤,被迫害得了肺結核和胸腔積液,雙腿走路都很吃力,最後於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保外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鄒向陽被寬平大路派出所綁架和抄家,當晚被非法審訊,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在長春第二看守所拘留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因體檢不合格保外。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被「610」等七~八個人騷擾、非法抄查。二零一四年三月份被寬平大路派出所片警王蒙騷擾:在去上班時在紅旗街與松輝路交叉處被王蒙和兩個協警騙到車上到家非法查抄是否有資料。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以來,這十九年中,鄒向陽博士遭受了各種騷擾,特別是每年的兩會期間、奧運期間等等。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應該評為副教授,而因不放棄信仰不允許評職,二零零五年被由教師崗(講師)轉到實驗崗(實驗師)。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長春工程學院邪黨書記潘福林找鄒向陽談話,要將他由實驗崗調到後勤保障處,並威脅「送進去」。

在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殘酷迫害和精神打壓後,鄒向陽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