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大法仗義執言 多次見證神跡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親身經歷過八九「六四」中共邪黨坦克鎮壓學生的我,踏上工作崗位後對政治毫無興趣,生活在自己的圈子裏,過著平淡的日子。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我在一個鄉鎮駐地施工,一位婦女跟我要塗料,說是要去塗抹法輪功標語,我拒絕了。我拒絕她的理由很簡單,「人家冒著生命危險寫的,你不能隨便就給塗了。」

那位婦女很生氣,說:「你是不是他們一起的?」其實我當時還真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但是鋪天蓋地的批鬥法輪功的事我知道。我想到,他們是有理沒處說才冒著危險寫標語的,所以我就不客氣地說:「要塗料,沒門,一邊去!」

旁邊的村民說:「她是書記老婆,給她吧。」「市長老婆也不行!塗抹人家冒險寫的標語,不行!」書記老婆灰溜溜地走了。

我妻子是教師,在市區一所學校教學。二零零一年春天,學校組織學生到影院看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剛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看後嚇得晚上不敢一人睡覺。我氣得當著妻子的面大罵校長、老師太沒人性,這麼小還不懂事的孩子就讓他們去參與政治,看那些恐怖的畫面,結果和被嚴重洗腦的妻子吵了起來。

二零零四年秋,體弱多病的妻子也開始修煉起法輪功了,經過幾個月的修煉,困擾了她多年的牛皮癬不翼而飛了,並且身體健康,心胸寬廣,我倆打了多年的冷戰就此結束了。

作為法輪功(學員)家屬,這時我才真正地了解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美好與善良。看到她和她學生及家長之間的親密關係,我也由衷地感到高興。

二零一零年的八月,妻子因為修煉大法被警察綁架,在大法師父的保護下,妻子很快就逃出了魔窟。警察對我也多次進行了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我不承認他們對妻子的迫害,在大法弟子的鼓勵下,我挺過來了。

之後多次看到優曇婆羅花。二零一零年八月,在妻子被迫害一年的時候,在我家窗外的不鏽鋼晾衣架上,盛開了十二朵優曇婆羅花。儘管警察對我不斷地騷擾,但我相信妻子修煉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

一天晚上,我累了,剛上床就睡了,夢中回到曾經的學校,聽到大法師父在教學樓四樓的階梯教室講法。我興奮地想進去聽法,然而教室的後門怎麼進也進不去,最後硬著頭皮從正門走了進去,見大法師父藍色捲髮,身披袈裟,那偉岸的身軀端坐在講台上,單手立掌,雄厚的聲音直入耳朵。我匆匆找了一個座位坐下聽李老師講法,心想要是岳母也能在這裏聽李老師講法就好了。然後我就出去找岳母了,非常遺憾的是,我沒有聽到李老師講的甚麼。

以前總聽到妻子的同修談起見到的法輪,我就心想:佛花我多次見過了,師父的法身也看見了,就是沒見過法輪,甚麼時候能讓我見到法輪就好了。

一天早晨,在我家客廳的窗簾上,一隻大大的金色法輪,非常玄妙地顯現在我的眼前,裏面又出現層層無數的金色小法輪。我的大腦瞬間變空,沒有了任何私心雜念,心也一下子變得非常純潔。我五體投地,給師父連連磕頭,激動、感恩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

我,一個還沒有走進大法的人,神跡卻多次在我面前顯現,現在我把它寫出來,只是想告訴那些至今還在迷信中共邪黨的人,千萬不要再相信邪黨的虛假宣傳了。大法是真的,是正的,是美好的。

网址转载: